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杜绯红没想到她会冒出这么一句,有些慌乱地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再次伤到楚白玉的男儿心。

  “这位姑娘是?”杜知书非常不喜欢这个女人。

  武秋彤轻笑一声,“家父是剑南道都督武将军,我叫秋彤。”有礼地颔首,话中却有意提及自己不凡的身家背景。

  杜绯红跟杜知书对看一眼,杜知书在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将军的女儿,又是武家之后,难怪气焰如此嚣张。

  “家姊自小单纯善良,早上虽不小心失言,却也是真心话,毕竟楚大少爷的确貌美过人,家姊会错认也非她错,您说是吗,楚大少爷?”杜知书笑笑地将矛头指向楚白玉。

  楚白玉实在不想扯入女人的战争中,但偏偏他是事件的主角,杜知书这番看似褒,实似贬的话语,刺得他有些不舒服。

  “自然如此,是楚某错了。”

  错在他当年挑错爹娘,没事找个祸水娘亲投胎,让自己的容貌也变成大祸水!

  可是……女人喜欢他是他的错吗?他又没主动招惹任何人,何其无辜啊!堆着笑脸的楚白玉已经濒临发怒边缘,差点想站起来掀桌子。

  没想到楚白玉真偏向别人说话,武秋彤唇边的笑意一僵,吸了口气,抿唇笑得得更美,“楚大少爷,您真是爱说笑,怎么会是您的错呢,呵呵。”

  “哈哈……说笑、说笑。”楚白玉跟着假笑两声,意思意思一下。

  “知书,别这样。”就算再怎么少根筋,杜绯红也觉得大厅里的气氛很怪异,连忙出声提醒妹妹。

  杜知书冷哼一声。要不是怕这傻瓜被欺负,她才懒得陪那个女人起哄。

  “礼、礼物。”

  杜绯红小声提醒一旁的婢女,婢女这才含笑点头,捧着木盒递给自家大少爷。

  楚白玉接过小木盒,还微微熨着她的体温,有些好奇地挑高了眉,掀开木盒一看,随即一愣。“杜小姐,这是你要送给我的?”是他看错了,还是这傻丫头送错了?这礼……她究竟懂不懂意思?

  武秋彤对他快速的表情转换有些疑惑,睁大眼珠子,好奇的伸长脖子,想看看木盒里究竟装了什么,但又要保有矜持,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所以不管她怎么瞧,都只能看到木盒的边边。

  “对啊,你喜欢吗?我亲手做的。”杜绯红用希冀的目光望着他。这是她最漂亮的一个作品了。

  杜知书一听到是姐姐亲手做的,脸色都变了,“你送了什么?”该不会是……

  不、不会吧!姐姐虽然单纯,但也没单纯到这种地步,会把“那种东西”送给一个男人吧!

  “礼物啊。”杜绯红张眼睛望着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紧盯着木盒,楚白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木盒里拿出一个白色的东西,缓缓地摊开来。

  那是一条方正的布绢,柔软的丝绸上,绣着一只威风凛凛的麒麟,鹿角龙鳞、焚风踏火,精致的绣功让这只麒麟栩栩如生,每当布绢摆动,麒麟就像要从布绢上跳出来一样。

  但……让人惊讶的不是她出色的绣功,这布绢要是女子所拿,称为绣帕,男子拿的则称为方巾,重点是,女子要送方巾或绣帕给男子,即是明白地告诉对方,对方是她心仪之人!

  武秋彤一看到绣帕,脸色突地一变,倏地回头怒瞪着杜绯红。

  不只是武秋彤,就连福总管和婢女们也都看傻了一眼,他们都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大剌剌地上门表白!

  “很漂亮吧?这是我绣的最漂亮的方巾。”不知道闯了祸的家伙,还很高兴。

  楚白玉瞧她笑得开心,眼底还有小小的得意,那可爱的模样逗得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哈!的确很漂亮,我很喜欢!”笑弯的凤眼闪烁着光芒,话里的喜欢,让人听不出指的是方巾还是人……

  “楚大少爷,对不住,家姐失礼了,这份礼物恐怕不恰当。”杜知书从椅子上弹起身,几个箭步冲上前,急着想把他手中的方巾抢回来。

  她真的会被傻乎乎的姐姐给气死,怎么会把这种有定情物涵义的东西当作赔礼,气死人了!

  楚白玉只是一径的笑,安稳地坐着,一动也不动,突然一道黑影窜出,将杜知书挡在两步远的地方。

  杜知书眼前一亮,随后定睛一看,被眼前这个高壮黝黑的男子吓了一跳。

  “怎么了吗?”杜绯红看着四周,终于发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楚白玉凝视着绣帕上的麒麟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将方巾折好收到怀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站起身,缓缓走到杜绯红身前,当他靠近她,原本跟在她身后的衰神,就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给用力击中似的,向后弹飞出去,只不过这一幕一般人都看不见的。

  他用眼角余光扫了衰神一眼,才噙着笑意,定定的瞅着杜绯红。“杜小姐,你的方巾我就收下了,你的心意我也懂了。”

  说到这,他顿一顿,瞄一眼她茫然的神情,唇边的笑意更深,取下自出生后就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在她错愕的目光下,挂到她的脖子上。

  “我,楚白玉,接受你的情意,这是我回送的定情之物,请你好好保管,待我们文定之后,你就是我楚白玉的未婚妻了。”

  说完,他促狭地眨眨眼,笑看着她可爱的呆愣表情,要不是旁边有人,他真想亲亲她呢,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哈哈!

  杜绯红愕然地张大嘴,傻傻地看着他,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定情之物?什么定情之物?

  是夜,楚府的间君楼里有人相对无语,房中,一张桌子两张椅,桌上,茶碗飘香,左右椅上各坐一人。

  坐在书桌前的男子,面貌清秀清俊秀雅,气质沉稳若月,眸半垂,一手执笔,一手端茶,目光停留在翻开的册子上。他是楚家的六少爷,楚和谦之子楚雁玥,也是这一代楚家商务的总掌权者。

  “今晚之事,你可是当真?”楚雁玥清冷语调扬起的同时,抬眸望向坐在对面的人。

  楚白玉挑挑眉,学他端起茶杯饮一口,“当真。”他从没说笑,今晚对杜绯红所说的话,可都是真心诚意的,好吧,他承认,他是有点想逗弄那个憨丫头,谁让她挑了这份礼送上门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