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如果夜寒反对,你会怎样?”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她的想法。

  狱澄儿一怔,大眼望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没有想过这一点,只是觉得她本来就应该跟墨夜在一起,鸿亭的事,她到现在还记在心底,那一天推开书房的门,看着女装打扮的鸿亭黏在他身上,那一幕,到现在都会让她心痛。

  墨夜静静地坐在椅上,没有干涉她的想法。

  他的眼神深邃得就像两潭幽幽的湖水,她看不出来他眸中的意思,突然间有一种感觉,她所说的话,就代表两人之间的未来。

  她发现自己很自私,从一开始,就是他在身边默默的守候着她,而她则是受到刺激之后,才看清自己的心,也是他先表明了心意,她只是接受而已,从来没有给他一个正确的回答,她以为两人之间的情意纵使不说也互相明白,原来不是这样的,他一直在等,等她清楚的告诉他。

  他总是在包容着她的一切,这一刻,她为了她的自以为是红了眼,眼底的迷茫消去,渐渐地转化成一种璀璨的光芒。

  她慎重地来到他身边,牵起他垂放在腿边的手与之交缠。

  “就算所有人都反对,我也会在你身边,墨夜,你还有我,我也有你。”是啊,她早就离不开他了,害羞尴尬算什么,这样一个把她捧在手心呵疼的人,她还需要害怕什么?

  黑幽幽的眸子刹那间放出最闪烁的光彩,就像七彩流光一样耀人,薄唇扬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将她娇小的身子纳进自己的怀抱里。

  情生意动,一切都发生得很自然,薄热的唇轻柔的覆上她红艳的小嘴,舌尖划过她颤抖的唇瓣,细细描绘她小巧的唇型,在她忍不住发出惊呼的时候,将她的声音含进嘴里,深深地吸吮她口中的甜蜜。

  脑海里除了迷乱之外,就剩下甜蜜,口舌交融,品尝着彼此之间最甜蜜的味道,纤细的秀指无助地攀着他厚实的颈子,柔顺地承受他所给予的一切,身子发热,脸红心跳,酥麻的感觉从唇齿间蔓延到心底,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的柔顺,刺激了墨夜男人的本性,一切都不需要教导,很自然就吻得越来越深,身下一阵躁动,忍不住将她散发着甜美气味的身子搂得更紧,感受着她的柔软,在情况快要失控之撞,他才甚情愿地松开了口。

  他的额顶着她的,两人气喘吁吁,墨夜痴迷地凝视着她绋红沉醉的小脸,红唇亮晶晶的,就像在诱惑他上前咬一口似的,而他也这么做了。

  唇上传来的刺痛唤醒了她的的神智,近在咫尺的俊脸,漾着她从没见过的笑,那么的开心,她心底暖洋洋的,有些害羞、有些尴尬,可是最终,还是沉醉在他的眼底,水亮亮的大眼中盛江的都是对他的情意,再也不会有任何的迷茫。

  她调皮的一笑,勾着他脖子的小手用力一拉,主动吻上他的嘴,也轻咬他一口。

  低沉的笑声从两人唇间逸出,狱澄儿心底一颤,又酥又麻,半个身子都软在他的怀里,紧紧抱了,他也用力抱紧她。

  这一刻的相守,他已经等了太久,梦见了无数次,醒来却都是一场空,现在,他的梦已经实际了,他,心满意足。

  出乎狱澄儿意料之外,安夜寒完全不反对他们在一志,反之,他还冷笑了下。

  “你终于开窍了,我还以为墨夜要等到七老八十。”

  狱澄儿一噎,下一瞬不满地瞪着他。原来大家都知道墨夜对她的感情,就她一个人懵懵懂懂的。

  “为什么都不提醒我?”早点说的话,她也不用被人刺激伤心了。

  安夜寒眼底带着浓厚的轻视,“墨夜都不心急了,我又干么说?”

  倒吸口气,算了!她就是说不过他。“哼!我先出去了,你们说话。”踩着气呼呼的脚步离开。跟大哥那种人讲话,早晚会被气死,她真不禁要同情未来的嫂子。

  要离开之前,她还听到大哥说了一句……

  “这么幼稚你真的喜欢?”

  “大哥!”狱澄儿第一次发挥河东狮吼的本能。书房里没声音了,她才撇撇嘴,走人。

  等到那砰砰砰的脚步声走远了,安夜寒正经地与墨夜对视。“好好对她。”

  “你会看到的。”若无心,再多的保证也空口白话,但他对澄儿的爱绝对禁得起考验。

  安夜寒也不是多话的人,话锋一转,改说起正事。“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到皇都、”他已经见过那两个人选,忍不住皱眉。

  “后天,你觉得怎样?”大军已经回到皇都几日,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也该是时候解决湳王的事,纠缠 了二十年,终于要结束了。

  “不怎么样。”他觉得,坐在龙椅上那家伙有了这两人之一当兄弟,应该会头痛。“你长得不像,不然你当好一点。”墨夜长得跟曜的差太多了,他那深刻的五官,没办法让人睁眼说瞎话。

  “呵呵……我喜欢简单一点。”他一直向往的像师父那样纵情山水的生活,那样会自由快乐得多,也很适合活泼的澄儿。

  “我不喜欢去山上。”安夜寒陡地冷冷地说。

  墨夜一顿,有些无奈地笑了,“我知道 了。”他还真明白他的心思。

  “你知道到宗人府会遇到什么?”安夜寒眉头一皱,那是个讨人厌的地方。

  “知道。”去到宗人府验身可不是什么好事,不但要脱光任人欣赏,还要被摸来摸去,要是可以,他真不想去。

  “走个过程而已,保重。”安夜寒一点都没有同情心。

  “嗯,我去通知澄儿收拾东西。”墨夜站了起来。那丫头从知道他也要到皇都验身之后,一直很期待去皇都玩。

  “别太宠她。”安夜寒觉得小妹就是被墨夜宠得什么都不知道。

  墨夜唇角勾了下,“我心甘情愿。”

  安夜寒抿抿嘴,待他离开,才小声骂了句,“笨蛋。”

  狱澄儿兴奋的坐马背上,一又明眸四处地打量。从瑶光通往皇都的大道,并不像其他宫道一样萧条,反而像边境的商道一样,都是人潮,官道也非黄土铺路,而是大块石板铺成,不论是人或马车行走都十分方便、干净,雨天时,也不会弄得满脚泥泞。

  官道每一段路都会有一间茶寮,茶寮附近也会些小商贩,十分热闹,穿过弯曲的山路,也能看见不少的木屋土房在树林间林立着。

  “当心眼珠子看掉了。”墨夜跟她共乘一匹,胸前那颗小脑袋晃过来,晃过去,他觉得好笑极了。

  “记得帮我捡起来。”狱澄儿不以为意的回了他一句。

  一旁围绕的侍卫还有齐凯都笑了。墨夜宠溺的看着她,然后摇摇头,随她了。

  严林撇撇嘴,“女孩子家抛头露面有像什么。”一个大姑娘坐在男人腿上能见人吗?再撇一眼队伍后面的精致马车,不坐马车还让马画跟来干么?

  狱澄儿听到了,“不像女孩子,你有意见吗?”她得意的往后一靠,一只手还拍拍身后那个高壮的男人,一副我有靠山的样子。

  严林一口气梗着,瞧她得意扬扬的模样激得他手心发痒,可看了看她背后的靠山,一抿嘴,闪到齐凯后面去,眼不见为净。

  他可不是傻子,同样是习武之人,对方是不是高手当然看得出来,这个叫墨夜的不光是长个头而已,沉厚绵长的呼吸,就够他知道这家伙不是好惹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