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全都拿下!”武惠恩刚刚差一点就命丧剑下,心有余悸地红着脸大吼。

  楚和祺看着他,缓缓自袖里掏出一块金黄色的令牌,抬臂高举,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上面刻的字——如朕亲临。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时间,教场上除了楚和祺之外,全都跪在地。“这块金牌,是高祖皇帝赐给我们楚家的,见令如见人,今日武将军及长孙大人都在此,不论前事纷纷与否,此令一出,有高祖皇帝圣喻,前尘往事既往不究,钦此!”楚和祺意味深长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所有人。

  武惠恩跟长孙无忧同时一悸,没想到高祖皇帝居然会留下这么一面金牌跟口谕,真是失策!

  “谨遵圣令。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想到千般算计,最后居然被反将了一军,可恶!

  楚白玉站起来,缓缓走到正从地上起身的武惠恩跟长孙无忧面前,“五叔,白玉拜托您的东西呢?”

  站在一旁不语的楚和谦上前一步,拿起随侍端放在手上的一包物事,递给楚白玉。

  楚白玉接过后,拉开布包,长孙无忧等人立马瞪大了眼,死盯着他掌心上捧着的一本厚厚书册。

  “这本兵器谱,楚家在此归还给圣上,楚家铸造兵器,本就是为了推翻暴政而行,如今唐朝太平盛世多年,楚家也该归还给皇上了,此册就交由两位大人,请两位大人交还给皇上,我楚白玉代替楚家在此发誓,自我尔后世世代代,将不再铸造兵器!”话落,他顺手将兵器谱往前一抛。

  长孙无忧跟武惠恩马上冲上前抢夺,楚家所有人则站得远远的,冷眼看着两人为抢夺那本兵器谱而兵戎相见。

  “我们走吧。”楚白玉转过身,不再多看一眼,踏步离去。

  他终于完成了他的使命,此后楚、祝两家将不再受限于朝廷,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一回到楚府,楚和谦夫妇自然是赶去看受伤的楚雁玥,而楚白玉就跟爹娘一起待在大厅里说话。

  “白玉,我未来的媳妇儿呢?”年近四十的祝蓉,脸蛋仍是容光焕发,绝美的容颜依旧让人看痴了眼,岁月对她真是太仁慈了,除了眼角的一丝笑纹之外,她看上去就跟少女时一模一样。

  “她代我去参加弟兄们的公祭,晚点儿就会回来了。”爹跟五叔都回来了,他肩上的重担总算可以卸下了。

  “嗯,等她回来后,我们赶快挑个时间,趁过年前把你们的婚事办一办,我跟你爹还要去参加漠北之行呢!”祝蓉笑嘻嘻地说着。

  楚白玉一听,脸都黑了,“你们不是才跟五叔他们去参加什么苏杭十日游回来?说到这,你们的十日也超过太多天了吧?”岂止十日,去了整整快两个月,而且才刚回来就又想着要出去玩,那不就等于他还是得处理这些有的没的事。

  “你爹难得陪我出门玩嘛。”祝蓉娇瞠了儿子一眼。

  “……”什么难得?打他弱冠之后,娘就三天两头拖爹陪她四处游玩,爹也真是的,疼妻子也不能没个节制吧!他抗议地看着父亲。

  楚和祺笑容满面地拥着爱妻,“你长大了,爹可以放心了,再说,雁玥虽然同你五叔一样能干,但他这些日子还是得养伤休息,你就多担待些。”儿子长大了,能陪他的,只有他最爱的娘子,想也知道要帮娘子讲话。

  “爹……难道我就不用休息吗?”也太偏心了吧,当他是铁打的不成?

  “等你儿子大的时候,就换你休息。”简简单单地打发他。

  “嘿嘿。”祝蓉得意的对儿子扮个鬼脸。

  楚白玉对天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谁让他有个疼娘子疼上天的爹,以后等他有儿子,他也要比照办理。

  “大少爷、大少爷!不好了!”福总管凄厉的叫声自远处传来。

  楚白玉心一紧,眨眼间就闪出大厅,穿过穿堂廊道,立刻看见被人搀扶着,全身伤痕累累的福总管。“少夫人呢?”一个箭步上前,他紧张的逼问。今天早上,是福总管事陪红儿一同去公祭的……

  福总管泪涕俱下,身上白色的丧服沾满了血迹,一脸被吓坏的样子,“少夫人、少夫人不见了!”

  “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不可能、不会的!他派了那么多人守在红儿身边,怎么可能还会出事?

  福总管一边哭,一边讲述事情的经过——

  天一亮,杜绯红就在青竹的轻唤下转醒,她知道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忙,也没赖床,快速起身梳洗。

  “少夫人,您不多歇会儿?”青竹有些担心地看着主子。昨天主子忙到深夜才回房休息,现在天才刚亮,主子又要出门了。

  原本她们都以为主子是个娇娇柔柔的千金小姐,没想到她还真能吃苦。

  天未亮就帮忙到丧堂帮忙,软语安慰那些难过的亲属们,还帮忙折纸莲花、烧茶递水,哄小孩玩儿,一点也不嫌累也不嫌脏,她的真心相待不但稍稍平抚了亲属们的伤痛,更让她们这些婢子大大开了眼界,对她打从心里佩服。

  “头发别盘了,帮我编成长辫,拿个白绢系起来就好。”今天要送那些弟兄们上山头,这些叮叮当当的打扮都不适合,于是杜绯红取下方才青竹为她挂上的耳环、手上的玉镯、脖子上的玉佩……嗯,还是留着吧。

  “少夫人,这样会显得您没有……”青竹不是很赞同,只是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

  “今天重要的不是我,安安稳稳送这些弟兄们最后一程,才是最重要的。”杜绯红淡笑说道。

  青竹一愣,“少夫人说的是。”她真是傻瓜。

  “我们走吧。”拢拢身上的披风,杜绯红看一眼镜中的自己,确认没什么失礼的地方,就偕同福总管几人一起离开。

  到了灵堂后,杜绯红忙得团团转,虽然府里有分派一些人手给她,只是丧事规矩繁杂,她又是主子,自然都没得休息。

  好不容易到了盖棺时刻,让亲属钉棺,两个年轻弟兄们的妻子,扑倒在棺盖上,哭得不能自已。

  杜绯红看了也好难受,不禁红了眼眶,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伸手搀起扑倒在棺盖上的少妇,眼角一扫,又看到那嗷嗷待哺的稚嫩孩儿,“吴嫂子,你别这样了,你这样,吴哥怎么能走得放心?”唉,一把火毁了四个家。

  “少夫人!少夫人!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