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下去吧。”楚白玉虚弱地躺回床上,不愿再多说什么。

  福桂欲言又止,最后也只能化为一声声的叹息,帮主子将锦被盖好,才转身走去隔壁的小房休息,只是才走没几步,便听到压抑地喘息声,伴着阵阵的悲伤泣着,他心底一酸,泪水也跟着滚落,没有回头去看,只是心痛的离开主子房间。

  紧埋在被子里,楚白玉再也忍不住那股蚀骨的痛,一颗又一颗颗的泪珠滑落。

  红儿、红儿……他的红儿……

  龙泉山脉下的一个纯朴的小村庄里,最近陆续来了几辆精致华美的马车,引起每个村民的好奇心。

  一脸白须的老村长,领着一群穿着深蓝劲衫的高壮男子、走向村里最角落的房子,一群男子中,还有三名年轻的姑娘。

  那栋房子是村里的义庄,他们这座村靠近山里头,不时常会发现一些被遗弃荒山的尸首,只要发现了,大多都被抬到义庄里处理。

  前些天才又发现一具女尸,他们通知里长的隔天就有消息了。老村长偷觑着后头的人,每个都是一脸冷峻,说是要来认尸的,瞧瞧,每个人眼眶都发红,唉……

  这女子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能让这么多人为她悲伤。

  老村长推开紧闭的木门,一股腐蚀的臭味淡淡地飘散在空中,他先是打开窗子让味道散去些,才转头对身后的人道:“幸好这几日天气冷,这尸……嗯……”老村长顿了顿,怜悯地看着她们,清清喉咙换个说法,“这姑娘的身子安好地放在这,家属跟我过来吧。”

  随行而来的杜知书红着眼睛,不停地吸气,想忍住泪水,但怎么也控制不了,眼泪就是这么不争气地拼命掉。

  一旁跟着前来的青竹,伸手握了握她的手,“小姐,少夫人还在等。”轻颤地地说着,但其实她也早已泪流满面,可怜的少夫人,明明就这么善良单纯,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老村长在一旁叹气,又等了好一会儿,杜知书才泪眼汪汪地走向他,吸吸鼻子,让老村长领着她往角落的石床走去。床上正躺着一个用草度盖着的尸体。

  “好了吗?”瞧小姑娘哭成这样,老村长着实不忍心,这席子要是一掀开,只怕会肝肠寸断啊!

  杜知书深吸了好几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缓缓点点头,老村长这才掀开草席,她一看,眼前顿时一黑,差点就这么晕了过去——

  石床上躺着一具身形娇小的女尸,身旁着白色的丝绸宫装,长发成辫,已呈现青灰的躯体上,全是剑伤,几乎体无完肤,而她的脸、她的脸竟是一片血肉模糊!

  “我要杀了武秋彤!啊!啊啊啊——”杜知书痛哭出声,崩溃地尖叫。

  “小姐,您别这样!”青竹也是哭得不能自己,完全不敢相信武秋彤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残杀少夫人……

  其他护卫看到尸体,也都不忍地别开头去,不愿相信少夫人真的走了……

  “红儿在哪里?”一道幽凄的声音惨淡地响起。

  “大少爷?”护卫们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楚白玉,不是已经封锁消息了吗?

  大少爷怎么会知道?

  楚白玉消瘦的身子如同一张薄纸,恍若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原本乌黑的发丝,此时惨杂着一簇又一簇的银丝,每一步都要福桂搀扶着才能往前,顺着那凄厉的痛哭声,他眸一抬,也看见了。

  他轻轻地走到石床边,哀伤至极的神情让全部的人都忍不住落下泪来,颤抖的手,轻抚过床上那面貌全毁的尸首,眸光细细地寻过她身上每一寸肌肤,而后将视线停留在她脖子上的那块玉佩,巨大的冲击瞬间撞到他一颗心都碎了!

  眼前一片模糊,“红儿、红儿……”张开口,喉头一甜,鲜红的血便顺着唇角滑落,点点红花染上那青白的尸身。

  “少夫人!”福桂跪下痛哭。

  场面一片哀感,就连看多了生死的老村长,也忍不住掉了泪,看这公子这么痛苦,肯定是床上这丫头的丈夫,真是可怜……

  楚白玉此时已经听不见四周的声音,他的眼里只有那惨不忍睹的身躯,要他怎么接受那个曾经抱在怀里呵疼的人儿,现下居然变成这副模样?

  “太少爷!”福桂见主子身子晃了下,马上冲上去抱住他,这才发现主子已经昏了过去。

  “快!快送去医馆!”老村长也被吓坏了,急忙吼着。

  一群人抱着楚白玉快速离开,久久之后,原本空无一人的义庄里,突然出现一道纤细的人影,她缓缓来到女尸前,看着床上沾染的血迹,得意的笑了。

  “楚白玉啊楚白玉,我就要让你尝尝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哈哈哈……”满意地眯了眯眼,她再看一眼石床上的尸身,才得意地离开。

  只是她没发现,在她离开的同时,一道黑影现身,楚雷静静地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人,不多细想,连忙悄悄跟在她身后。

  “放我出去!”村庄后山的一个山洞里,铁链的声响哐当哐当的响着。

  杜绯红全身上不只穿着单薄的单衣,两只纤腕上被厚重的铁链链住,脖子上也绑着一条铁链,铁链延伸至山洞的岩壁上,被狠狠钉死在那儿,长度只够让她走到山洞口,却怎么也没办法出去。

  自从被武秋彤带走后,她就晕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人就已经被绑在这里了,她根本不晓得自己被困在这里多久了。

  白玉知道她被掳走,一定很担心,可是……看着限制她行动的铁链,她怎么有办法把铁链弄断?更别说武秋彤天天都会来看她、羞辱她,她根本没有机会逃。

  心里才刚这么想,就听到一道熟悉又尖锐的得意笑声,自山洞外传来。

  武秋彤站在山洞外,沐浴在阳光下,笑容活像得到天下一般张场。“杜绯红!你这条狗给我过来!”她颐指气使地指着山洞门口的一个点。

  杜绯红心情低落,不是很想理她,可是她知道,要是她不过去,武秋彤就会像过去那几次一样,扯着她手上、颈子上的铁链,玩弄她,等到她的肌肤被铁链磨出血来,她才会满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