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在安夜寒等不下要主动上书求见的时候,终于有消息了!

  一早,宫里就传来消息,湳王要到行馆,行馆的奴仆早起之后就开始忙着。

  安夜寒也换上一身白银内定的城主服袍,狱澄儿也换上了一套白色绣着红梅的水袖长裙,这都是制定内的衣裳,这一趟湳王来是来谢恩的。

  安夜寒跟狱澄儿都不在乎湳王是谁,他们关心的只有墨夜怎么还没回来。他们关心的只有墨夜怎么还没回来。

  行馆的大门敞开,街尾一骑英武的禁军先行,后面跟着一辆豪华的大马车,马车后则有太监、宫女随行。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行馆门口,街道上早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潮,人人都知道三皇子湳王失踪二十年了,如今真的找回了吗?大伙拼命的瞪大眼睛,想要看看这个传言中的湳王。

  马车缓缓的在行馆门口停下,禁军分列成两排横队,太监上前找开车门,其中一个趴跪在地上当作踩踏板。

  “恭请王爷下马。”太监特有的尖细嗓子划破吵杂的街道,一下就把周遭的声音给压了下来。

  从马车里露出一双手臂,然后探出一张俊容,接着高大挺拔的身姿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他穿着一身玄色的斜织锦袍,一只四爪飞龙,皆目狰狞的在他胸前习舞着,头上戴着金色头冠,发黑如墨,衬托着他的不凡。

  “参见王爷!”行馆的奴仆还有一旁的百姓连忙下跪行礼。

  安夜寒中跟狱澄儿则是傻了,狱澄儿一双大眼怔怔然地看着那个步出马车的男子,安夜寒则是难得的瞠目结舌。

  湳王曜玄翰的身影慢慢靠近两人,英俊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不认得我了吗?”

  “墨夜!”安夜寒跟狱澄儿异口同声的大叫。

  墨夜叹口气,看两人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颇为无奈,“进去再说吧。”

  “你才是湳王?”安夜寒没想到三个里面最不可能的居然主是湳王。

  墨夜……

  不,现在应该叫他曜玄翰了。

  曜玄翰自己也没办法相信,“嗯,我也没想到。”苦笑了下,想起三天前的情况。

  那时候他随着宗正一起进房,将衣物脱光之后,一个捧着玉牒细念着上面婴孩的符徽,另一个就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细细的对下来,其实最明显的特徽只有三个,一个是脚底的胎记,另一个是股间的痣,最后一个最能肯定的是他背部另一个胎记,约莫小指指甲大小,很像一匹小马,三点都对上了,才确定了他的身份。

  “那这三三你都在宫里?”要说狱澄儿心里不震撼是骗人的,她整个人到现在都清空有些怔然,她万万没想到墨夜竟然会是湳王。

  “嗯,见到了皇上,还有皇后跟两位太后。”照例玄翰淡淡地说道。突然冒出来的亲人对他而言,只有说不出的怪异。

  在他心里,最亲近的只有狱家三姐妹、干娘跟师父,夜寒是朋友,现在突然冒出两个兄长,他真的没有归属感,觉得他们是陌生人。

  “那现在?”对狱澄儿来说,墨夜是不是湳王没有差,她是个单纯的人,觉得他就是他,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

  “嗯……要举行认祖的仪式,一个月后要回到属城接任城主的位置。”如果可以,曜玄翰并不想当城主,在皇宫里对他对皇上说明了他的心思,只是皇上并不答应。

  安夜寒跟狱澄儿两兄妹都察觉到他情绪不太好,两人对看一眼,安夜寒对她使了个眼神,狱澄儿随即明白的点点头。

  “我先出去,你们谈一谈。”安夜寒的确也有事要办。他是局外人,思绪较为清晰,他比曜玄翰先看到的是湳王这个身份对他们的益处,至少爹不会再反对他跟小妹的婚事。

  “墨……不对,王爷。”狱澄儿张了张嘴,喊了两次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曜玄翰一笑,伸手把她拥入怀里,“还是叫我墨夜就好。”将下马顶在她的肩膀上,埋首闻着她身上的馨香,一颗不安又慌乱的心终于沉定下来。

  狱澄儿靠在他怀里点头,反手抱着他,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拥抱着。

  “墨夜,你不喜欢当王爷吗?”她想起他跟自己说过,他想要像师父那样的生活。

  曜玄翰顿了下,“责任太多了。”当湳王,他就要背负太多东西,而这些东西里,却没有他想要的平淡生活。

  “嗯。”她除了抱紧他之外,也无法说什么。改变了身份连带而来的就是责任,她也没办法叫他放弃,再说,就算他想放弃,也要看皇家放人。

  “皇上对你好吗?”

  “嗯,好。”岂只是好,是太好了。皇上把他召进宫里,问了他以前的事情,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往事一件件的说来,当他把事情都说完了以后,从皇上的眼中看见了深深的愧疚。

  其实他还有问皇上,说自己长得中忍气吞声 上还有曜玄凰一点都不像,为什么他们会相信呢?

  皇上笑着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而且直到见到他,他才想起来,湳王虽然长得不像两个兄长那么俊美,却跟皇祖父有几分相似。

  然后还带他去了皇宫里一个宫殿,里面奉祀着列祖列宗的画像,在那里,他看见了皇祖父的画像,画像也许有几分失真,但是那画里面的男子,五官深邃如刀刻,有几分粗犷豪迈,跟自己有点像。

  而皇家的血脉在几代之前,的确也融合了外族,皇祖父就是遗传到外族的血统,比起一般皇室家庭还要来得高大,五官 也较为深刻。

  “以后我们成亲有地方住了。一曜玄翰不想把自己的情绪也带给她,只好打趣的说着。

  狱澄儿知道他的心意,甜甜一笑,“是啊,以后我就是城主夫人了。”

  “没办法让你去遨游江湖了。”摸摸她的头,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她是不是可以适应。

  “嗯,没关系,我找严林带我去。”狱澄儿努努嘴,对他俏皮的眨眼。

  牙根一酸,狠狠地抱紧她,“别想!”让自己的妻子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去游江湖,他又不是疯了。

  “说到严林,他们哩?”她这才想起另外那两个落选的。

  “皇上赐给王二一笔钱,让他离开了,严林晚点会跟着一起来行馆,他也得了一笔钱财,我想留住他。”以往没想过自己正是失踪已久的湳王,纵使欣赏严林,也没有什么理由把人留住,但现在不同了,严林是可以培养起来的好帮手。

  “他肯吗?”狱澄儿对这个主意不乐观。

  “嗯,我努力骗他。”不肯也要拐到他肯,否则他就这么单枪匹马去了天璇城,要他怎么活?“

  狱澄儿贼贼一笑,"我帮你! "

  “谢谢。”曜玄翰低头轻轻地啄吻她的红唇。

  脸一红,她千千万万得更加开心,整个人偎入他的怀里。“不客气,我就是这么善良嘛!”

  曜玄翰好笑地揉乱她的长发,笑得开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