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狱澄儿挥开他的手“我在想以后的日子会有多无趣,城主夫人好像很闷的。”墨夜的身份变成了湳王,又要去接管天璇城, 她游江湖的美梦不但没了,以后也都会被绑天璇里,那多无趣啊!

  曜玄翰笑了,“傻丫头,都还不一定的事,你就想到那么远啦?”看样子他家的傻丫头似乎迫不及待想嫁给他。

  狱澄儿瞪大眼,伸出两根手指在他腰间扭了一下,“什么叫不一定的事,不娶我,你还想娶谁?”

  “没有。”不管她的表情有多凶狠,在他看业都很可爱,展臂把她抱进怀里,满足的轻叹。

  “嗯哼!”突然一道破坏气氛的闷哼声传来,埋首在曜玄翰怀里的狱澄儿下一刻就被拉了出来。“臭小子,谁准你对我女儿搂搂抱抱的?”

  雷声般的嗓门在安静的院子里乍响,轰得狱澄儿的耳朵有点嗡嗡作响。

  她一转头,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正站在她背后,脸上的胡须抖啊抖的,眼里在饱含着杀气,用目光凌迟着曜玄翰。

  “爹!”狱澄效错愕地瞪大眼睛,不懂她爹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安冰亦铁青着一经脸,把小女儿一把拉到背后,抢起拳头就砸向曜玄翰的肩膀,“臭小子!吃我女儿豆腐,谁给你这熊心豹子胆的!”

  “嘶!”曜玄翰肩膀一痛,拉扯到后背的伤口,倒吸了口气,脸色微微发白。

  安冰亦眉头一皱,“这么没用,一拳就能打疼你了?”

  跟在安冰亦后面来的狱清红沉着脸,没好气地睨了丈夫一眼,“说什么傻话?你忘了孩子身上有伤吗?还动手动脚的!”她着急地走到曜玄翰旁边,跟着心疼。

  “爹啊!”狱澄儿心疼死了,气呼呼的把老爹往旁边一推,跑到曜玄翰身边着急的问着,“墨夜,你还好吗?”她担心的瞅着他的背后,伸出手轻轻一摸,湿湿的。“墨夜,你又流血了!”

  见状,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拉着曜玄翰的手急急忙忙的跑向房间。

  一群人回房,曜玄翰衣服一脱,背上的白布条果然开始渗出红花,顿时间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狱澄儿急忙让下人去请太医。

  沈太医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他臭出一张脸用力的绑缚湳王的伤口,“王爷,请容微臣说一句,您这伤万万不能再折腾了!”

  曜玄翰淡淡点个头,没说话。狱澄儿眼狱清红两母女同时责备地瞪向安冰亦,安冰亦自知理亏,别过头避开她们的怒视。

  “王爷,你这伤口未愈又让爆炸弄开来,今天 又把伤口给震裂了,您这胳膊是要还要不要?再这么下去,只怕会落上病根子,您的这身武艺,到时候 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沈太医不停地唠叨着。

  他越说,狱清红就越生气的瞪着丈夫,最后干脆走到丈夫旁边,伸手用力捻起他腰间的一块肉,狠狠地掐着。

  曜玄翰的眼珠子缩了缩。敢情狱澄儿都是跟干娘学的,处罚人的方式都一样,不过,看干爹变色的脸,他不禁暗自点头,还是干娘的功力比较高。

  沈太医满怀着极度不悦,叨叨念念的包扎完伤口,要走之前,又再念了一长串好好养病,年轻人不懂之类的话,直念到曜玄翰那张看起来淡漠的脸都有些拧起来了,他才心甘情愿的离开。

  沈太医走了之后,狱清红理所当然的霸占着床沿,拉着曜玄翰的手,一脸心疼的和他说话叙旧。

  狱澄儿跟曜玄朝就轻声的跟她说着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大女儿还好,二女儿就这么没了,狱清红不禁难过的红了眼眶。

  “娘,别这样。”狱澄儿拉着母亲的手撒着娇。

  “干娘,至少魔儿还活着,玉衡城的城医说过,未来还是有可能恢复记忆的,只是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

  狱清红黯然地点点头,“你这孩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很是感慨,从没想过这孩子的命运是如此多舛,幸好如今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她瞟一眼女儿含情脉脉的脸,以及干儿子不似以往冷漠的神情,红嫩的嘴角往上扬了扬。

  臭小子!抢他女儿不够,现在还来抢她老婆?安冰亦看他们一副母慈子孝的模样就眼红,他上前几步,不尽地伸手拽住妻子的手,把她拉起来,往身边一拖。

  “干么?”狱清红瞪他一眼。

  “没什么,跟臭小子谈一谈,你坐那碍眼。”安冰亦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小心眼的。

  “干爹、干娘,我照顾澄儿一辈子。”曜玄翰抬眼望着站在床边的两位长辈。他没有花言巧语,有的只是一颗真心。

  狱清红欣慰的点头。不用给她任何的承诺,只要告诉她,他会对她女儿好,这样就够了。

  曜玄翰的眼神,同样身为男人的安冰亦看得懂,那是下定决定不回头的坚守神情,于是他原本蓄势待发的刁难话语,在舌尖转了转,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澄儿太小了,再过两看吧。”他是个失职的父亲,女儿从小就离开他身边,他也没尽到什么父亲的责任,好不容易妻子终于原谅他了,为了圆妻子的心愿带着她四处云游,回来之后本想好好弥补错过的父女情,怎知不得了,三个女儿都被拐走了。

  “不小了,十六岁的大姑娘了。”狱清红不知道丈夫在坚持什么,十四岁嫁人生子的也不少。

  安冰亦抿紧着唇,直盯着曜玄翰,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见。

  曜玄翰见了,暗叹口气,“我知道了。”

  见他那么识相,安冰亦也放软了语气,“我允你们先订亲,两年后成婚。”

  狱澄儿娇羞的垂下头,偷偷的瞥了曜玄翰一眼,曜玄翰轻握着她的手,含着情意的眼神凝视着她。

  安冰亦额角抽了下。算了,女在不中留,当儿没看见就好。

  “墨夜,啊,是玄翰,照你所说的,你不就要往璇州出发了吗?”狱清红懒得理丈夫那点小心眼,她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是的,半个月后举行认祖祭天的仪式,约莫一个月后就要到天璇城任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