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尾声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青翠的山林间,风一吹过,满坡的绿草跟着摇曳生姿,几只燕鸟飞过苍蓝的天际,为白云点缀了它的美丽。

  银铃般的笑声轻轻响起,夹杂着孩童的嘻笑声、低沉的笑声,在风中谱出了最动人的旋律。

  “娘、娘!你走快点嘛!”一个粉嫩嫩、精致无比的女娃娃,扯着清脆的娇嗓对着远处喊着。

  树影底下,缓缓走来一对男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娇俏可人,两人还一同牵着一个蹒跚走步的小男孩。

  “姐姐……姐……”小男孩的面容跟女娃娃十分相似,五官都精致漂亮得不可思议,嘟嘟嘴,他奶声奶气地叫着。

  女娃娃哈哈一笑,白底蓝彩的衣衫在风儿的捉弄下袂袂飘扬,活泼地又跑回弟弟身边。

  “走!姐姐带你玩!”女娃娃不过五岁,小的也才两岁,一个小孩牵着小小孩,摇摇晃晃的就要往前冲。

  “贝儿,谨儿还小,别跑,慢慢走。”狱澄儿轻笑着抓住女儿的小手,不让她玩得太疯。

  “姐姐……玩、玩。”曜书谨亮晶晶的大眼眨啊的,看着小姐姐,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娘说不可以。”曜书贝很听母亲的话,伸出可爱的短肥小食指,在弟弟的眼前晃啊晃的。

  曜书谨看着那要书指,突然张大嘴,咬了下去!

  “啊!”曜书贝吃疼地缩回手,小食指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牙印,娇气地马上扯开喉咙哭了。

  “好疼……哇啊啊啊……”

  曜书曜谨看她哭,反而很高兴地咧嘴笑了,几颗可爱的小乳牙露了出来,口水也流了出来。

  “娘……”曜书贝看了哭得更惨。

  女儿跟儿子的互动,让曜玄翰,跟狱澄儿对看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曜玄翰看女儿泪汪汪的可怜模样,心一软,上前把女儿抱起来。

  “爹,弟弟坏。”曜书谨还不忘告状。

  曜书谨也不知道在乐什么,高兴得直拍手,然后偏着头眨眼,又向狱澄儿伸出手,“娘……抱!”

  狱澄儿疼爱地揉揉儿子胖嘟嘟的脸颊,弯下腰就要将他抱起来,曜玄翰抢先一步把手上的竹篮递给妻子,弯腰把儿子抱在另一只手臂里。

  “你重,娘抱不动你,爹抱就好。”曜玄翰掂掂手上的重量,儿子是个小胖子,可会把给妻子累坏。

  被爹抱起,曜书谨更高兴,赖在爹的怀里享受着居高临下的滋味,乐呵呵的。

  两个孩子斗气一下,没两下又凑在一块笑嘻嘻地玩闹着。

  “会不会累?”狱澄儿掏出怀里的绣帕帮儿子、女儿擦掉汗水,又抬眸看着丈夫。

  “不会,你呢?”曜玄翰小心的不碰到妻子的身体,她现在又有了身孕,要小心一点才是。

  “也不会。”狱澄儿笑吟吟地跟在丈夫身边,一家子慢悠悠的走着,直到来到一栋竹屋才停下脚步。

  竹屋的旁边,还有一座修葺得十分庄严的大坟,曜玄翰将儿子、女儿放下来,让他们去一旁玩,自己则是拿起锄头开始把坟上的杂草锄掉。

  狱澄儿在一旁的竹屋里找到扫把之类的用具,简单的将竹屋清扫一遍,曜书贝也拿着一支小扫把在外面扫落叶,曜书谨则跟在父亲身后走来走去。

  等到屋内都整理得差不多了,狱澄儿手脚快速地从竹篮里拿出绑好的一袋米,洗干净了以后放到大灶里开始煮,张望了下,她才拿着竹篮走出去。

  曜快翰手边的整理工作刚好也到一段落,他在墓碑铺上带来的布巾,帮着妻子把祭拜用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点起香烛。

  曜书谨还小,双手合并就好,狱澄儿拉着曜书贝的手一起拿香,跟着曜玄翰恭恭敬敬的上完香之后,才松开手。

  知道正事做完,两个精明的小家伙立刻像脱缰野马似的四处跑着玩,狱澄儿则是进屋去准备吃食。

  曜玄翰眼底眉梢都是浓浓的情意,看着妻子、儿女的身影,留恋地摸了摸墓碑上的字……

  先师原震之墓

  孝子原鸿亭

  孝徒墨夜

  “师父,徒儿过得很幸福。”曜玄翰喃喃低语着。

  每一年,他都会挑个时间,带着妻子一起上山拜祭师父,有时候原鸿亭也会跟着来,但有时候两人也会刚好错开。

  静静地坐在地上,看着烟囱袅袅升起的白烟,食物的清香,还有孩子们快乐的笑声,他满足的闭上眼。

  不知不觉中,又回想起年少的往事,那段酸甜苦辣都有的日子。

  “玄翰,吃饭了。”狱澄儿站在竹屋门口,笑吟吟的望着他。

  两个孩子也从她身后探出头来,开心地朝爹爹挥手。

  曜玄翰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走到竹屋前,先把两个孩子赶进屋,再抱住狱澄儿的腰,在她嘴上啄吻一记。

  狱澄儿笑了笑,依在他身上一起进屋,在竹屋门要关上的那一刻,孩子们甜美的笑声流泄而出,然后门扉轻轻地合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