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杜知画不知道该说什么,无奈的用纤指搔搔脸,“你把衣服放好就出来用膳吧,大哥方才已经从酒楼买了膳食回来,爹娘今晚要跟太守大人吃接风宴,奴仆明天才会从牙行到家里来。”

  算了,姊姊就是这么单纯,不过这样也好,早上她可没漏看围在书院外头的那些女人,一个个恨不得能将那位公子生吞入腹,况且这么俊美的公子,家里说不定早就满是娇妻美眷,她可不希望姊姊伤心。

  “好,我知道了。”杜绯红已经很习惯杜知画对她交代事情,说真的,要是不说破,人人都会以为她才是杜家的老么。

  正当杜知画准备离开房间时,杜绯红又想起刚刚问的问题,“等等!知画,你还没告诉我对方住哪呀?”她有什么东西可以当赔礼吗?

  “你真要去跟他道歉?”要她说,其实可以不用去,又不是什么大事,对方还是个男人,应该没这么小气才是。

  “嗯。”杜绯红伸手打开自己装些小东西的小盒子,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拿来当赔礼。

  “用完膳我再带你去,整理好就快点出来吧。”反正就住在同一条街上。

  “好!”杜绯红应了声,没注意到妹妹已经摇头走出去了,只是专心的东翻西找,打开好几个盒子之后,终于在一个小木盒里找到一个适合的东西,她开心的拿起来,仔细地瞧了瞧,便高高兴兴地把东西放回木盒里。

  决定要送什么当赔礼之后,杜绯红也忘了东西还没放好,便急忙要走去饭厅,一转身,脚不知道又勾到了什么,不过这次没人救她,所以——

  砰砰砰的,一阵物品的碰撞声之后……

  “啊!”痛呼声响,杜绯红这次可是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了!

  “姊姊,你一定要今天去吗?”原本是知画说要陪姊姊去的,但杜知书实在很担心她们两个去了会被欺负,只好改由她出马,但她还是非常不赞同。

  坐在她身边的杜绯红脸色比稍早苍白了点,抓紧了放在腿上的小木盒,“嗯,反正你不是说就住在附近而已吗?”

  杜知书忍不住拧起两道柳眉,瞪着杜绯红肿得跟馒头一样大的脚踝,“你瞧瞧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还去?就住附近而已,改明儿个再去也行啊,为什么非要今天?况且天色都晚了,这么晚还去打扰人家好吗?”

  她真受不了姊姊的拗脾气,说她傻里傻气的,有时又异常坚持,但平常生活却迷糊透顶,知画前脚才刚离开,她就能把自个儿的脚给弄伤,真是的。

  杜绯红倒是没想到这一点,掀开轿帘看了下天色,的确都暗了,“那、那怎么办?”她只是很单纯的想去跟人家赔罪而已,都没想这么多,还是知书细心。

  杜知书正想叫轿夫折返回府,轿子却先一步停下来了,“小姐,楚府到了。”

  姊妹俩对看一眼,杜绯红抿着笑,“知书,反正都来了,那就顺道进去吧?”

  杜知书叹口气,等轿夫掀开轿帘,便率先走了出去,杜绯红则是拐着脚,非常缓慢的跟在后头。

  门房通报后没多久,便将两姊妹请进楚府,一踏上楚府的回廊,杜绯红脸色一白,差点没脱口说她后悔坚持今天来了。

  楚家的回廊,层层环绕、绵延弯长,光是从大门走到待客的大厅,就得走上将近一刻钟。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杜知书非常好心地在她耳边说道。

  杜绯红缓缓地转头盯着她,红嫩的唇抿成一直线,圆圆的眼睛里泛着泪光,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两位杜小姐,请随小的来。”笑眯眯的福总管弯着腰,一手横摆。

  揉揉眼睛,杜绯红认了,打算忍着脚疼,迈开这段辛苦的路程,哪知道她才正要举脚往前走去,一旁弯廊就走出两名婢女,轻巧地上前搀着她。

  “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杜绯红被她们迅速灵巧的动作吓了一跳。

  福总管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小的无理,方才瞧见杜大小姐的脚似乎有些不舒坦,这才让两个婢女搀着您,您不喜欢?”

  杜绯红连忙摇头,“没有,谢谢你。”有些羞涩地露出抹笑。

  杜知书静静站在一边,瞟一眼笑脸迎人的福总管,不免在心中赞叹,真不愧是楚家的总管事,心细如发。

  福总管领着她们往大厅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一行人都没多交谈什么。

  “大少爷,客人到了。”福总管弯着腰,先走进大厅禀报。

  大厅里,除了坐在主位的楚白玉之外,左边的位置上也坐着一位美丽的姑娘,身旁还有两位美婢陪伴着,此时美姑娘显然正在和楚白玉谈论事情,对于福总管的出现,不悦地拧起眉。

  “福叔,怎么如此失礼?”楚白玉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

  福总管一听,连忙对武小姐拱手低头,“小的失礼了,还望武小姐海涵。”

  武秋彤心底虽不满,但美丽的脸庞上仍带着笑,“不打紧的。”待她以后有机会进了楚府当主子,肯定让他没好日子过!

  杜家两姊妹此时刚好也走了进来,武秋彤一看见来人是女人,秀美的眸子微微地眯起,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两人。

  “请坐。”楚白玉一见杜绯红进门,凤眼闪过一道光芒,随即又瞧见她一跛一跛的模样,关心地问道:“杜小姐,你受伤了?需要请大夫瞧瞧吗?”再仔细一看,她身后果然还是跟着一只黑色的衰神。

  真是怪了,瞧她灵台清明,是个心思纯净之人,怎会惹上衰神?

  一听到楚白玉关心的话语,武秋彤的脸色微变,凌厉的目光疾闪而过。在她看来,相貌普通的杜绯红一点也不重要,但是娇美艳丽的杜知书,却让她不得不心生戒备。

  “多谢您的好意,来前已请大夫为家姊诊治过了。”杜知书主动抢先说话,偏着头看向还慢吞吞坐下的姊姊,“姊姊,你不是说来送个赔礼吗?”她可不像姊姊少根筋,坐在那里的女子虽然看起来温柔,但眼角眉梢隐含着傲气,还是快点了事走人比较好,省得惹上什么麻烦。

  “嗯,楚大少爷,早上我失言了,真是对不住,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希望你别放在心上。”杜绯红拿出揣在水袖里的小木盒,递给一旁的婢女,让她交给楚白玉。

  “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杜小姐就是为此特地前来?”其实这些话,他都听到麻痹了,年少时听得更多,上书院时,甚至还有男人同他求爱,吓得他半夜收拾行李的逃出山西书院。

  “嗯。”一想到自己早上做的笨事,杜绯红还是有些尴尬。

  “我……”

  楚白玉才想接话,武秋彤却突然出声打断,“原来是新书院校长的千金,早上的事,秋彤也在,杜小姐真是天真有趣。”对,她就是故意要插话,不想让他们继续聊下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