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抿唇轻笑,他是麒麟转世,憨丫头又绣了只麒麟给他,这也算是种缘份吧?打从第一次见面,他便觉得这丫头可爱,再加上那声“仙女”,呵呵……多想逗弄她,再看她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

  “武小姐不会善罢甘休。”楚雁玥看他一眼,冷冷说道。

  这天下谁都知道,自几年前皇上的身子衰弱后,皇后便开始暴露她的野心,逐渐干预朝政,再这么下去,皇后迟早会掌权,如今,皇后处处打压长孙一族的旧势力,武姓一族的新势力开始萌发,两派人马都要想办法拢络楚家,但楚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一向保持中立,但今晚这么一闹,不知道两派人马会对楚家起了什么心思。

  “那又如何?”楚白玉不甚在意。

  “你的事,你自个儿决定便是。”反正这堂哥从小到大都自己作主,一旦他说是就是,任谁劝阻都没有用。

  “晚了,我回房歇息了。”

  楚白玉懒洋洋地起身往门口走去,就在他要跨出门槛时,后头突然又冒了一句,“我会有个堂嫂是吧?”

  楚白玉转头睐他眼,薄薄的唇角高扬,没回话,甩开手上的扇子,潇洒地离去。

  楚雁玥望着堂哥的背影,挑高了眉,眸底流光转动,看样子,他得要的心理准备,好好陪堂哥玩下去了。

  楚白玉走出闻君楼后,就往自个儿的院落走去,走着走着,突然抬起头看向天际。

  漆黑的夜空里,只有月娘与星光闪烁,眨眼间,四道红黑交错的影子窜过夜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下,楚白玉噙着笑意,眼也不眨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几个……姑且称之为“东西”吧!

  黑色的影子与红色的身影紧紧缠绕,打得可精彩了,左勾拳,右勾拳,四个打一个,被打的那个鼻青脸肿,但其他四个也没好看到哪去。

  “你这混蛋!缠了她十六年还不够吗?”福神甲扯着衰神叫骂着。

  衰神一脚把他给踹飞,“老天给的命运!你以为我喜欢当衰神啊!”

  “十六年了,你怎么还不打算滚?”福神乙跟着福神丙趁机把他压倒在地上。

  “那你们怎么不滚!”

  楚白玉就这么站着看他们表演四福神殴打衰神的戏码,等瞧够了,才淡淡说道:“打够了吗?若只是想在我的府邸惹事,那就请回吧。”

  他一开口,原本打成一团的福神跟衰神瞬间停止动作,福神甲乙丙丁全都悻然地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慢了他们一拍的衰神。

  “下官们参见白麟大人。”福神甲领着其他人恭敬地对楚白玉拱手躬身。

  “找我何事?”楚白玉懒得与他们打招呼,夜深了,他只想回被窝睡觉,明儿个好玩的事情就要开始了,他得养足精神才行。

  福神们对看一眼,福神甲清清喉咙,“白麟大人,下官们前来,是有事想的拜托您,想请您帮忙。”

  “帮忙?”这可有趣了,想不到福神还会来找凡人帮忙?楚白玉摇着扇子,抿着戏谑的笑意,缓缓地坐在廊道的矮栏上。“说吧。”

  福神甲看着他,缓缓地开口,“其实是……”

  杜绯红原以为昨晚的事都只是在说笑,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天一起床,她就发现象她错了,因为那个仙女……不,楚大少爷是说真的!

  今天一早,她就被杜知画风风火火地挖起来,等她简单梳洗过后,就被拖到杜家厅堂,一到那儿,她着实吓了一大跳,因为厅里坐了好多人,有昨天才见过的益州太守,还有一个穿着大红衣裳的妇人、脸色微僵的爹跟娘,以及一个漾着灿烂笑意的俊美男子。

  在她踏入厅堂的那一瞬间,原本满堂的讨论声全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移向她,如此诡异的气氛,饶是再怎么少根筋的杜绯红,也感受得出来,她顿时感到忐忑不安,圆圆的大眼慌乱的看着坐在主住的爹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形。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穿着一袭月牙色的锦袍,袍上用银线绣着栩栩如生的麒麟,腰间系着一块赤血玉,墨墨的发整齐地东在脑后,此种打扮衬得他贵气十足,玉树临风,夺人心魂的俊美面容,让人不自觉把目光都停留在他身上。

  看着刚入厅堂的杜绯红,楚白玉满怀笑意的来到她身旁,亲昵地牵起她的手,“红儿,我依约来了。”

  杜绯红低头看他牵着自己的手,顺着他修长的手指往上瞧,有些困惑地注视着他的双眼,“红儿?依、依约?”

  楚白玉俊眉微扬,宠溺地眯了她一眼,“红儿,你可是生我的气,所以不认帐了?”

  杜绯红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倒抽一口气,眼珠子瞠得都快掉出来,“提亲?”不、不会吧?什么提亲?她倏地抬头向爹娘、寻求援助。

  但杜岁悠却没有回以包容宠爱的眼神,目光反而像把利刃射向她。他平日虽然疼女儿,但杜家几代都是书香世家,他也是十分守礼之人,今儿个一起床,连早膳都还没吃到,太守大人就带着官媒一同拜访,随行而来的楚家大少爷,还同他说与女儿两情相悦,昨晚两人已正式交换定情信物,这种有违礼教的事情,自然惹得他十分不悦,却因为太守在场不好发作,气全闷在心里。

  杜绯红心底一惊,吓得直想把柔荑抽回来,她用力扭着手,低喊道:“你快放手!”他怎么抓得这么紧……糟糕,爹好像很生气!

  楚白玉假装没看见她惊慌的模样,手微微使劲,一手握紧她的手,另一手很自然地搀着她的手臂,使着巧劲,将她带往她爹娘那儿。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杜绯红紧张地问道。

  “杜老爷,在下或许有些唐突,但我对红儿一见钟情,还望您老人家能同意我与红儿终成眷属。”这话说得诚恳,再配上他俊美无双的美貌,十分有说服力。

  杜岁悠强忍住胸口的怒气,深吸口气,看着女儿手足无措的模样,“昨晚你上哪儿去了?”

  昨夜太守接风洗尘,他与夫人过了子时才回到府晨,那时候府里所有人都已经睡了,也没听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怎么才过了一晚,女儿就跟男人发生感情了?

  “我同知书去了楚府一趟。”在爹严厉的目光下,杜绯红垂下头,老实招认。

  “你真上门去向楚公子表白心意?”杜岁悠错愕地睁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娇憨的女儿有那么大的胆子。

  才不是这样!“我……”

  杜绯红才想开口解释,却被楚白玉给打断,“杜老爷,是真的,许多楚家的奴仆都能作证。”他从怀里掏出折得整齐的方巾,递到杜岁悠面前,“这是红儿予我的信物。”转过头,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只到自个胸前的小人儿。“红儿,我给你的信物呢?”

  杜岁悠一眼就看出来这条方巾的绣功确实出自女儿之手,他还记得女儿绣这条方巾时,他曾笑说喜欢,女儿还答应要送给他当贺岁礼,怎么现在却成了另一个男人的信物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