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依偎在他怀里,杜绯红过了好久,才从热吻中回过神来,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她整个人一阵晕眩,脸红到快要烧起来了。

  楚白玉笑了笑,又动了坏念头逗弄她,“小东西,你害羞了吗?”明知她最怕他这么叫她,但他偏爱这么喊。果然,感觉到怀中的人抖了一下,他立刻伸手把她抱得更紧,就怕她突然溜走。

  杜绯红慌乱又羞恼,想推开他又推不动,说不,还会惹他生气,只能发出微小的抗议,“你不要这样叫我啦……”只是语调听起来反而像在撒娇一样。

  “再说。”低下头,他眨眨眼,勾起促狭的笑。

  拿他没办法,杜绯红只好闷哼一声,窝回他的怀抱里,“你是坏人。”老爱欺负她。

  “哈哈哈……”她那娇软的抗议,逗得他开心大笑,他低下头,轻咬她的粉唇一口,满意地看她瞬间又红了脸。

  就这样逗弄着她好一会儿,直到下人通知杜老爷回府了,他才罢手。

  牵起她小小的手,楚白玉忍不住揉捏把玩了一下,她脸上的红晕从那个吻之后,一直没退去,她害羞地想抽回手,他却执意握紧,她有些不解地抬眸望着他。

  楚白玉露出灿烂的笑,“走吧。”

  若要得到这丫头,他得用点心思,将杜家老小给摆平了,尤其是那对双胞胎,居然敢在红儿面前将他说得这么难堪。摸摸下巴,他瞟了杜绯红娇憨的模样一眼,这丫头傻愣愣的,看上去好骗又好欺负,嗯……得想个办法把她弄出这里才行。

  “怎么了吗?”见他紧盯着自己不语,她有些慌张的整了整有点乱的衣衫。

  他摇摇头,“没事,走吧。”

  牵着她的手,楚白玉往前走去,杜绯红跟在他身侧,视线不由得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他皮肤白皙、手掌宽大,她的小手被他整个包藏在手心里,她突然觉得像吃了糖似的,心里甜滋滋的,他温热的体温熨烫了她的手,同时也让她的心变得暧呼呼的。

  凝视着他俊美的侧脸,她不自觉心跳加速,唇畔绽放一朵小小的笑花,知书说对了,她的确是喜欢上他了……

  将军府——

  “锵啷啷!磅!劈咱!”一阵阵物品碎裂的声音,不停从将军府的西侧传来。

  房里,婢女、仆人们全瑟缩在角落,面露惊恐地看着正在大发脾气的主子。

  一个本该是温婉娉婷的姑娘,美丽的五官此时全因为怒气而丑陋狰狞,房里一片狼籍,昂贵的杯盘瓷器碎裂一地,桌椅也全都翻倒了。

  “够了,彤儿,你这是在闹什么脾气!”一道威严的斥喝声自房外传来。

  一见到来者,武秋彤满腔的怒火勉强收敛了些,“爹。”

  武惠恩步入满目疮痍的房里,挥了挥手,“全下去。”

  “是。”所有的奴仆都像得到特赦令一样,忙不迭地快步离去。

  等到人都走光,严峻的武惠恩才流露出一丝不舍,“宝贝女儿,你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当心身子气坏了。”

  一说到这,武秋彤两道描绘细致的柳眉又紧皱在一起,“爹!我不管!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杜绯红凭什么得到楚白玉,你快点找人除掉那个贱人!楚白玉应该是我的才对!”她妒恨地低吼着。

  武惠恩知道女儿的心思,只是男欢女爱并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彤儿,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楚白玉一个男人,京城里多得是向你求婚示爱的王公贵族,怎你偏看上楚白玉?”他武家虽然因为皇后的恩泽而开始平步青云,但目前还不宜和楚家撕破脸,连皇后娘娘都要他与楚家打好关系,他怎敢违抗娘娘的懿旨。

  “我不管、我不管!爹——你给我想个法子,我只要楚白玉!”

  武秋彤气红了眼,又哭又嚷的。“我哪里比不上那个杜绯红,她长得那么丑,又只是个夫子的女儿,凭什么跟楚白玉在一起?”她咬牙切齿,不甘心的泪水不停滑落。

  她这一年多来的心思,就这么简单毁在一个来成都不到十天的女人手里,她怎么会甘心?

  她一堆姐妹淘都在等着楚白玉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现在楚杜两家定亲的事一传出去,她不知成了多少人的笑柄,她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不!不行!楚白玉身边的女人只能是她!

  武惠恩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瞧她都气哭了,心疼死了,连忙好言安抚,“好好好,爹知道、爹知道,爹会想法子,你别气了。”

  武秋彤一听,马上破涕为笑,撒娇地拉着父亲的手臂,“对嘛,爹可是驻守剑南道的都督将军,一定有办法的对吧?”哼!她才不信楚白玉真敢得罪他们武家。

  武恩惠表情为难,但见女儿娇滴滴的笑靥,也只好吞下到口的叹息,“爹尽量想办法,你可千万别轻举妄动,咱们还得靠楚家那份乐器谱呢。”

  一年一度的审武也快到了,楚家与耶律家已经独霸朝延武器多年,要是真能攀上这门亲事,对武家的势力扩展定有助力,皇后娘娘应该也会高兴才是。

  武秋彤表面笑得娇气,但眼底却闪着妒恨的光芒,“我知道了,爹。”轻举妄动?她怎么会做这点小事而已,她要那个姓杜的丑女人后悔来到成都!

  杜绯红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倒楣透顶了,虽然她自小到大受的伤不少,但这阵子,就好像倒楣星发威一样,走路跌倒、喝水呛到、吃饭噎到、穿衣服被针扎到、穿鞋子被钉子刺到,只不过十天的时间,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多到吓人!

  像今天,她只不过上街打算买点绣线而已,走在大街上,路旁的店家屋顶去突然垮了下来,一半的瓦片都往她身上砸!要不是身边有人机伶拉她一把,她现在应该还被埋在瓦砾堆下。

  不过她也不算是全身而退,瓦片落下的时候,她还是被打破了头,头顶上又缠着一圈厚厚的布。

  “绯红,你还好吧?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要娘再请大夫来瞧瞧吗?”杜夫人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憔悴的脸庞,瞧她,头上有伤,手上腿上也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打小到大也没见过她这样子。

  杜绯红被瓦片砸得头晕眼花,流了不少血,现在还昏昏沉沉的,但听见娘担忧的语气,勉强打起精神,微微睁开眼,虚弱地一笑。“娘,我没事,您别担心。”

  一旁的杜知书跟杜知画也红了眼睛,她们今天也跟着一起上街,被当时的情景给吓坏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姐姐就在她们眼前没了。

  楚白玉接到消息,匆匆忙忙赶到杜家,一来到杜绯红的房里,就看到她虚弱地躺在床上,顿时胸口一紧,焦急的个箭步来到床边,还把杜夫人给挤走了都没发现,因为他现在眼中只看得到脸色苍白的杜绯红。

  “红、红儿,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马上让人去请成都最有名的大夫过来!”楚白玉心疼地捧着她的手,不懂她怎么会伤成这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