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姊姊!”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大喊。

  这一撞可让杜绯红头晕眼花,她甩甩头,小手下意识地撑着那个“坚硬的东西”,一抬眸,瞬间无法呼吸,只能惊愕地睁大黑溜溜的眼珠子,呆呆地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无双美貌,傻乎乎地赞叹,“哇——仙女耶……”

  楚白玉本来还挺满意接收到她赞叹的目光,脸上的笑意更深,直到她脱口而出那句“仙女”,让他满脸的笑意顿时一僵。

  杜绯红看得脸都红了,这辈子她还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小手忍不住拍了拍,咦?怎么仙女的胸前扁扁的?倒吸一口气,急忙挣脱他的怀抱。

  “姊姊?”杜家双胞胎之一的杜知书连忙拉住她,以防她又摔倒。

  杜绯红讶异地睁大眼,傻愣愣的脑子里才刚想到什么,小嘴就直接说了出来,

  “知书,仙女没有胸部耶!”

  这一瞬间,原本围观的百姓全都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睁大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看着她。

  楚白玉的笑意一敛,脸色跟眼色都沉了下来,外人看来都会以为他生气了,但实际上,他是在极力强忍住笑意。

  这个宝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仙女没胸部?这么令人发噱的话她也说得出来?

  杜知书差点没晕过去,快速瞄了下四周,气氛尴尬僵凝,她急忙用力拉下姊姊还指着人家的手,“姊姊,人家是公子!哪来的仙女啊,你不要乱说话!”

  杜绯红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漂亮的人,这才发现他穿的是男子的儒衫,手上还持着一把纸扇,身子颀长结实,一点也不像女人!

  “嗯……呃……”慌乱地看了妹妹一眼,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好了!时辰到了,楚大少爷,咱们先进去吧。”邱太守见情况不对,赶忙出来打圆场。

  慢了一拍才知道自己说错话的杜绯红,饱含歉意地低下头,却又忍不住偷偷瞄向“仙女”。

  楚白玉冷瞟她一眼,转头跟着邱太守一行人进去,掀袍跨过门坎的那一瞬间,薄薄的唇微微扬起,露出一抹深深的笑意。

  杜绯红跟两个妹妹对看一眼,这次两个妹妹一人站一边,护着杜绯红一同走进书院。

  而一开始就跟在楚白玉身边的女子,扫了杜绯红一眼,拎起裙摆,也跟着走进门。

  结束忙碌的一天,杜家一家子终于搬进邱太守替他们安排,位在成都城南方的新府邸。

  杜绯红在新房间里整理东西,有些失神地将衣服一件件放进衣柜里,秀气的眉毛轻轻蹙着。

  “姊姊,你在发什么呆?”双胞胎中的妹妹杜知画,一进门就看到恍神的杜绯红,走到她身边轻拍一下她的肩膀。

  杜绯红吓了一跳,急忙转身,手肘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衣柜。“啊!嘶——”捂着发麻的手肘,小脸疼得发白。

  杜知画连忙抬起她的手仔细瞧,果然手肘上已经撞出一大块瘀青,幸好没流血,“对不起,姊姊,我不是故意吓你的。”心疼地朝伤口吹了吹,很顺手地从怀里掏出几个瓶罐,挑出其中一个绿色瓶子,倒了些许药水,替杜绯红抹上。

  杜绯红吐吐舌,“不打紧,是我自己不注意。”有些傻气地扯开抹笑。

  杜家有四个孩子,大哥杜绯雅,二姊杜绯红,再来就是双胞胎的杜知书跟杜知画。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杜家从老到小,个个都是人家口中的福星,但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排行第二的杜绯红。

  也不知该说她倒霉还是怎么着,从小她只要走路一定会跌倒,没事走在路边也可以被牛车撞、吃个糖葫芦也会差点噎死、洗澡差点淹死,小伤更是不断,虽然她的个性本来就比较迷糊些,可是不知为何,杜家就她一个人倒霉透顶。

  杜岁悠为了这个二女儿,可说是费尽心思,细细呵疼,就怕她哪天倒霉到连命都丢了,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为人父的私心,他还是忍不住带女儿去算命。

  问过三个算命师,每个都说他们家积福甚深,人人都有福星作伴,但福无双至,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正是所谓的物极必反,当他们身上都有福星照应时,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祸事,就全都转嫁到同一个人身上。

  所以杜绯红可说是背负着杜家所有的衰运长大,杜岁悠一听,心疼得要命,寻遍了方法也没能让自个身上的福星和女儿的衰神交换,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家小心疼宠着照顾她长大。

  而且杜家人个个气质儒雅,杜绯雅完全承袭爹的俊秀面相,而杜家两个双胞胎也是貌美如花,唯一的例外又是杜绯红,她虽然有张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儿,但顶多称得上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没什么特别的。

  杜知画看了姊姊一眼,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要是能让她选,她愿意用家里每个人身上的福神,换掉姊姊身上的衰神,她宁可不要这些福气,只要姊姊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也许就是因为杜家每个人都把杜绯红当成珍宝似地疼宠着,捧在手里怕疼了、含在嘴里怕融了,不让她接触到外界可能会导致她受伤的事物,才会造成她天真的性子,常常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行为,就像今天早上……唉,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大笑。

  “知画。”瞧着妹妹的侧脸,杜绯红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嗯?”杜知画瞧了瞧瘀伤,确定药水都渗进后,才把药瓶收起来。

  “知画,你知道早上我失言伤害的那位公子住在哪儿吗?”她良心不安啊!自从早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人家公子没胸部之后,她就一直耿耿于怀,老觉得对不起人家,瞧那公子一身锦贵衣裳,应该颇有身份地位,她这么乱说话,不知道会不会害他被别人取笑。

  杜知画一愣,“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对方住哪?转念一想,啊,莫非姊姊对人家公子一见钟情了?

  也是,那位公子面貌俊美得不可思议,气质温润如玉,器宇轩昂的模样的确很吸引人,姊姊这只呆头鹅该不会是开窍了,懂得什么是喜欢了吧?

  很可惜,杜绯红的想法十分单纯,“我想去向对方道歉,早上我那么说,也不知道有没有害他被取笑,说不定也伤了他的自尊心,我实在过意不去……”

  杜知画满腔的热血瞬间全被她的冷水给浇熄了,上扬的唇角垂了下来,没好气地瞪大眼,“你只想去跟对方道歉?”

  “对啊。”难不成道歉不够,还需要送礼吗?可是要送什么礼才好呢?

  “姊姊,你不觉得那位公子非常俊美,让人看了会怦然心动吗?”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看到失神了,打小到大,她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好看的人,姊姊怎么会无动于衷?

  杜绯红一只手贴上自己的胸口,顿了下,然后又抬眸瞅着妹妹,“不会。”为什么要心动?不过……那个人长得真的好好看,才会害她以为看到仙女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