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楚雷再看她一眼,迅速离去,杜绯红再次燃起希望,她缓下心神,坐在冰冷的石地上,双眼紧盯着山洞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听到杂沓的脚步声,好像来了很多人,最后,她终于看到她思思念念的熟悉身影——

  楚白玉噙着泪眼,痴痴地看着娇小的她,他本以为是楚雷骗他,没想到她真的还活着!

  “白玉!”杜绯红看到他憔悴的模样,心痛得快死了,顾不得自己伤痕累累,倾尽全力扑进他怀里。

  “红儿……”楚白玉紧紧抱住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放手了!

  若问杜绯红历劫归来的心得是什么,她会说是喝不完的补汤苦药,还有成群的奴仆婢女,而且这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她的双手跟脖子都被铁链磨伤,当取下铁链时,伤口只能用血肉模糊来形容。

  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白布,她不能随意动作,只要轻轻一动,伤口就会火辣辣地疼着,害她只能倚在床边,当足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她的双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人帮忙才行。

  她觉得自己像个废人,不过当她跟白玉这么说时,他只是笑了笑,说只要她活着就好,她听了真的心酸极了。

  “在想些什么?”楚白玉坐在床边,拿着梳子细心地梳开爱人纠结的长发,看她似乎有些出神,忍不住出声问道。

  “想手上和颈上的伤还要多久才会好。”她实在不习惯让人这样伺候。

  楚白玉轻抚过她包缠着药布的手,眸光轻柔,“不急,伤总是会好的。”

  “嗯。”闻言,她又是一阵心酸。她知道那个假杜绯红吓坏他了,所以他已经什么都不求,只求她平安活着。

  “你有问过大夫了吗,你的头发……”也许是那阵子太过忧心,短短的时日内,他的头发白了不少,她每看一次,便心疼一次。

  “没问,这不重要,你别胡思乱想。”头发又不会痛,变白就变白吧,就当提前习惯老了之后的模样。

  “你……”杜绯红欲言又止,其实她想问问武秋彤,可是怕提了又让白玉想到不好的事,从她回到楚府后,所有人也都当没这个人,绝对不在她面前提到。

  “嗯?”其实他知道她想问什么,但他不会说的。

  半垂着眼睑,他隐去眸底深浓的恨意。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她?这个疯狂的女人,再让她活在世上,只会让红儿陷入危险,他怎么可以再经历一次这种心碎的滋味,所以在她到达长安之前,就被楚家的人给拦下来了。

  她可以心狠手辣,他楚白玉也能!他也把她关在深山,她当初怎么虐待红儿,他就比照办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唯一不同的是,他会让她活下去,一辈子都被迫困在山洞里。

  而夺去四条人命的铸武坊大火,他已经证明是武惠恩买了大量的灯油,是他的手下放的火,证据他已经交给五叔在长安的一位将军好友,看武惠恩还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他真以为武媚娘能保住他吗?也不想想,他只是武家最旁末的一个支脉,武后还没有掌握兵权,怎么可能为了保住他,而得罪其他将军,只有真正毁了武家这支旁脉,楚家才能真正高枕无忧,同时也等于杀鸡儆猴,表明此后绝不插手朝延之事,谁要是敢再撒野,就等着当下一个武惠恩!

  至于长孙无忧……呵,他逍遥不了太久,因为用不着他的手,过几年长孙一脉,自会承受苦果!

  他不说,不代表她猜不到。“白玉,将她交给官府的人吧,她杀了那名村姑,又伤了不少人,这些已经够她受的了。”轻叹口气,“我不希望你的双手也染上鲜血……她疯,我们没有必要也如此。”

  她想像得到他会如何对待武秋彤,一开始她也很想,但武秋彤说穿了,也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千金大小姐,所以才会有得不到就要毁了一切的念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