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原本兴高采烈等着抱抱美人的楚白玉嘴角一撇,脸色都沉下来了,没好气地扯下她的手,硬是把她抱得紧紧的,“你这家伙,真是不解风情的笨牛!”她刚才那番深情话语让他高兴还不到一刻,马上又泼了他一盆冷水,真是会被她气死!

  杜绯红不高兴地嘟着嘴,“我是笨牛,那你是笨猪!”

  楚白玉又气又好笑,舍不得打她,只好捏捏她柔嫩的脸蛋,以泄不平,“笨牛、笨牛!”枉他还因为她方才的言论而感到高兴。

  杜绯红也不甘示弱,伸手反捏住他的脸,学他揉捏着,“你才是笨猪、笨猪!”臭白玉,她身体才好一点,他就忍不住又要欺负她了!

  两个人跟孩子一样互捏,杜绯红食指顶着他的鼻尖,把他弄成猪鼻子的模样,自己也开心的笑得东倒西歪,他则紧抱着她,宠溺地随她去玩。

  “姐姐。”杜家两个双胞胎不敢置信地看着房里那个跟男人玩闹的大姐。

  她们是特意来探望大姐的,路上正好碰到楚白玉,便跟着他来到姐姐所住的小楼,在门口就听到姐姐跟婢女所说的话,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就看到楚白玉高兴地冲进去跟姐姐玩了起来,压根忘了后面还有人呢!

  杜绯红这才发现楚白玉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立刻不好意思地从他的怀抱里退开,“知书、知画,你们来了啊!”有些怪罪地瞪了楚白玉一眼,都是他闹着玩,害她都没发现后面还有人……啊!那她刚刚那副模样不都被人瞧去了?好丢脸啊!

  楚白玉回她一记白眼,笑着轻揽着她的腰,“紫燕奉茶。”转个身,扶着她坐到椅子上,伸手轻抚过她汗湿的前发。“别玩得太累了,头还会晕吗?”

  “不会,大夫说我都好了,你别一直担心嘛。”他每天都问,他问得不烦,她听了都开始烦了,这些天下来,她才知道他有多啰嗦。

  楚白玉捏捏她的手。没良心的小家伙,要不是在意她,他还懒得问呢!

  杜知书跟杜知画两姐妹对看一眼,那对只顾着眉来眼去的男女压根没尽到当主人的责任,她们还是自个儿摸摸鼻子挑位置坐下的。

  好不容易等两人的甜蜜告一段落,杜知书才开口,“姐姐,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很多。”她一直担心姐姐进来楚家这种大户人家会受委屈,不过楚白玉似乎也很疼爱姐姐,看样子她根本不用担心了。

  “嗯,我都没事了。”杜绯红红唇角轻扬,小巧的脸蛋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自从住进楚府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前阵子缠着她的衰运就像突然间都消失了一样,不再需要注意自己周遭的每一件事,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走每一步路,她也不用再担心受了伤会惹家人伤心难过。

  楚白玉见她笑得开心,薄唇也不自觉抿出笑意,听着她跟杜家两姐妹的闲谈,低垂的眸光始终凝视着她,就是只看着她。

  杜知画静静地在一旁听大姐跟二姐聊天,顺便偷偷打量着他们,楚白玉看着大姐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专注,让她不知不觉也跟着脸红,而大姐那么自然地偎在他的怀里,两人相依,这样情景就让她有一种感觉,好似他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这感觉真好。

  另一边——

  正当楚白玉跟未婚妻高兴地在玲珑小楼聊天品茗,楚家也来了一对不速之客,至少对楚雁玥而言,不是他心目中的客人。

  “武将军,不知道何事让您大驾光临?”楚雁玥噙着浅笑,虽为王,但却将上位让给了武惠恩,自己主动地坐到一旁的客位上。

  楚雁玥眼底闪过一抹光芒,半垂眸,不着痕迹地扫视坐在他对面的武秋彤。带着女儿上门,到底存的是什么心思?

  武惠恩疼爱的看着女儿,“秋彤说对铸武有兴趣,本将军打算等会儿带她一同到铸武坊开开眼界,楚六少不在意吧?”

  说完,他忍不住暗叹口气,这些日子,秋彤一直吵着要他快点想法子拆散楚白玉跟杜绯红,只是城里传言纷纷,两家又正式订了亲,他怎么也难做,今日实在拗不过女儿的脾气,才会带她走一趟楚府。

  幸好审武期也到了,让他有理由带着女儿过来,这楚家不能得罪,女儿又不能不疼,他真是里外不是人,而且皇后娘娘同时也下了密令,要他想办法得到楚家那本世传的兵器谱。

  所谓的审武,就是朝延一年一度向武器商审核上缴的兵器,分为初审、次审、总审,初审是在各地举行,再由负责掌管的都督将军将兵器送至长安次审,最后再由兵部总审。

  而四川成都隶属于益州,治所为成都府,成都郊区亦有驻守剑南道之兵营,而初审就是由剑南道的都督将军武惠恩负责。

  “原来如此,没想到武小姐也对这种粗事有所兴趣。”楚雁玥笑问。

  武秋彤是有备而来,对他问话的方式也没动怒,仍旧维持温柔婉约的笑,“楚六少说笑了,谁不知楚家兵器闻名于世,秋彤也是好奇,想瞧瞧这门精细的活。”

  她假意瞧了四周一眼,“怎么不见楚大少爷呢?莫非他正在城北的铸武坊里?”

  藏在水袖中的手掌紧握成拳。早在来楚府之前,她就已经打听过了,原本在楚家商行的楚白玉中午就回府了,现在她都厅里坐了好一会儿,他居然还不见人影?

  一定是在陪那个丑女,可恶!

  楚雁玥轻挑眉,偏头向随侍福柳吩咐,“去请大少爷出来。”颇有深意地抛给她一眼,接着又有意无意地淡淡解释,也不知在说给谁听,“这铸武坊的事情一向由我掌管,堂哥多半到商行管事,现下正在府内陪未来的嫂子茗茶。”

  随侍在楚雁玥身边许久的福柳了解地轻颔首,“是。”恭敬地对主子还有武将军父女俩行个礼后,便快速离去。

  武秋彤纵使心里已经翻起了滔天世浪,脸上还是扬着笑,“原来如此。”

  “听闻楚大少爷好事将近,是吗?”武惠恩端起茶杯,状似无心地问道。

  来了!楚雁玥露出高兴的神情,“是啊,堂哥已觅得美娇娘,待大伯父及大伯母回府后,挑了个好日子就可以结为连理了。”传闻武惠恩十分疼爱女儿,现在可证实了,一名武将为了女儿,居然也开始跟他们这些奸商玩起了勾心斗角的把戏。

  “听说楚大少爷的未婚妻不过是个夫子的女儿?”武秋彤再也忍不住地讥讽。

  武惠恩瞟她一眼,眸光中带有无声的警告。

  “的确如此,只是书院校长的千金而已,堂哥喜爱的是堂嫂这个人,家世背景并未在考虑范围之内。”楚雁玥冷眼看着他们父女俩互相使眼色,态度始终淡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