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大少爷,后天是兄弟们的头七,您能过去吗?”福总管知道少夫人跟大少爷在一起,他也很不打扰,但这事很重要,要是六少爷没事就好,这肯定是由大少爷去办,但后天正巧又碰上初审的日子,大少爷一个人,要怎么分成两半啊?

  楚白玉眉间拧成了结,跟福总管有一样的尽思,初审那天是大日子,遗失的兵器没找到,官差在府里头四处翻找,那一天他要是不出现,就怕那两个奸贼又会安什么名目来找麻烦。

  他一脸为难,杜绯红主动开口,“我去吧。”她想为他分忧解劳。

  想了想,楚白玉才点点头,“也好,那就辛苦你跑一趟,好好慰问那些家属……”四条人命,想到这,他还是觉得心痛。

  “我知道。”杜绯红安抚地摸摸他,她总觉得他才是需要被慰问的那个。

  “福总管,到时候就麻烦你随同少夫人一起过去。”楚白玉淡声吩咐。

  福总管点点头,“老奴知道了,老奴先退下了。”

  “夜深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看了看天色,楚白玉催促她。

  杜绯红乖巧地点点头,不再打扰他办公,朝他摆摆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替他关上门,不经意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她忍不住喃喃低语,“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解决……”再看一眼竖的房门,摇摇头后便快速离去。

  初审的日子终于到了,大批武商全部聚集在城郊,楚白玉也早早就到了,武商们见他双手空空而来,全部都笑了,每个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对于四周投来的恶意目光,楚白玉一点也不在意,头顶上的秋阳散发着热意,他的一颗心,全悬在今天代替他去参加公丧的杜绯红身上。

  忽地,一名小兵走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看了小兵一眼,便跟着小兵离开。

  当楚白玉跟着小兵来到武惠恩的帐棚前时,武惠恩早就已经在里头等他了。

  “将军大人,不知道特意召见在下有什么要事吗?”扫了四周一眼,凤眼眯了又睁,除了武惠恩之外,武秋彤也在。

  “楚大少爷。”武秋彤羞答答地对他笑了笑,眸底闪烁着恋慕兴奋,爹终于出手了,她总算不用再捺着性子等待。

  楚白玉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将目光定定落在武惠恩身上。

  “楚大少爷,初审将要开始了,楚家却还未上缴兵器验武,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武惠恩关心地问。

  楚白玉面上噙着从容的笑意,拱了拱手道:“楚家的兵器遭劫,将军大人没有听说吗?”

  武惠恩看他一眼,沉着地端起茶,轻啜一口,“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楚白玉,我女儿对你一往情深,我也很想结这门亲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楚白玉袖中的手暗暗握紧,这死匹夫,这么说,不就承认是他劫货伤人吗?居然还有脸向他提出这种要求!“如应允了如何?不应允又如何?”

  “允了,你就是我武家的良婿,日后楚家铸造武,我武家定全力支持,若不允……”武惠恩阴狠地笑了,“那就看你今日打算怎么收拾了!”这话意味着日后楚家就是归武家所用了。

  “将军可是说笑?我楚家铸武何需别人全力支持?我楚白玉早已有妻,不可能舍她而去!”毫不留情地拒绝。

  呵!想得太美了,也不想想他们楚家世代都铸武,要铁料、木料、铁匠、铸法,谁能与他们相比,现下是明偷暗抢就是了?伤了人、劫了货,还想威吓他们?

  没将楚家吃干抹净誓不罢休吗?

  “你!”武惠恩怒瞪着他。

  武秋彤紧咬着下唇,也不甘心地瞪着他。“她有什么好?我有什么不好?”她不甘心!“我长得比她美,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你了,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尖锐愤恨的询问,原本的羞色也全转为怒火。

  “我又为什么要喜欢你?你又凭什么?”楚白玉冷冷地睨着她,把问题丢回给她。

  “楚白玉!你好大的胆子!”武惠恩怒喝一声,面色赤红。

  “你、你……”第一次在人面前被他这么决绝的羞辱,武秋彤完全无法接受,突地红了眼,气急败坏地跺脚,伤心转身离去。

  “秋彤!”武惠恩着急的看着女儿的背影,偏头瞪着楚白玉,“你给老夫记住!”话落,便快速地掀帐离去。

  楚白玉冷冷看着这对父女,只觉得是场闹剧,“楚雷。”

  楚雷马上出现在他身边,“大少爷。”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楚雷停顿了下又道:“府里头护卫回报,长孙大人今日闯进兵器库里,拿走不少兵器,不知意欲何为。”

  “用不着管他,今日一次解决这些烦心事。”

  楚白玉早就不耐烦了,长孙无忧还真以为他怕他,才会任凭那些官差在府里作威作福?他只是懒得跟他正面冲突,免得让武惠恩坐享渔翁之利。

  楚白玉捏算了下时间,这时候红儿应该已经到丧场了,这里也正有好戏要上演。“走吧。”

  “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