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自重?楚白玉!我喜欢你啊!”武秋彤难受地低吼,紧咬着下唇,极力忍住泪。

  杜绯红看她那个样子,吓得不敢说话,一手捂着脸,害怕地紧揪着楚白玉的衣服。

  “出去!”楚白玉冷声喝道。

  武秋彤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她向来是父亲捧在手心里呵疼的宝贝,有哪个男人不爱她,但他现在居然用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的目光睨着她!“楚白玉!你太过份了!”捂着唇,便呜咽地跑走。

  “哼!”楚白玉气极了,他对她从来就是以礼待之,她凭什么讲得一副他抛弃她似的!突然,他转过头看着还呆傻的杜绯红,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杜绯红摇摇头,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下,“好痛!呜呜……”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被打过,“我只不过在睡觉,她为什么这么生气?”噙着泪,满肚子委屈。

  楚白玉咂咂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大概知道武秋彤误会了什么,只能说,怀着邪恶心思的人,想的都是些邪恶的事情,可怜的丫头。

  “好痛,我以后再也不来这里睡了。”杜绯红可怜兮兮地抚着脸。

  “我帮你擦药。”他拉着她打算再走回小房间去,找药箱替她上药。

  杜绯红见状,马上反抗。“我不要进去!”她刚刚只是进去睡一觉就被打一巴掌,现在如果又进去,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她才不进去!

  楚白玉无奈地眯她一眼,松开手,随便她,自个大步走进去,翻了翻柜子,找到药箱后又走了出来。

  “过来。”他一手拎着药箱,一手拉着她坐到椅子上,打开箱子找了一下,拿出一瓶绿色的小瓷瓶,打开塞木,在指尖轻点,沾了些药水后抹到她红肿的颊上。

  虽然火辣辣的疼痛,因为抹了药水后,好了很多,但杜绯红还是有些害怕,“她刚刚为什么那么生气?那是她的房间吗?我又不是故意的,虽然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可是我不会打人。”

  楚白玉听到她的话,忍不住露出微笑,“不是。”这丫头怎么会以为武秋彤是为了小房间而生气?

  “那她干么生气?”

  “你来找我干么?”不想跟她解释,楚白玉扯开了话题。

  说到这,杜绯红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忐忑地瞄他一眼,“那个……我来是想要……”

  一听她这心虚的语气,他马上猜到她的来意,眼一眯,抹药的手指故意使了点力。“想要干么,嗯?”她还想拿回方巾?

  “嘶——好痛!你轻点啦!”她不满的打了他的手臂一下。

  他一定是故意的,想像上次那样吓她,呼……深呼吸!知书说不可以向恶势力低头,这次她一定要成功!“我想要……”

  楚白玉当然不会给她机会,于是故意又戳了戳她被打的地方,果然——

  “啊!好痛啦!”杜绯红疼得忍不住掉下眼泪,气急败坏地推开他,打算起身离开。

  但他哪这么容易放她走,他眼明手快,捏住她小巧的耳朵,力气不重不轻,却让她不得不乖坐在椅子上,“你最好想清楚你是来做什么的,要是说些我不喜欢听的,哼哼……”低下头,眯着眼,恶狠狠地瞪着她。

  呜!杜绯红原本就不大的胆子被他这么一吓,勇气又全缩了回去,扁着嘴,抖了抖,“没有啦……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算她识相!楚白玉非常满意的放开手,给她个得意奸巧的微笑。

  她捂着红肿的脸蛋,可怜的低下头,为自己的遭遇掉两滴泪,东西没拿到又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还向恶势力屈服,她懊恼的在心里痛骂自己,杜绯红!我唾弃你!

  “定情物呢?”杜知书沉着脸,冷睇着杜绯红。

  杜绯红羞愧得低下头。她去讨定情物,简直就是羊入虎口,不但没讨到东西,还被楚白玉耍得团团转,要不是爹派人接她回家,她肯定还脱不了身。

  想到这两次去讨定情物的记忆都不是很好,她实在没勇气挑战第三次了!

  杜知书瞧着姐姐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晕红的双颊,眼底眉梢那份羞怯,她真心希望不是因为楚白玉而起。“姐姐,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个祸水了吧?”

  面对妹妹直言逼问,杜绯红没有回答,但双颊却越来越红,红晕还从扩散到她白皙的脖颈上。

  不用等姐姐回答,杜知书也知道答案了,不禁抚额叹息,“姐姐,如果我说,我不希望你嫁给他呢?”这些天她在成都里打听过了,楚家堪称富可敌国,不但与朝廷多位重臣、将军都颇有交情,更是年年都是朝廷铸武的指派商。

  而楚白玉虽非这一代的掌权者,但身为楚家的大少爷,说他是天之骄子一点也不为过,面貌又俊美,不知是多少大官心目中的好女婿,据说益州剑南道的都督武将军就十分属意他,如今却被姐姐抢走了,只怕以对方的身份地位,不会让姐姐有清静的日子过。

  闻言,杜绯红心里漾起一丝难过,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你、你讨厌他吗?”她觉得楚白玉不是坏人啊,虽然会逗她、气她、吓她,可……可是也没真的伤害她,而且在那个女人又想动手打她的时候,他还保护她呢!

  杜知书有些不舍,但为了姐姐的将来,她狠下心把话给说绝了,“没错!我讨厌他,你想想,他那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用情不专的人,以后你要真嫁给他,他却又纳了其他的妾室,你受得了吗?”

  杜绯红闻言,开始想像妹妹说的画面,原本小小的心疼逐渐扩散开来,小嘴一扁,眼睛也酸酸的,用力摇了摇头。

  “那不就对了,你想想,像他这么俊雅的男子,怎么可能没有三妻四妾?你的性子自个儿也知道,就是迷糊少根筋,要让你在一堆妾里争宠,只怕你会尸骨无存。”瞥了眼姐姐苍白的脸色,杜知书更加卖力地游说,“你再想想,我跟知画都不喜欢他、爹也讨厌他,这么一个惹人厌又花心的无赖……”

  杜知书说得很认真很耸动,杜绯红越听脸色越白,但,并不是因为妹妹说的话,而是那个站在她房门口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阴沉,狭长的凤眼里还闪烁着骇然的光芒。

  拖了许多天,杜老爷始终不交出庚帖,楚白玉等到没耐性了,索性主动上门讨,正巧杜老爷上书院授课去了,他转个方向,让下人们带他来找未来的娘子,怎料人都还没踏进屋里,就听到一堆毁谤他的话,而且说他坏话的人,还怂恿傻丫头不准嫁给他?

  他就说嘛,小东西那么胆小怕事,怎么可能有勇气来跟他讨东西,原来是有人在扯他后腿!

  原来是这死丫头一直在替红儿洗脑,看来她骂人骂得很开心嘛!惹人厌又花心?他花在哪?他多希望城里的女人不要每次见到他,就像见到狗骨头的狗一样扑过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