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你们都先下去。”曜玄翰看到她来了,也懒得去应付那几个心思重的家伙。

  两名中年男子对看一眼,其中一个上前一步道:“城主大人,内城里尚无女管事,小女虽年幼,但自小就陪着夫人习得掌家之事,还请城主让小女分忧,暂任管事一职,以招待贵客。”

  旁边那娇滴滴的姑娘脸色一红,害羞的低下头,却还是不时偷瞄曜玄翰英俊的脸庞。

  “出去!”曜玄翰懒得再跟他们客气,语气脸色一转,冷冰冰的扫视他们。

  三个人同时颤抖了一下,两人男的不再多话,闭上嘴退了出去,那女的要走之前,倒是多看了狱澄儿一眼。

  就剩下那个穿红衣服的美人儿,娇媚一笑,伸手搭在曜玄翰的肩膀上,对狱澄儿抛了一记媚眼。

  狱澄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又穿成这副模样?”这一幕还真眼熟。

  红衣美人……原鸿亭换一记白眼给她,“你以为我愿意吗?”有没有搞错,大爷他牺牲色想还不是为了他们两个?

  “自个儿的男人自个顾好。”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原鸿亭打个呵欠准备走人,走了两步,又回产学研,“你们两个遗留在书房里干么?”

  路香跟芸香对看一眼,抿嘴笑了笑,连忙跟上他的脚步一块步出书房。

  门一关,狱澄儿就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里,尖细的下颔被指尖挑高,温热的气息扑鼻而来。

  曜玄翰紧紧抱着她不放,深吻着她甜美的唇,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时才分开。他改搂着她纤细的腰身,顶着她的发漩,满足的轻笑着。

  狱澄儿抱着他呆呆的笑了笑,一会儿才回过神,“玄翰,你跟鸿亭又在玩什么花样?”原鸿亭会打扮成那样肯定有原因。

  曜玄翰抿抿唇,大掌抚过她的长发,想了想,才跟她说明现在天璇城的情况。

  天璇城果然跟他们所想的差不多,久未有志城主主政,底下的人当然就起了异心,而皇帝所掌管操作是天璇城的兵马,让那些文官就处想闹事也翻不了天。

  不过,光是这样就已经够让天璇城乱成一团,世族大家都只顾着自己的权益,整座城只差没改名换姓挂上那些人的招牌,更别说内城外城的金库,有着一笔又一笔的烂账,让他疲于奔命。

  “那跟鸿亭穿成这样有什么关系?”疑惑地瞅着他,她要听的又不是这些,虽然也很关心,但重点是另一个。

  “你知道的。”曜玄翰从不把她的单纯当作是笨,同样是狱清红教导出来的孩子,又会差到哪去。

  狱澄儿不是很满意地撇撇嘴,但看在他诚实的份上算了。想也知道,本来没有老虎的山上,现在突然出现了一只猛虎,那群猴子当然拼命的捣乱,还妄想把女人塞在他身边当眼线。

  “刚才那个娇滴滴的姑娘?”

  曜玄翰笑了下,她自己看起来才是十足十娇滴滴的美人儿,现在居然把这词拿给别人用“是中书令最小的女儿,怎么?喜欢她?”想一想,她自小到大似乎都没有什么闺中密友,一方面是因为所处的环境,另一方面是因为个性。

  “别装模作样,呐,你刚没听见吗?人家说要她帮忙招待我这个客人耶!”狱澄儿语气酸酸的,小脸皱皱的。什么嘛,把她当成客人,那个女的想以主人之姿招待她吗?

  “我只有你。”曜玄翰低下头,轻轻摸着她柔嫩的脸颊。

  狱澄儿脸一红,高兴的笑了,“嗯,我也只有你。”她突然注意到他眼底下的青黑,伸手碰了碰。“不要太累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她舍不得看他这样。

  曜玄翰原本想要摇 头,但看着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偏着头,她不解地望着他。

  曜玄翰勾勾唇角,眼底流露出愉悦的光芒。

  “小妞,又来了!”

  内城里,曜玄翰特意为狱澄儿整理出来的小书房里,严林的大嗓门响起,大爷他正抱着一堆快高过他的头的簿子,有些看起来很新,有些则布满了灰尘,一旁的墙角,还放着一个大木箱子,木箱子里还是满满的簿子。

  这些是天璇城近十几年来所有的账册,里面记录着所有天璇城上缴的税赋,还有城堡修筑等等的开支费用。

  严林痞痞拿起一旁最上面的一本簿子,呼地一下吹开上面厚厚的灰尘,“小妞,这些东西麻烦你啦。原本查账应该是他的事,他本来也想查啦,只不过这内城里全是人家的耳目,那些账房管事全不能依靠,幸好现在来了一个好帮手。

  对于狱澄儿,他是真心服了,原本还想着她一个小不点能帮什么忙,但是这想法在他亲眼见到她可以快速用双手拨算盘子之后,完全改观。

  狱澄儿先从最简单的账务着手……城墙修建,这是每年最大笔的款项,但是一年也只有一笔,越算她越觉得怪异。

  提笔将有问题的资料写下来,娇俏的脸蛋是一片正经,“严林,你这几天把库房里所有库存点清楚,这样我才好核对账册。”

  “什么?你知道有几座库房吗、”严林听了脸都绿了。这库房有十来个,有金库、丝绢库、物品库等等十来种,要他这几天点清楚,要怎么点?

  “这很重要,你快点去办,顺便帮我请玄翰过一来趟。”她没空跟他说笑,因为她发现有很多账册都有问题。

  看她说得认真,严林也收起嘻皮笑脸,拿着库房的账本跑去找人。

  “你记得去找她,我先去忙了。”传话完毕,严林没空多理会人,摆摆手就离开了,毕竟还有十几间库房等着他哩!

  曜玄翰点点头,起身去找狱澄儿。

  狱澄儿一看他进门,拉着他快步走到桌子旁边,“玄翰,外面有没有人?”她小心翼翼地指着外头问。

  曜玄摇头,她连忙抽出几本簿子,翻开其中几页之后又拿起她刚才写的东西。

  “你看,这些账册全都不对劲,大哥曾经跟我说过,城堡修筑最是花钱,可是也不该是像这样的花费,你看,这是瑞泽元年的城堡修建费用……”她翻开比较新的簿子,再找出一本很旧的,“而这人是当年内乱刚平息时的费用。”

  曜玄翰仔细看了下,脸色一变。这二十年前内乱刚结束的时候,当时修缮墙花了十成两白银,而前年修筑一样也花了十万两白银,旁边还细细麻麻的记载着修缮所使用的材料费用等等。

  平时的修筑费用,怎么可能与战后相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