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讨婚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唐高宗仪凤二年 成都

  虽然已是秋天,但秋老虎依旧威力难挡,成都的天气燠热,又弥漫着淡淡的湿气,就算是早晨,也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

  院落里,长长的弯廊走道上,一名清秀的少年正捧着水盆,脚步轻盈快速地走进其中一间房,穿过花厅,来到内室,少年瞧了前方的床榻一眼,薄薄的锦被鼓鼓的,少年便轻轻地将水盆放到一旁的几上,转身来到床榻旁。

  “大少爷、大少爷!您该起床了,大少爷?”

  锦被里的人轻轻动了下,原本盖住脸的被子也滑了下来,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他有一双浓淡合宜的眉,轻闭的眸子睫羽长如扇,在他白皙的脸庞上印下两道浅浅的阴影,直挺的鼻下有一张粉嫩的唇,两颊也因为熟睡而染上好看的红晕,要不说,真会误以为是个绝世美人。

  清秀的少年看着主子的脸,一瞬间有些怔愣,但随即伸手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甩甩头,“差点忘记是少爷,不是小姐。”少爷这张脸蛋有时候真会让人失了魂啊!

  此时,床上的人,眼皮下的眼珠轻轻转了转,长长的睫羽缓缓睁开来,原本阴柔的脸庞因为这双眼眸而丕变,黝黑深邃的双眸里隐含的气韵,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凤凰一样,有着绝美艳丽的姿态,却也充满傲气英武,让人非常确定,他绝对是个器宇轩昂的男子。

  伺候许久的少年见主子转醒,赶忙将水盆捧到床边,男子懒懒地坐起身,瞅了他一眼,便伸手拧了拧毛巾,坐在床上擦脸洗手,少年赶忙又将一旁的衣服抖开来,服侍主子着衣。

  “大少爷,今天是城西清风书院点香的日子,五爷嘱咐您今日要代表楚家去参加点香的仪式。”今天城里特别的热闹,每个人都在期待书院正式启用,只要有了书院,这成都城就会更加繁华热闹了。

  “嗯,五叔去哪了?”男子挑挑眉。

  “……小的不知。”扣腰带的手抖了下。

  男子眯起眼,双手用力捏住少年的两颊,“福桂,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五叔呢?”这家伙,胳臂往外弯,都忘记他才是主子了吗?

  福桂吃疼,急忙招了,“大少爷,别、别别,是六少爷让我别同您说的!五爷今儿个跟五夫人出门去了,听说要去什么苏杭十日游,大爷和大夫人也一同去了……大少爷,快些松手啊,疼疼疼!”

  楚白玉愣了下,没好气地松开手,“什么苏杭十日游?六少爷呢?”

  福桂揉揉脸,一脸委屈,“大少爷,您别奢望六少爷了,五爷出了门,所有的工作全落在六少爷头上,小的去见六少爷的时候,六少爷已经两夜没睡了呢。”

  楚白玉眨眨眼,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一切,也只能怪楚家太过家大业大了——

  说起楚氏一门,在唐土内可是赫赫有名,自隋唐起,楚家就开始为朝廷铸造武器,先是赢得了“铸剑世家”的美名,再来就是上一代的楚家出了五个儿子,从老大到老四,因为铸造武器的技艺惊人,所以被人喻为“天工四匠”,而楚家老五则是有着金头脑,将楚家的事业扩展到三百六十五行。

  自从楚白玉满二十岁之后,原本执掌家业的楚五爷打算慢慢把事业交给他打理,但楚白玉非常明白地告诉他,自己不适合管帐,所以一心想要解脱,带着妻子游山玩水的楚五爷只好拖儿子下水,只是楚白玉也躲不掉,必须负责楚家对外的一切事业。

  这成都城上至太守,下至百姓,人人都对他赞不绝口,除了他的能力之外,还多亏了他无双的面貌。

  楚白玉的母亲祝蓉,当年是有北方第一美人之称的大美女,而楚白玉的父亲也是面貌俊美,他们的儿子,想当然耳,只有“祸水”两个字可以形容了。

  而说到祝家……听说祝家以前只是以砍柴为生的平凡小樵夫,几百年前,因缘际会下,祝家的祖先救了一个落难的神仙,神仙后来允诺一个愿望,而祝家的祖先本就是不贪之人,便随口说了一句,“要不,你就给我一份靠山吃不倒的工作吧。”

  说也奇怪,自从老祖先说了这个愿望之后,祝家的运势可说是一飞冲天,不管做什么事都十分顺利,而后更成为北方木材的大盘商。

  楚白玉对这个传说记得是一清二楚,因为——

  他就是当年欠下那份恩情的神仙,或者该说是……神兽?

  苦笑了下,楚白玉坐在床边轻叹口气,当年他是一只甫能幻化人形的白麒麟,受了天帝的玉旨,讨伐在滇境山上作乱的虎妖,身为白麒麟一族,区区一只虎妖当然是手到擒来。

  但……他太过大意,没想到虎妖已经娶妻,虎妖的妻子趁他不备伤了他,便带着虎妖逃走了,而他因为元气大伤,狼狈虚弱地挂在山崖边,差点摔落悬崖,幸好让祝家的祖先给救了。

  这一救,让他欠下一个恩情,只不过祝家那个祖先也太会许愿了,随口一个愿望,居然改变祝家后代好几世的命运,为了收拾这一切,他也只好褪去兽形,化为人胎,带着天命转世,唉……

  “大少爷,时辰快到了,咱们是不是该准备出发了?”看了看天色,福桂很担心会误了时辰,毕竟书院的点香仪式,要先向上天祈祷一切顺利,再来就是向至圣先师上香点灯,代表书院正式开始收学子,教导四书五经,是很神圣的,绝不能有所耽误。

  楚白玉闻言,抓起还披散在脑后的长发,“头发没绑就要去?”当初他眼睛真的有问题,还以为挑了个精明能干的小厮,没想到挑中一个呆瓜。

  “对对对!大少爷,您快坐下。”福桂拉着楚白玉来到铜镜前,快速地拿起梳子帮他整理头发。

  楚白玉随着他去忙和,淡淡瞥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另一边,“楚雷。”

  他这么一喊,原本没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在。”清冷的声音扬起。

  福桂偷偷瞄了楚雷一眼,他看起来约莫二十岁,长相较为粗犷,是主子的贴身护卫。

  楚家每一代主子身边都会有一个贴身小厮还有护卫,上一代是以数字和颜色命名,这一代则是以部首命名,小厮全以木字旁的字为名,而护卫则是以雨字部的字为名。

  唉,想他福桂从十岁就跟在大少爷身边了,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走了好运,主子长得这么美、举止优雅温润,想必性子一定也很好,岂料,他还高兴不到两天,就知道他错了,而且还错、很、大!

  大少爷根本就是一个披着俊美外皮的狼嘛!他的个性恶劣,最爱整人,常常都用俊美的外貌哄得人心甘情愿为他办事,下一刻就马上露出恶意的笑,看着他受苦受难,呜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