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又是什么?”墨夜的表情有些无奈,眼底却是深深的宠溺。这阵子澄儿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好兴致,突然迷上了洗手作羹汤,而他就很荣幸的成为第一个尝试她手艺的人,还好都 有厨房嬷嬷在一旁看着,煮出来的东西还能入口。

  齐凯两兄弟讶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向冷脸的主子居然对三小姐如此温柔,要不是怕失仪,他们还真想揉揉眼睛,看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嘻嘻,是汤品,嬷嬷说秋天要温补,我帮你炖了杜仲人参鸡汤,你试一试。”这可以说是她的得意之作,方才她偷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你们先退下,将人安排好。”墨夜挥挥手。

  齐凯跟齐安虽然还想看下去,可是主子开口赶人了,他们也不赖磁不走,一步三回头地瞄着那对谈笑亲密的男女,很想再多看一眼啊!

  墨夜掀开盅盖,浓郁的香味随即扑鼻而来,他挑挑眉,拿起瓷调羹舀了一匙入口,中药的香味与鸡肉鲜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好手艺。”夸奖的话里,含着一丝丝戏谑。

  狱澄儿红了脸,娇憨地嘿嘿笑着,有些心虚,在他打趣的目光下撑不到一刻钟,脸颊越来越红,终究自动泄了底。

  “好吧,不是我煮的。”她有些不满的嘟起嘴,横他一记。都不愿意哄哄她。

  墨夜瞧着她那副委屈的模样,好气也好笑,捏捏她放在桌上的小手,“以后这些事让下人做就好,何必亲自动手。”他还怕她伤了自己,她那双没拿过比笔重的小手,万一让刀子给划伤了,心疼的还是他。

  狱澄儿不好意思说出口,其实,她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试试洗手作羹汤的感觉,结果有些惨不忍睹。

  第一次,她端出一碗黑漆漆的的汤,她没试喝,但光闻味道就感觉非常难喝,让她感动的是,墨夜居然二话不说就喝光了。

  第二次她再接再厉,在曾经是御厨的嬷嬷教导下,总算炖出了还算有模有样的汤,闻起来还挺香的,她喜孜孜的端给墨夜,墨夜还是二话不说一口气喝完,还夸她进步了。

  她高兴的拿着瓷盅走了,回到厨房,忍不住伸出小指,点了点碗底的汤水,一入口,她整张脸瞬间皱在一起,那汤好咸!咸到舌头会麻掉的那种!

  这会她更感动了,墨夜居然喝得下去,可是她也更感愧疚,原本是想帮墨夜补一补身子,没想到两次的补汤喝下来,墨夜倒是瘦了。

  第三次挑战,厨娘实在不忍心看墨夜越补憔悴,三不五时就抢过她的刀、夺取她的锅子,才完成今天这盅香喷喷的鸡汤。

  “对了,湳王的事?” 她刚才只记得汤,忘了问齐凯两兄弟。

  墨夜黯然了下,“有三个人符合条件,等夜寒回城后,就能出发去皇都日晏核对身份。”

  “三个人啊,那还好,要是有十来个符合的,一定很麻烦,那三个都是些什么?”她有点好奇,印象中,她大概六、七岁时的时候,曾经跟娘一起回瑶光城,那时候好像是参加奶奶的八十大寿,她记得在寿宴上,有看到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皇上那和身高贵的王家之气,让刀子印象深刻。

  “一个小斯,一个镖师。”

  身份差真多,狱澄儿咧咧嘴,“还有一个呢?”

  墨夜垂眸不语,直到狱澄儿久久听不到回答,疑惑地望着他的时候,他才开口道:“我。”

  她眨眨眼,“什、什么?”

  “还有一个就是我。”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卖掉的,自有记忆以来,就是一直在各处流转着,心里不由得滑出一丝异样。

  狱澄儿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墨夜……”她突然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来一种淡淡的哀伤,心里一酸,反手握住他的手。

  不喜欢看见他眼底的伤痛,她弯着腰埋首在他的肩膀上,双手勾着他的颈子。

  她担忧的眼神让墨夜方才心里涨满的惆怅消退许多。

  “没事。”他不贪心,亲生父母只能说是无缘。

  “墨夜,你还有我。”她舍不得他难过。

  墨夜心里一暖,目光泛柔,双手抱紧她的腰,汲取她身上传来的温度,“我知道。”是的,他的生命里,一直都有她,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来人啊!我渴了!”严林大剌剌地把双脚放在桌子上,一脸江湖痞样,扯着喉咙大声嚷嚷着。

  小巧的庭院中,他的声音一落,转角处就走出了两个丫鬟,迅速地在桌上布好茶水、糕点。

  “公子请慢用。”两个俏丽的丫鬟恭敬地福身行礼,退到一边随时准备伺候。

  抓起桌上的饼子,大口大口的嚼着,严林放肆地打量四周,“不愧是内城,随便一个丫头都漂亮得花一样。”一双大眼上上下下地直往那两个丫头身上跑。

  两个丫鬟垂眸敛眉,还是稳当当地站在原地。严林眉一挑,目光更加放肆,心底却是一沉。

  连两个派来服侍的丫鬟都能有这等本事,他究竟扯上了什么人?

  严要低着头,看起来好像在专心吃糕点,便实际上脑子里却飞快的转动着。这到底是什么破事?他才刚走完一趟镖局,总镖头就让他跟着那对姓齐的来瑶光,也不说清楚,就是让他跟着来,王八羔子,总镖头也不怕他就这么被宰了。

  “那、那个……你说为什么他们要把我们留在这里啊?”身边一道唯唯诺诺的声音问着。

  严林对天翻个白眼,撇头看着身边那个一脸害怕担心的家伙。这男的也是同他一起被带过来的,也不知道是哪门子小户出来的,那么没胆子,不入流的东西。

  “你烦不烦啊?你问我,我问谁?”

  王二被骂了顿,白着脸低下头,双手不安的扭在一块。

  严林无趣的自己一个人吃吃喝喝,吃饱喝足了以后,眼睛不安份地转动着,接着站起身,状似无意地在庭子里转着,走着、走着,脚下一弯,就想绕出庭子。

  “还请公子留走。”庭园门口,不知道哪冒出两个威武的汉子,在严林要跨出去时挡在面前。

  “怎么着,大爷我要出去晃晃还不成吗?这是哪门子的待客之道?”严林不满的瞪着这两尊大神。

  “内城里女眷众多,规矩多,不比外城,还请公子谅解。”两个侍卫口气不卑不亢,还是直挺挺的站着不动。

  “你……”严林心头一火,“老子又不是犯人!把人关在这是什么意思?叫你家主子出来!”几句话一出,就让人听出他话中的草莽之气,终归是在刀口下讨生活的江湖人,处处被箝制,这让他很不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