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吓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压根没注意到头发还被他握着,这么一跳,头皮硬生生被扯了一下,整个人吃痛,又往他的怀里跌撞过去。

  楚白玉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跳起来,下一刻又用力地扑进他怀里,撞得他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

  “好疼!”头皮传来一阵痛楚,杜绯红马上红了眼眶,急忙想退出他的怀抱,一抬头,叩地一声,又撞到他的下巴。

  “唔!”楚白玉闷哼一声,牙齿咬到嘴唇,马上渗出鲜红的血丝。

  她的头遭受到双重的伤害,整个人还贴着他的胸膛,她顿时又羞又气,抬眸打算狠瞪他这个罪魁祸首,却惊见他唇上渗着血,惊呼一声,“你流血了!”

  她想也不想,便拉起袖子就想替他捂住伤口,哪知道楚白玉正想开口跟她说话,一个伸手、一个张嘴,结果——

  呆呆地望着被他咬住的手,杜绯红顿时傻了,楚白玉也傻了,看着眼前荒唐的情景,一股笑意抑不住地从胸口窜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

  天啊、天啊!这么荒唐的事居然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一笑,自然松了口,杜绯红连忙缩回手,羞窘的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让她钻进去,小巧的柔荑上还有一股温热,掌边还有一圈牙印,脸颊也热辣辣的。

  “你、你你不准笑!”会发生这些事情,都是他害的,他居然还敢笑得这么大声?可恶!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楚白玉笑得更夸张,“你真的很好玩!”捏捏她的脸,更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她拐到身边来玩玩。

  “你!你你你……”杜绯红气得头发昏,你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偏又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泄恨似的用力推了他一把。

  楚白玉顺着她的力道往后倒,直接倚在凉亭的石栏上,眼底依旧满是笑意,杜绯红掏出手绢用力擦着手掌上沾染到的口水,小脸气呼呼的。

  “你干么扯我的头发?”要不是他乱拉她的头发,也不会有刚才那一幕,一想到他含着自己的手,手掌上那圈牙印就像会烫人似的烧灼着她的肌肤。

  楚白玉随意用衣袖捂着唇边还在流血的伤口,“我只是想跟你玩。”他突然觉得这丫头不用衰神附身也可能会死于非命,呆呆憨憨的,能活到现在,真要感谢那几只福神了。

  “我又不是老鼠!”杜绯红一听,羞恼得就这么把脑海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楚白玉一愣,忍不住又哈哈大笑,“我长得也不像猫啊!”这丫头,居然把他当成逗鼠的坏大猫啊!

  “你!”气急败坏地瞪大眼,杜绯红看着他脸上的笑意,突然觉得好刺眼。

  楚白玉看她气成这样,不禁又一阵笑意,不过这次他忍住了,就怕真的把她气坏,他敛了敛神色,伸手拉她坐下,“脚上还有伤,坐着吧,找我什么事?”虽然已经猜到她的来意,不过还是得意思问一下。

  提到这个,杜绯红满腔调的怒火又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尴尬,“我、那个……我是想要……”知书告诉她,反正两家还没交换庚帖,只要将定情信物取回来,这门亲事也算告吹了。

  “你怎样?”楚白玉挑挑眉。

  “那个……我、我们的亲事,可不可以……”杜绯红结结巴巴,对他是尴尬又抱歉,但她怎么也不敢真的跟他订下婚约。

  看来他猜错了,他本以为她是来兴师问罪的,为什么他真要上门提亲,没想到她竟是直接来退婚的!

  “可不可以加快进行?没问题!不过杜伯父到现在还没把庚帖交给宫媒,明儿个我再请太守大人上门同伯父催一声。”故意扭曲她的意思。

  杜绯红急忙地摇头摆手,“不、不是啦!我不是这意思!”怎么好像变成她上门催婚一样?

  “那是什么意思,嗯?”一想到这丫头不只不想嫁给他,还打算退婚,楚白玉的心里突然冒出一小簇火苗,眼神变得有些犀利,紧瞅着她的脸。

  杜绯红被他看得心虚不已,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不自禁的低下头,“我、我我……”

  “嗯……”狭长的凤眼威吓地半眯起来。

  低着头,杜绯红缩了缩脖子,手指左扭右缠,许久后才嗫道:“我……没事。”气虚。说她胆小也没关系,她就是不敢惹他真的生气。

  楚白玉原本有些阴沉的脸色一变,又是笑意如花,“没事就好。”算她识相,他在心底冷哼一声,“那你今儿个上门是……”

  闻言,杜绯红哀怨地抬眸,瞅了他一眼,这个真坏,明知道她上门的用意,还故意这么问,也不想想方才是谁威胁她呢!

  她那副委曲求全的模样让楚白玉心情好多了,恶劣得意的笑着,突然将嘴凑到她耳边,“我知道了,你是上门来怪罪我没时间陪你对吗?红儿……你这可爱的小东西。”

  可爱的小东西?杜绯红倒抽口凉气,浑身的鸡皮疙瘩眨眼间全冒出来,忍不住抬手用力搓揉耳朵、搓着手臂,“你不要乱叫啊!”她受不了的伸手推开他。

  楚白玉让她推了再次,脾气也上来了,抓住她的柔荑,一使劲,便将她揣进怀里,“我就爱这样叫,怎样?”这可恶的丫头,城里多少女人盼都盼不到哩,她居然一脸嫌恶?“小东西、小东西、小东西……”他故意贴在她耳边喊个不停。

  “啊——”杜绯红又羞又窘,连绣鞋里的脚指头也忍不住蜷缩起来,无奈她的力气太小,无法挣脱,只能任凭他欺负。

  一整个下午,只见到一个俊美无瑕的大男人不停闹着一个苦着脸的小女人,脸上还时不时露出恶劣的微笑,正准备经过凉亭的奴仆只要一听到尖叫声,脚步都会自动顿住,接着心知肚明的绕路而行。

  开玩笑,大少爷正在和未来的大少夫人嬉闹,谁敢上前破坏,还是闪边凉快去吧!

  直到近晚膳时分,门房才带着杜家来的仆人,说要接大小姐回府。

  杜绯红一听,高兴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想到终于可以摆脱害她一直鸡皮疙瘩的无赖,她立刻抓起裙摆,兴匆匆的就要拉着自家仆人的手,要逃离这个地方,哪知道手才刚伸出去,就被楚白玉臭着脸打掉。

  “好疼!你干么啦?”杜绯红揉着手腕,不解地问。

  楚白玉瞪她一眼,对她的迫不及待有些不高兴,“你一个姑娘家,跟男人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当着他的面去牵别的男人的手手,这丫头把他这个未婚夫摆到哪去了?

  杜绯红沉下脸,一双圆润的眸子抗议地瞪着他。这、这个、这个极度无赖的男人,居然敢这样说她?怎么不想想他一整个下午对她又搂又抱的?

  他压根不管她的脸色好不好看,来到她身边,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身子突然腾空,她吓了一大跳,两手在半空中乱挥了几下,为了寻求安稳,便下意识地勾住他的脖子。

  “你要干么?”不是还想逗她玩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