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简而言之,大少爷根本就是喜欢戏耍别人!

  “等会儿出门你就跟在身边,别隐身了。”他这张脸皮子每次出门,总会吸引城里不少的女人,大家都为了抢着要接近他而大打出手,他实在怕了这些如狼似虎的女人,需要有人替他挡着。

  楚雷跟福桂都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两人不约而同露出微笑。

  “是,属下遵命。”楚雷很聪明随即敛起笑意,静静退到一旁。

  楚白玉抬眼瞄向铜镜,正好看到福桂来不及收回的笑弧,“福桂!”

  平地一声雷!吓得福桂手一缩,扯疼了楚白玉的头皮。

  楚白玉一缩头,一手揉着发疼的头皮,瞠大眼瞪着福桂,缓缓自椅子上起身,“福桂……你死定了!别跑!”

  福桂又不是笨蛋,一瞧见主子的脸色,梳子一丢,马上逃命去。“饶命啊!大少爷!”又开始欺负他了!

  结果,楚家主仆,一早就在房里吵闹着,楚雷在一旁看戏纳凉,等时辰快到了,才出声提醒那个正在虐待小厮的主子。

  然后又是一阵手忙脚乱,赶在最后一刻,三个人终于急急忙忙出了门,往城西的清风书院而去。

  噙着笑意,楚白玉站在书院门口,放眼望去,满满的人潮,全是为了清风书院启用而来,秋老虎的威力也比不过这些百姓们的热情。

  楚白玉身边站的都是一些高官显贵,益州太守和成都县令也来了,四周自然满是护卫的官兵,只不过……

  唐风开放,女子对于喜欢的对象都十分大胆热情,而现在,这份热情都给了楚白玉,官兵镇压的不是什么作乱的百姓,而是一群又一群不死心,想靠近楚白玉的姑娘们,楚雷则是摆出一张黑脸,紧贴在主子身边,保护着他的“贞操”。

  此时楚白玉身边还站了一名貌美的女子,对于其他女人所射出的嫉妒目光,她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还很享受似地抬高下巴。

  楚白玉暗暗对天翻了个白眼,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不想靠那名女子太近。明明两人没有任何关系,她干么摆出一副他们很亲昵的模样?

  在僵笑了半刻钟之后,楚白玉终于转头向身边的益州太守问道:“太守大人,敢问……这清风书院的校长还要多久才会到?”他已经受够被当成珍禽异兽观赏了。

  他急,益州邱太守比他更心急,他擦擦额际的汗水,“应该快了,时辰都快到了。”他带来的下属一直抱怨被那些女人推挤,如今他又站在楚少爷身边,万一那些女人发狂扑了过来,他肯定跟着遭殃。

  其实害怕的不光是益州太守,原本还面带微笑站在楚白玉身边的富商跟县令,在等待的同时,已经非常聪明的先退开好几步,免得等一下遭来横祸。

  “楚大少爷!啊!看这里——大少爷!”

  不知道谁带动了气氛,一群女人开始嚷嚷起来。

  “喔!他笑了!他一定是在对我笑!”

  “你走开!他是对我笑!”

  “什么是我啦……”

  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甚至开始互相推挤。

  楚白玉苦笑了下。“太守大人,这……校长到底还要多久才会到?”他怕再等下去,会跟上个月一样,他只不过是去参加陈老爷的寿宴,结果一堆女人为了抢坐在他身边而大打出手,把陈老爷的寿宴给毁了,他可不希望再来一次。

  邱太守频频拭汗,伸长脖子看着道路的另一头,“杜老弟,你在哪里啊?”害怕地瞄了这些女人一眼,老天爷,他活了四十几年,第一次知道一群女人聚集在一起有多可怕。

  就在众家男子引颈翘望下,道路的另一头终于出现马车的踪影,大伙儿同时都松了口气。

  三辆马车平稳地驶来,在马夫熟练的操控下,第一辆马车先行来到书院大门口,马车一停,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先下了车,站定后才转身牵着另一名妇人下车。

  邱太守一看到来人,重重吐了口气,可以说是眼眶含泪地冲上前去,一把抱住那名中年男子。“杜老弟——你来了、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甫下车的男子,正是从洪雅县来成都任职的书院校长杜岁悠,他有些愕然地看着激动的太守,不解的跟妻子对看一眼。

  “太、太守大人?”他应该没有误了时辰吧?杜岁悠往四周一看,不禁吓了一跳,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不是听说这地方挺清雅的吗?

  “来来来!杜老弟,时辰快到了,咱们进去吧!”

  邱太守迫不及待地就要拉着杜岁悠走进书院,但杜岁悠连忙止步,尴尬地指着后头的另外两辆马车,“太守大人,我的孩儿们还没下车呢。”

  邱太守顿了下,回以尴尬的笑,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刚停止的马车。

  第二辆马车车门一开,下车的是一名约莫二十来岁的男子,与杜岁悠长得十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他儿子,转过身搀着一名身怀六甲的少妇下车,想必是他的娘子;第三辆车门一开,一个鹅黄色的身影蹦了出来,看上去才十四、五岁的姑娘,长得十分娇艳,她站定之后,另一个粉色的身影也跟着跳下车,与前一位鹅黄衫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看样子是对双生子。

  楚白玉站在书院门口,将手里的纸扇轻晃了晃,狭长的凤眼流光转动,饶富兴味的看着刚下车的一家人,真是热闹。

  这真的十分罕见,没想到他们人人身后都跟着一尊福神,看样子,这杜家几世肯定都是行善积福之家,才能得到这么大的回报。

  当楚白玉脑子里还在转着这些想法的同时,马车又动了下,一名穿着红色衣衫的少女慢吞吞地下了车,他一看,凤眼一眯,眸底窜过一丝讶异,他讶异的不是少女有什么绝世的美貌,而是她身后居然跟着一只衰神?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群福神里会混着一只衰神?

  杜岁悠将儿子、女儿一一引荐给太守大人认识,而跟在杜家人身后的福神跟衰神一看见笼罩着楚白玉,但凡人看不见的麒麟一族气相,立刻恭敬地对他行礼。

  在县令的提醒下,邱太守领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往书院里走去,准备点灯跟上香的仪式。

  楚白玉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名红衣少女的身上——她跟在两个娇艳的双生姊妹身后,等到她走近,他仔细一看,长得挺可爱的,双颊红扑扑的,圆圆的大眼有些迷蒙,还瞧见她趁别人不注意时,掩嘴偷偷打了个呵欠,他忍不住抿唇笑了。

  不过就在她抬脚打算跨过门坎时,跟在她身后的衰神却伸手轻推了她一把。

  杜绯红才刚睡醒,脑袋还有些混沌,本来乖巧地跟在妹妹身后打算进门,却不知道勾到了门坎还是怎么的,整个人突然往前摔——

  眼看她一张白嫩的小脸蛋就要直接撞上地板,楚白玉长脚一跨,手一捞,揽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拉入怀里。

  杜绯红紧闭双眼,等待着即将而来的痛楚,没想到下一瞬,腰间一紧,一股力量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她便撞到一个坚硬的东西。

  “姊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