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杜绯红不用抬头看,也可以想像爹现在有多生气了,心头一片慌乱,再加上感受到楚白玉灼热的视线,她瞬间脸红心跳,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楚白玉表面上装得深情专注,其实内心早就被杜绯红一副百口莫辩、吓坏了的模样,逗得大乐,闷笑到肠子都快打结了。

  他修长的手指直接抚上她纤细的白颈,轻轻用食指一勾,拉出一条细致的金链子和一块云形玉佩,“这是我赠给红儿的定情物。”

  说完,楚白玉笑看向杜岁悠,只见他的脸色一红一白一黑,哈哈哈!也是很有趣,真的很好玩!

  杜绯红急忙抬起头,慌乱的眼神紧瞅着父亲,想开口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毕竟她脖子上确实挂着“证物”,不管怎么看,她都像个私下订情的不孝女。

  杜岁悠大受打击地瞅着女儿。他乖巧的女儿,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疼到大的女儿,居然有了男人就不要爹了?还把要送给他的礼物转送给对方?喔,不!他没有办法接受!

  在一旁静静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杜夫人,差点忍俊不住笑出来,见丈夫似乎就要翻脸了,她赶忙伸手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袖,向他使了个眼色。

  杜岁悠气死了,直想把眼前这个拐走他宝贝女儿的家伙痛打一顿,没想到妻子居然想要制止他?

  至于七早八早就被挖起来提亲的邱太守,困倦地直想闭上眼有呼呼大睡,眼看双方僵持了半天,杜岁悠还是不肯松口答应,他只好亲自上场,只有让事情快点结束,他才能回家补眠,于是他强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站起身说道:“杜老弟,恭喜你啊,这门亲事也算门当户对。”微偏着头,眼一眯,向那个答应是来帮忙说亲,却从头到尾杵在一旁边的官媒使了个眼色。

  官媒会意,连忙笑盈盈地上前,帮腔道:“恭喜您了,杜老爷,楚家这门亲事是多少人盼都盼不来的,尤其又是太守大人亲自上门作媒,您定然是欣喜的答应了对吧?”不愧是媒人婆,简单的两三句话,便说得让人无法反驳。

  杜岁悠倒吸口气,气闷在心底!这个臭媒婆,居然拿太守大人来压他?

  “杜老弟,就这么说定了!恭喜恭喜!”为了能早点回去睡觉,邱太守跟媒婆一搭一唱,“陈媒婆,记得明儿个挑好日子后,就互换两家庚贴,顺道到府衙那儿做个记录。”

  陈媒婆笑得花枝乱颤,“大人您放心,婆子办事肯定俐落干净。”

  杜绯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无法真正意会过来,只是有种自己好像被卖掉的感觉,只能缓缓地移动眼珠子,对上楚白玉那张漾着优雅笑意的俊颜。

  楚白玉望着她,缓缓咧开粲笑,“以后请多多指教,我未来的娘子——杜、绯、红。”

  他的笑,让杜绯红脸一白,缩脖抖肩,可爱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

  喔!不要吧……

  清风书院校长之女杜绯红,成为楚家大少爷未婚妻的事,随即传遍了整座成都城,城中未婚的女子一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妒嫉到极点,恨不得能吃了她的肉,喝她的血、啃她的骨,好平复心中的愤恨,毕竟谁都没料到,样貌不出众的她,怎能得到楚白玉的青睐?

  不过这厢坐在凉亭里的杜绯红,却苦着一张脸,嘟着嘴、皱着眉,扭伤的脚不雅地放在另一张石椅上,两只小手不安地绞扭着。

  这两天来,她可真不好受的——这桩莫名其妙的亲事,扰得她一家不得安宁,爹先是向她发了一顿脾气,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居然这么胆大妄为,为此,她在杜家祖宗牌位前跪了两个时辰,要不是娘向爹说情,她很有可能要跪上一天。

  好不容易在知书还有自己的解释下,跟爹讲清楚那一晚的事情经过,连知书都以为楚大少爷是说笑的,所以没放在心上,对他来提亲一事,她们也觉得莫名其妙,不知该怎么处理。

  爹气呼呼地说绝不交出庚帖,不过娘却说话了,要她自个上楚家,同人家说清楚,问问看他们楚家到底怎么打算,这也是她现在为什么出现在楚家湖畔凉亭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杜绯红有点害怕见到楚白玉,只要一想到提亲那天,他那个诡异的笑,她直觉就想避开他,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觉得自己好像、好像任凭猫逗弄的老鼠一样无助。

  她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出来究竟哪时候得罪楚大少爷,为什么他总是露出一副逗弄着她玩的模样,为什么呢?

  她自顾自地拧眉苦思,小巧的脸蛋全皱成一团,完全没发觉那个爱玩的大猫出现在凉亭里,甚至已经坐在她身边,把玩着她的头发。

  对楚白玉而言,是真的将她当成一个好玩的东西,同时也是因为受之有托,才让这门亲事成真,现在想想,娶一个好玩娇憨的小妻子也不错。

  那天夜里,原本附在杜家人身上的福神跟衰神都来找他,福神们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的任期将满,到时杜家就没有福神护身,这对其他杜家人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对杜绯红就不一样了。

  一出生就被衰神附身的她,命中原本注定有死劫,但也多亏杜家祖宗积德,一口气四个福神赖在他们家,让本来衰到会丧命的杜绯红也承受了恩泽,虽然自小到大灾难不断,但敢因为其他人的福气而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然常受伤,却也保住了小命。

  只是再过半个月,就是杜家福神们任期届满的日子,到时候,衰神的法力将不再受限,只怕不出十日,杜绯红就将死于非命,为此,他们苦苦思索该怎么救她,最后好不容易想到成都城有麒麟降世,靠着瑞兽的力量,肯定能保住她的命,这也是为什么杜岁悠会突然一家老小都搬来成都的原因之一。

  楚白玉边回想,边玩着她的长发,唇角勾着笑,瞧她一副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专注模样,忍不住就想逗弄她,抓起她的一束头发,用发尾扫过她柔嫩的脸颊。

  脸上传来了阵酥痒,杜绯红这才回过神来,纳闷地偏过头,先是看到两只修长的手指抓着一束长发,接着顺势抬眸一看,毫无准备地望进一双黑黝黝的眸子,然后是一张眼熟的俊美脸庞……

  “吓!你什么时候来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