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早在几百年前,他应允了祝家祖先的愿望时,一切就都改变了,祝家原本只该是个山野樵夫,而非现今的一方霸主,也因为祝家成了木材的大盘商,才结识了楚家,楚家原本也不该成为铸造武器的名门世家,这一切的牵牵扯扯,都是因为他才有所改变的。

  直至这一代,楚家虽对朝廷有功,但如今李家紫气渐弱,武后的帝王之气却逐渐展现,楚家世代为李家铸造武器,要是女皇执政后,楚家必因亲近李氏而被安下罪名,遭灭门之祸,连同祝家,两家近三百人的性命都将毁于女帝之手,这就是他出世的原因,他要改变这个命运,他所种下的因,就得由他来解。

  “白麒大人,祝您好运,下官的任期还有三天。”衰神轻声提醒。

  楚白玉讶异地抬眸看他,而后一笑,“还以为你铁石心肠。”

  衰神淡淡一笑,“尘世百劫,下官已经看多了,也执行多了,杜绯红是个温柔善良的孩子,我跟在她身后十六年了,若是能,我也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世上本就恶的力量大过善,所以需要四个福神采能制得住他一个衰神的法力,若不是他处处留情,杜绯红哪能安然活到现在。

  “白麒大人,还请您这三日,多加用心照顾那孩子吧……”衰神边说,身影边渐渐淡去。

  楚白玉笑着挑眉,“我会的。”

  “少夫人,大少爷正在里头休息呢,要小的进去通报一声吗?”福桂的声音浅浅地自门外传来。

  “别吵他好了。”杜绯红压低声音,伸出食指贴着唇,模样十分可爱,“嘘,不要吵醒他,我们去旁边说。”挤眉弄眼地向福桂招招手。

  福桂忍着笑意,顺从地跟她一起走远些,才又听她开口——

  “这是我炖的鸡汤,记得拿到炉上热着,等他醒了再给他喝。”杜绯红细心地交代,伸手取过青竹递来的竹篮,打开竹篮的盖子,里头静静躺着一件月牙色的披风,“最近天气开始变凉了,要是他要出门,记得给他穿上。”

  “是,少夫人。”福桂笑着点头,很庆幸大少爷挑了一个温柔又贴心的少夫人。

  杜绯红还是很担心,她已经连续五天都没看到白玉了,虽然青竹跟紫燕都告诉她,因为什么朝廷初审,所以白玉都留在商行里忙着,但她还是会不停想着他有没有好好睡觉、好好吃饭……

  今天终于按耐不住,想说亲手炖个鸡汤给他,再加上天气变冷了,就顺道把那件为他缝制好的披风一起带过来,虽然很想见他,却又舍不得吵醒他……

  对了!从窗户偷看他一眼也好啊!杜绯红为自己的聪明而高兴,拎起裙摆偷笑着靠近门扉,左右张望了下,才挑了右边那扇雕花窗依过去,小巧的食指点点口水,在窗上戳了一个洞,圆圆的眼珠子才贴了上去。

  咦?怎么一片白白的?小巧的头左挪右移,怎么瞧都是一片白色,纳闷地揉了揉眼睛,不信邪再贴上去看一次,还是一片白?怎么回事啊?

  福桂跟青竹、紫燕几个奴仆全都忍着笑意,看着少夫人耍宝。那扇窗都让人给推开来了,少夫人居然还傻乎乎地要往里头看,她要看的人不就正站在她面前吗?

  楚白玉对天翻了个白眼,再对几名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奴仆投去一抹冰冷锐利的视线,福桂很识相,捧着一盅鸡汤先闪人了,青竹跟紫燕也笑笑的行礼后,将装有披风的竹篮放下,也随即退下。

  “奇怪……人呢?”伸手摸摸,嗯?怎么没有窗的坑洞?杜绯红终于察觉不对劲了,纳闷地抬起头。

  “白玉……”怔怔地看着他。

  楚白玉先生睨了她一眼,然后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从窗外直接抱了进来,“你这丫头!怎么老是这么呆?来看我干么不进来?”嗯,还是抱着这丫头舒服多了,他那爱玩的娘,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成都?他写封信催催好了,要不他跟这丫头的婚事都卡着,他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软玉温香抱满怀?

  “我不敢吵你嘛……”抿着嘴,杜绯红眼底有着雾气。“你怎么瘦了?都没好好吃饭吗?衣服也穿这么薄,不怕天凉冻着吗?”柔嫩的小手抚过他消瘦的脸庞,心疼的叨念着。

  转身急忙走进房门,拿起青竹放在一旁的竹篮,抽出里头的披风抖了抖,快速为他系上。

  楚白玉静静地看着她的举动,满足地笑弯了眼,微凉的身子披上披风后,暖和许多,就连心底也暖呼呼的,舒服极了。

  “你不是在睡觉吗?”主动牵起他的手走进房里。

  “你的声音那么洪亮,都让你给吵醒了。”他假装抱怨。

  杜绯红果然马上露出羞愧的表情,“都是我不好,那你现在快睡,我不吵你。”把他按到椅子上坐好,拉紧披风的系绳,睁着圆圆的大眼坐到另一张椅子上,但视线始终落在他身上。

  “……”楚白玉本来还想多逗逗她玩的,但看她这么愧疚,自己反倒先心疼了,“逗你玩的,傻瓜,过来让我抱抱。”摊开双手等待。

  杜绯红没有犹豫,像只得到主人宠爱的小狗,立刻站起身,快速扑进他怀里,有些哽咽的低喃,“我好想你……”虽然在楚府一切都好,可是没办法天天看到他,她心里就是没来由的不安。

  “我不就在这,想些什么,傻丫头!”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安,楚白玉安抚地拍拍她的背,“红儿,你是不是瘦了?”怎么抱起来的重量轻了些?

  杜绯红双手环着他的腰,紧贴着他的胸膛点点头,“你没陪我吃饭,我吃不下。”分开的这几天她才知道,她有多喜欢他,看不到她会担心,想到他就觉得又酸又甜,睡也睡不稳,吃也吃不好。

  “你哪时候那么赖着我了?”楚白玉好笑地问道。没想到才分开几天,就可以享受到她热情如火的表白,难得这傻乎乎的丫头开窍了。

  “你还要忙很久吗?”杜绯红不在意他的取笑,她只担心他的身子,原本他的体格就不粗壮魁梧,比较像文人,颐长消瘦,她怕万一累病了怎么办?

  楚白玉低头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后才道:“至少还要十来天,别担心,福桂会照顾我,你要乖乖待在府里不准乱跑,听到没有?”

  她担心他,他还担心她哩!这三天一定得好好守着她,只要撑过,她这一生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接下来他就只需要担心楚家的问题。

  说到这,他突然发现不对,“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