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曜玄翰觉得不对劲,策马上前,手心用力一拽,马嘶蹄扬,“砰”的一声,撞开庄园厚实的大门。

  “走!”用力踢着马腹,他胯下的骏马如箭般直射奔出,寒着一张脸冲进庄园里,果不其然,庄园里静得宛如人去楼空,且庭园似乎缺乏整理打扫。

  一路跟进的禁军中瑶光城军也发现不对劲,众人静默无语,禁军在偌大的庄园里翻找了一下,接着便将门口的老头给拎了过来。

  “你家主子呢?”曜玄翰冷冷的瞅着他。

  老头全身都在抖是,缓缓地跪到地上,“老爷十来天前带着夫人与大公子一同回乡祭拜,家里的奴仆都歇人,只余老奴一人守着庄园。”

  曜玄翰知道来迟了,算了算时间,正好是他们在玄县被暗杀的时候,正想挥手让禁军退离的时候,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硫磺味。

  “这里有温泉?”曜玄翰很自然的问一句。

  地上的老头没有回答,却哆嗦得更厉害,坚曜玄翰疑惑的看着他,电光石火间,他知道了!扬鞭倏在将地上的老头打飞出去。

  禁军跟城军都错愕的看着他,就算迁怒也用不着对一个老人下那么重的手吧?

  他们还没想完,就看到王爷瞪眼嘶吼着……

  “快退出庄园!”

  禁军跟城军都还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蓦然间,“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地动山摇,马儿害怕的嘶鸣,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

  此时军队终于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了,是轰天雷!

  砰!砰!爆炸的声响不停的响起,曜玄翰大声吼着,让军队快速地退出去,爆炸声越来近,近得就像在他背后一样的恐怖!

  砰!最后一声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曜玄翰跟几个压后的士兵都被爆炸的气流给喷气了。

  烈火冲天,眨眼间,原本漂亮美丽的庄园一下子就陷入火海,大火一发不可收拾。

  皇都城郊的爆炸案让整个朝堂都沸腾了起来,为什么?因为爆炸所使用轰天雷是辰曦军队才能使用的东西,而且每一支军队都配有固定的数量,而对方使用 轰天雷数量,却超过全中禁军所掌控的一倍以上!

  因为这个原因,禁军里大洗盘了一次,许多曾经受过孙老爷资助的小将或士兵都被刷了下来,不少的九品、七品小官也是,整个皇都陷入一阵风暴。

  整个朝廷闹得风风雨雨,但这都不是狱澄儿所关心的,她所关心的是直的出门、横的回一的曜玄翰。

  受到爆炸的波及,曜玄翰背部的刀伤因被爆炸波及,还没完全好的伤口又裂开来,太医警告耸必须躺在床上静养一段时日。

  依曜玄翰的身份,他本来应该回宫休养,但是他本人不肯,皇帝也不愿意让他待在行馆,两个人僵持不下,最后是皇后跳出来说话,把皇帝还是太子时的太子府先拨给他,不过还是将刻有“太子府”三个字的匾额拿了下来。

  养伤的日子,曜玄翰也没能多休息,整日府上都有人进进出出 ,宫里的赏赐一批又一批 送来,皇上赐的、太后太妃赏持,一疋又一疋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更是像不用钱似的涌入府里。

  月光下,一抹高大的身影倚在树旁,仰着头,看着天上泛着银光的月娘,英俊的面容冰冷冷的,背在背后的双手却绞得紧紧的。

  若要问他,一步登天的日子是什么滋味?那他会回答:苦涩。

  狱澄儿从弯廊走过来时,就看到他静静地站在树下,心里微疼,加快脚步来到他身边。

  曜玄翰没有回头,目光深幽的凝视着远方,她不忍看他这样,走上前勾住他的臂膀。“怎么一个人待在这儿?”

  “想事情。”他需要好好想想。

  “你的伤还没好,别忘了太医叮咛你要多休息。”

  回过头,他看见她眼底的担心。“在宫里那三天,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这样的身份了。”等到真正接触是,才知道自己无法真心接纳。

  “墨夜,你怨恨他们吗?”她曾听大哥说过,其实那时候被带走的应该是珩王,湳王是阴错阳差之下被带走的,而且湳王的母妃也被叛王杀死。

  曜玄翰眼底有一瞬间的迷茫,随之隐去,“没有,只是无法将他们视为亲人。”

  他不为往事而怨恨,只是没办法融入,看着穿着明黄袍服的大哥,待他温柔到极的太后、和善的太妃,他觉得自己就像站在窗外的人一样,格格不入。

  她大概可以了解他的心思。想一想,如果要她接受突然冒出来的皇帝哥哥、王爷二哥,还有那些个皇亲贵胄,她也会觉得很奇怪,毕竟 二十几年来,生活里都没有他们的存在。

  “他们对我越好,我觉得越奇怪。”曜玄翰扯扯嘴角。

  “唉!”狱澄儿也很哀怨的叹口气,小嘴嘟嘟的,“我也感觉很奇怪啊。”

  “你怪什么?”食指揉揉她的小鼻尖,戏谑地笑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