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多谢大人关心,今晚就让在下作东,为长孙大人接风洗尘。”楚雁玥眸光闪了闪,与楚白玉交换一抹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

  楚白玉微不可见地颔首,接着偏头笑看着神情还有些怔然的武惠恩,“将军大人要一同前往吗?”

  这几个人全来了,唉……也该是他收拾楚、祝两家天命之时。

  武惠恩目光沉沉,直视着长孙无忧,“那是自然,长孙大人,请!”

  两人在半空中交会的眼神仿佛燃起火花,长孙无忧眼底疾闪过一丝杀气,但一眨眼间又隐去。

  楚雁玥恭敬地随同两位大官先行离去,留下楚白玉跟早被人忽略的武秋彤,还有满头雾水的杜绯红。

  不知道为什么,杜绯红的心里突然起了一丝不安,有些害怕地抓紧楚白玉的衣袖。

  楚白玉安抚地拍拍她,“我同雁玥出门,你乖乖待在府里别乱跑,知道吗?”

  今天开始,将是楚家、不,是成都的多事之秋啊。

  “好。”杜绯红乖巧的点头。

  “武小姐,咱们一道走吧,请。”武恩惠忘记他女儿,他楚白玉可不会忘记这个居心不良的女人,他绝不可能让她跟他的红儿有机会共处一室。

  武秋彤忍住满肚子的妒意,冷冷扫了杜绯红一眼,高傲地抬起下巴,暗自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楚白玉还是不放心,又对杜绯红交代了几句,才在福桂的催促下离开。

  等人走了好一会儿,杜知书两姐妹才缓缓走近厅里。

  “姐姐?”杜知画拉了一下表情有些怪异的杜绯红。

  “嗯?”杜绯红回过神,对她笑了笑,“没事,客人都走光了,走吧,我们回去我的小楼继续聊天。”

  双胞胎姐妹对看一眼,“嗯!”

  三姐妹便互相挽着手,说说笑笑地往楚府后院走去。

  长孙无忧跟武恩惠同事出现在成都城里,果然造成不小的影响,虽然楚家世代为铸造兵器的名门,但是也有不少的武器商都野心勃勃的想分吃楚家在朝廷这块大饼。

  毕竟,楚家已经独占这门生意很久了,也该换人试试,今年的审武条件十分宽松,光是初审,就已经有十家以上的武器商报名,这些武器商全是剑南道属州里来的,因为审武将在成都城举行,所以成都城近日进驻大批人潮,更有许多想看热闹的闲人也都来凑热闹,可谓是人满为患。

  许多商贾更看准时机,开始拉抬生意,也有胡人、突厥人等等外族人士也赶搭这一次的风潮,带了大批的物资前来。

  人潮对于带动成都商业的确有很大的帮助,只是人多,代表着麻烦也多,城中的官差天天都在疲于奔命。

  而身为武商之一的楚家,当然也没得清闲,楚家生意遍布全城,不管是酒楼、茶馆、兵器楼通通都有份,楚白玉也跟着奔波操劳,几乎都以商行为家了。

  “这些日子损失了不少,府里和兵器楼的守卫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吗?”楚白玉有些疲倦的揉揉眉间,一双凤眼仍直盯着平铺在桌上的商册。

  楚家有兵器谱一事,早就是天下人人皆知的事情,兵器谱之于楚家,可说是开创楚家铸武的根基,上头写的是楚家铸造武器的心得及方法,也许兵器谱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价值,但对于军队、武商而言,却是天下难得的至宝。

  这阵子出现不少鼠辈,都想趁机夺取兵器谱,好挤掉楚家,得到朝廷重视,楚家人也知晓,所以在自家开设摆放兵器的兵器楼、铸造武器的铁厂、铸武坊,都派人日夜看守着,楚府也是。

  不过这些夜采之人还是造成楚家不少损失,而楚家所培养的武师、护卫,也都被迫不能休息,累病了不少弟兄。

  福桂翻了翻手上的册子,“已经向洛阳的四少爷调派人手,兵器楼跟府里已布好了暗卫和三批后卫,铸武坊的师傅来报,那十八样准备初审的武器已在昨夜完成,今早开了锋就封箱。”他也快累坏了,跟在大少爷身边那么多年,第一次忙成这样。

  “武将军跟长孙大人那边有什么动静?”

  楚雷抿抿嘴,“初审的十名武器商除却楚家之外,武将军和长孙大人所安排的人也在里头,武将军近日都在城郊兵营,准备初审事宜,长孙大人动态反而不明,探子回报,近日长孙大人与太守、县太爷总聚在一起谈事情。”

  事实上,楚雷比较不担心武将军,反而总觉得长孙大人有古怪,但是不论他怎么打探消息,就是摸不出长孙大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六少爷那儿如何?”楚白玉沉思着。果然被他料中了,掌握着兵器就等于掌握兵权,长孙跟武家争夺兵权一事,就要浮上台面了。

  “今天早上六少爷亲自押送初审的兵器上城郊的兵营,我已安排足够的人手,无论发生什么事,定能保六少爷全身而退。”

  “武秋彤呢?”楚白玉没忘记还有这个威胁,武秋彤个性高傲,光看那一天有意羞辱红儿就知道,她对自己还是不肯罢手。

  楚雷摇首,“没有任何举动。”

  “别放松戒心,让楚雯和楚雾寸步不离守着少夫人。”算算时间,还要三天。

  楚白玉原本盯着商册的目光缓慢地抬起,微偏过头,看向那个在议事房里空无一人的角落。

  “是。”楚雷疑惑地看着主子,随着他注目的地方望去,那是书柜的方向,重要的是,那边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主子为什么看得那么专注?

  “大少爷?”

  楚白玉一震,“都下去吧。”挥了挥手,整个人往椅背一靠,倦怠的闭上眼假寐。

  福桂跟楚雷自是知道主子这些日子以来都没好好休息过,两个人行个礼后就悄声退下,还贴心的合上房门,让主子可以好好睡一觉。

  等到两人走后,楚白玉才又睁开眼,再次看向书柜的角落,在楚雷看来,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但他却可以清楚看到一个穿着黑袍、戴着黑帽的……东西,正确来说,是衰神。

  “白麒大人,您不该妄动天命,杜绯红命中注定有死劫,您又何苦拖累自己?”受限于楚白玉身上的神力,衰神只能站在远处,无法靠近。

  自从白麒大人与杜绯红正式订亲之后,杜绯红的命格就开始因为白麒大人而改变,原先他以为等福神都离开了之后,不出三日杜绯红一定会香消玉殒,但没想到白麒大人却插手干预,原本以白麒大人的神力,他是连靠近这栋房子都不可能的,没想到一与杜绯红结亲,白麒大人受到她命中注定的煞气与凶气影响,不但楚家家运受到牵连,就连神力也因此而损耗。

  楚白玉露出抹苦笑,“妄动天命?已经不差这一个了。”他妄动的天命何止只有杜绯红一人?

  原本这世上应该没有楚白玉这个人,楚白玉的父亲楚和祺与祝蓉相恋,当时遭贼人相害,祝蓉就应该惨死在崖下,世上根本就不出应该有楚白玉的出生,但是他却干预了祝蓉的生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