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被挤到一旁的杜夫人也没生气,反而对他这么着急女儿的模样感到欣慰。

  听到这耳熟的说词,杜绯红觉得好笑,抿弯了唇,“方才娘才跟我说过一样的话呢。”他仓惶的模样让她有点舍不得,安抚地捏捏他的手。

  捧在手心里的柔荑是那么的虚弱,那比蚊子叮都还不如的力道,让楚白玉慌了,他知道附在杜家身上的福神已经离开了两个,但他没有料到衰神的威力居然这么大,剩下的两个福神根本克制不住衰神的神力。

  才不过十天,他天天都听到她受伤的消息,今天更差点连命都没了,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将楚雷安排到她身边,危机时,是楚雷拉了她一把才逃过一劫。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他没有时间陪杜老爷玩了,再过半个月,福神都会离开,就剩下衰神,他不敢想像到时她还能够撑多久。

  “岳母大人,请你将红儿的庚帖交出来。”楚白玉转头看向杜夫人,语气是不容拒绝的严厉,他一定要让两人快点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够保护她。

  杜夫人有些不悦地拧起眉,女儿还躺在床上病撅撅的,他却急着要庚帖?难不成方才的心疼都是演给她看的?

  “白玉……”杜绯红轻拉拉他的手,希望他能克制一下情绪,平常私底下让他凶没关系,可是他的凶娘就不行。

  楚白玉回头帮她拉高锦被盖好,一掌轻抚着她的脸颊,“乖,你好好休息,我有事要跟你娘说。”温柔地在她耳旁轻喃。

  杜绯红是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才勉强自己打起精神,但其实伤口的疼痛已经让她的身体无法负荷,轻喘着气,望着他坚定的眼神,突然觉得很安心,抿抿嘴,轻点个头,就这么闭上眼,放任自己坠入早已等待她多时的黑暗中。

  楚白玉坐在床旁好一会儿,确定她真的熟睡之后,才缓缓抬眸扫过杜夫人跟那对双胞胎。

  三人都被他的眼神震慑到,她们一直以为他是个温和俊美的贵公子,没想到他竟然也可以如此阴沉、凌厉……

  “福桂。”楚白玉淡淡地喊道。

  一直候在门外的福桂听到主子喊名,便快速走进来,“小的在。”

  “你先回去让你收拾玲珑小楼,顺道通知福总管,让他备好轿子,晚点来带少夫人回府歇息,再挑两个手脚俐落的婢女,让她们随待在少夫人身边。”

  福桂恭敬地颔首,“是,小的这就去。”哇哇哇,玲珑小楼耶,不就是大少爷院落旁的独栋的小楼吗?偷偷抬眼瞄向还躺在床上的杜绯红,看样子她就是未来的女主子了!

  “楚大少爷,你是否忘了绯红还有爹娘,杜家也没垮,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知书对他一连串的命令有些动气。

  楚白玉没理她,只是定定看着杜夫人,“我长话短说,唯有我,才能救红儿,她被衰神附身你们杜家人也知道,如今原本庇护杜家的福神渐渐离去,衰神的法力不再受限,她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死于非命。”

  “什么?”杜夫人没料到他会说这些,吓了一跳。

  杜知书一向是三姐妹中最冷静理智的,并不是很信任楚白天,怀疑地看着他,“你能救我姐?你能怎么救?你既不是仙也不是神,有办法可以赶走她身上的衰神吗?”

  楚白玉冷冷地瞅着她。他就是仙也是神,还是瑞兽咧!要不是看在她是红儿的妹妹,他会把她往死里头整!

  “只要订了亲,她便是楚家人,一生将受楚家福荫,就算有大劫也不致死。”

  楚白玉选择最简单的说词。

  事实上,只要杜绯红与他名份一定,她的命格及定数就会因为与他牵连而有所变动,衰神虽然厉害,但怎么可能与他匹敌,他与生俱来的瑞气,能驱散她命格中的煞气,这也是那些福神拜托他救人的原因。

  其实并不是非要交换庚帖才能成亲,只是换庚帖经官媒之手,这些会上报给朝廷,也就等于是皇上同意了他们的亲事,还有更直接的方法,就是肌肤之亲,但这个方法就算他想试,也得要女主配合。

  自古以来,麒麟就是瑞兽的象征,更别说他是难得一见的白麒麟,唯有待在他的身边,等衰神任期届满,杜绯红就能一世顺遂,这也是福神会将他们杜家带来成都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杜知书还想说些什么,但在杜夫人的眼神阻止下,又吞了回去。

  “娘?”娘该不会信了这些浑话吧?

  杜知书哪知道做娘的心理,杜夫人虽然饱读诗书,对这些怪力乱神之事是该有所存疑,但知道归知道,心头的想法却不受控制,眼见女儿这阵子大伤、小伤不断,她就算再怎么不信也不行了,只要能保住女儿的命,她什么都愿意一试。

  “给你。”杜夫人从怀里掏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红色帖子,上头写着杜绯红的生辰八字,“我要我女儿平安。”她跟丈夫不一样,丈夫是舍不得女儿才十六岁就要出嫁,但她这个做娘的却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看着女儿的眼神,不是单纯的戏弄,还有一种他自个儿也没发现的温柔。

  “娘,你真信他那些瞎话?”双胞胎不敢置信,异口同声地问道。

  “把她交给我。”楚白玉将庚帖接过手,慎重地做出承诺,不是因为福神的请托,而是因为他自己的心,因为,她将是他的妻。

  杜夫人紧紧盯着他的双眼,久久之后才开口,“一切……拜托你了……”

  睡了一觉起来,杜绯红一睁开眼,就看到陌生的床顶,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眨眨眼,脑袋还有些昏沉,一手撑着床,试着想爬起来。

  她才伸出软绵绵的手要掀开被子,就感觉到有只强而有力的手臂,轻柔地搂着她的腰,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半坐起身。

  “白玉?”杜绯红微讶地看着有些憔悴的楚白玉,他一向干净的脸上冒出点点青髭,眼下有着疲倦的黑圈,衣服也沾染了一些灰渍,平常那副俊美无瑕、玉树临风的贵公子模样都没了。

  她不知道的是,当楚白玉把她带回楚府后,她整整昏睡了三天,第一天夜里,他就发觉不对劲,不论他怎么叫唤,她都不醒,吓得他寸步不离紧守在床榻前,甚至差人把成都医术最好的大夫给绑回来为给诊治,就这样提心吊胆三天,她终于醒来了!

  她醒了、她醒了!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是至少眼睛睁开来了!楚白玉有些激动地紧紧抱住她,“你吓坏我了。”这可恶的女人!这三天来他衣不解带的守在床旁,就怕她突然间怎么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感觉到他的身躯微微轻颤着,杜绯红连忙反手抱紧他,“我在这、我在这……”安抚的话语不需细想就脱口而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