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三天后……

  今天乌云蔽月,点点星光朦胧,深夜中的天璇城,寂静得有些诡异。

  “你今日绝不能踏出房门一步,知道吗、”曜玄翰在狱澄儿的房间里,看着越来越阴暗的天空,慎重的再三嘱咐。

  狱澄儿知道今晚会有一场大战,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只能躲在安全的地方,不要给他添麻烦就是帮忙了。

  “我知道,你要小心。”眼睛红红地,伸手抱紧他。这是第几次了?从开始寻找湳王之后,平静的日子都跑哪儿去了?

  “我会的,你自己也小心。”只要能活捉这一批人,就有足够的消息知道安王到底逃到哪里去,那些失踪的兵器物品,如此庞大的数量,要给一个军队使用都是够。

  “师兄。”原鸿亭的声音在门外催促着。

  曜玄翰低头摸摸她的脸,在她唇上轻吻一记,在她的目送之下离开了。狱澄儿所在的这个房间,是内城最隐藏的一角,照理说没有人会注意到,而且他在四周已经布下了重兵,应该足以保她安全。

  曜玄翰离去后,狱澄儿坐在床榻上,神情不安,路香跟芸香也在房里陪伴她,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内城里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来了!

  狱澄儿紧张地握紧手心,一双大眼直看着外面,她在偏僻的房里尚能够听见武器交击的声响,这足以说明战况有多激烈!

  另一边……

  曜玄翰领着城军跟突然涌进来的三家私兵正面交锋,哀叫声不绝于耳!

  洁白的石板都被鲜血给染红了,随着一个又一倒下的人,散发出诡异刺眼的红色水渍。

  严林跟原鸿亭则是领着另一队人马往城门狂奔而去,在李、何、余三家人要带兵闯过城门的时候追到!

  “刷刷刷!”弓箭飞鸣齐响,私兵拥护着家眷往城外逃走。

  战乱中,李心德被箭给射死,剩下的老弱妇孺有些也在混战中被杀死,有些则被捆绑起来丢到一旁。

  眼见私兵一个个死去,何成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悲伤的看着自己那几个存活下来的后侄辈,提起大刀扑向那些护城兵。

  最后,何成也死在长枪下,剩下最后余永泉还苟活着,当飞箭向他射来的时候,他闭上眼,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

  怎知,突然一把长剑将那支箭给挑开,冰冷的剑身贴上他的脖子。

  余永泉惊愕的张眼一看,原鸿亭正把长剑架在他脖子上,娇媚一笑,“想死,难!”

  原鸿亭向旁边几个士兵使个眼色,那些士兵像狼一样扑了上来,三两下就把他捆绑起来,再把一条随意拴捡来的脏帕子塞到他嘴里。

  严林看了看四周,挥挥手,示意士兵开始处置这些犯人。

  内城里的战斗也告一段落,这里是主要的战场,秘以一千六百多的私兵,有一千是攻打内城的,内城里处处可见小火苗还有尸体。

  天,渐渐亮了……

  狱澄儿一直在房里等着,双眼直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终于,在太阳射进第一道光芒的时候,门开了,那浑身浴血的身影跃入她的眼底。

  她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朝曜玄翰冲去,不在间他身上的血迹,激动的抱紧他。

  “玄翰!”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曜玄翰反手抱住她的腰,低着头对她绽放出轻松的笑容。

  “我回来了。”

  这次天璇城的内乱,对曜玄翰而言是她事也是坏事。

  好事当然是那些人都被清除得一干二净,让他执管天璇城时少了很多阻力,坏事就是,天璇城毁损得太严重了,原本要举办的订亲仪式没有办法进行,婚期只得无限期延后。

  既然无法举行婚事,曜玄翰跟狱澄儿又开始过着分隔两地的生活。

  他将所有心力都放在重建天璇城上,狱澄儿开始向御厨齐婶讨教掌厨功力。

  两个人,一颗心,虽然分开两地,但情感依旧浓烈。

  这样的情况,最高兴的算是安冰亦了,女儿现在可是乖乖的留在他身边,想娶她,再说吧!

  待天璇城的重建上了轨道,安冰亦还是赖皮着要把女儿留在身边,安夜寒跟狱清红都拿他没办法。

  在第十次寄信过去说要订亲又被退回来之后,曜玄翰也生气了,把所有的城务都仍给原鸿亭跟严林,他孤身一人骑着马,日夜兼程赶到瑶光城。

  瑶光城里……

  狱澄儿数不清是第几次叹气了,懒洋洋地坐在铜镜前面,任由路香替她梳发。

  “小姐,别叹气了,尚主大人会想开的。”路香安慰她。

  她看着路香梳着的妇人头,更加哀怨了。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都已经说好了,两年的时间,结果早过了两年,六礼中没有一个办到,她是要怎么嫁人?

  “我要睡了。”现在只好冀望大哥了,看大哥能不能摆平老爹。

  路香施礼后退下,留下狱澄儿一个人对着铜镜发呆,想来想去,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摸摸头,上床睡觉。

  “喀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