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是啊,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师兄常说有个小丫头对他好,所以他也要对她好。”原鸿亭懒洋洋地说着。

  狱澄儿脸一红,“哪有。”她小时候的性子像大姐,挺娇的。

  原鸿亭的语气却突然一转,看着她的目光变得阴凉狠厉。“师兄一直把你放在心上,你最好别让师兄伤心!”

  狱澄儿一愣,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可怕!

  原鸿亭冷冷一笑,那笑里带着杀气,此时一只大手突然冒了出来,往他后脑勺一拍。

  “不要吓她!”墨夜一进园子里,就听到师弟说的话。

  围绕在原鸿亭身边的寒气倏地消失得一二二净。他嘴角一扬,又是一副阳光笑脸,“说笑而已。”甩了甩手,他边起身离去边说道:“我打扰喽。”

  墨夜坐到她身边,摸摸她有些发凉的小手,“别理他,他说说而已。”他以为她吓到了。

  “我没事。”狱澄儿摇摇头,迟缓了一下,“鸿亭跟你的感情很好?”她觉得鸿亭刚才给她的感觉,很像小时候的墨夜。

  “嗯,你忘记我在山上待了五年吗?”想起往事,他眼底也浮出一丝想念,“魔儿总是女孩子,虽然跟我师出同门,但习武的时候跟我却是不能相比的,她一年中也就只有四个月待在山上剩下的时间,就只有我跟鸿亭。”

  “原来如此。”她想了想,突然对女装打扮的红亭有点印象,好像是在两年前,他被安排成为夏阁的姑娘,啊,那时候墨夜里师父就已经去了,怪不得鸿亭会跟着墨夜。

  “鸿亭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吃过很多苦。”墨夜目光一黯。只有待过那种地方的人,才会知道那种地方有多可怕,更别说鸿亭被找回来的时候已经十岁了,在小倌馆中,七、八岁的孩子就要学会待客,他自个是拼了命才能逃离那里,要不然如今只怕世上没有墨夜。

  “嗯,我知道。”看他黯然的神色,就知道他又想起以前的事情,狱澄儿暗暗责怪自己太大意,立刻转开话题,“墨夜,二姐她还没找到南王吗?”

  说到家,墨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找到了那位陈姑娘。”

  狱澄儿一喜,“那太好了,湳王呢?”身为六星城主的家眷,虽然没有参与朝廷之事,但她多少也从爹娘口中听过,湳王的下落一直是皇家的一个心结。

  “……珩王跟魔儿到达的时候,那小村子……已经被屠村了。”全村两百多口性命,就这么没了。

  “什么?怎么会被屠村?”她脸色一白,“那二姐……”

  “魔儿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屠村一事,多半与叛王有关,陈姑娘临死之前,写了一封信藏在她儿子身上,里面有湳王的消息。”

  “那、那……唉!”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说庆幸陈姑娘有留下线索吗?以全村人的性命,换得一个湳王?不对?“那陈姑娘儿子还活着?”照理说应该是第一个被杀的才对。

  “嗯,她可能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形,暗地挖了一个地洞,把儿子藏在地洞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地洞的入口。”墨夜嘲讽地抿嘴。身为一个母亲,她或许是负责的,但身为一个人,她却不配!

  若是早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形,明知会波及他人,为什么不报官?说到底,还不就是自私吗?当年湳王可是她卖出去的,她她怕被追究责任,知道就算捅出来了,她也没有好果子吃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

  狱澄儿单纯,没有想这么深。墨夜也不可能多嘴把这些不好的事情告诉她。

  “那现在吗?”重点还是在湳王。

  “珩王传了消息过来,陈姑娘早先在驰州的时候,曾经育养湳王一段时日,到了湳王三岁的时候才将他卖到牙行。”

  “什么?三岁就卖到牙行?”狱澄儿刚才还觉得陈姑娘是慈母,现在则是变成一个大坏人。有了墨夜的例子,她知道被卖到牙行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生死都不由人。

  “嗯,我已经派人到驰州,照辰曦国律,买卖奴仆都要立下契约,需有牙长与官府印才能成约,当年湳王失踪的时候才两岁,再加上那女子育养一年,算得上是十九年前的事情,只要翻找官府十九年前所立的牙行奴仆契约,找出被买卖的三岁男孩就能找到人了。”

  “咦?不能以陈姑娘的名字去找吗?”找名字不是比较快?

  墨夜摇头,“当时辰曦才刚安定下来没多久,官府也没那么严,并没有写上卖家是什么名字。”

  “要是很多人符合怎么办?对了!要怎么确定湳王是谁啊、总不可能凭容貌吧?”物有相似,人也一样,狱澄儿想了想,“滴血认亲?”

  “那怎么能做准呢!”墨夜摸摸她的头真想知道她脑子里都装什么,民间常用的滴血认亲,不过是一种手法而已,只要有了方法,每个人的血都能相融。

  “那怎么认人?”她真的很好奇。

  “你应该知道的。”他含笑地望着她。

  狱澄儿皱着眉想了又想,突然灵光一闪,高兴地用力拍手。“啊!我知道了,是皇室的玉牒对吧?”她怎么会忘了呢!

  每当有皇室子女出生,,负责掌管皇家人事的宗人府,都会将孩子出生时身上所有的特征详实记录。

  这个规范不光是皇室有,连七星城也有,七星城对皇室来说太重要了,万一被换了个人,对皇帝有异心就糟了,所以七星城主的家眷,不管嫡庶,只要有子女,一样都会记录在七星城的宗人府纪录上。

  “嗯,到时候将符合的人带到皇都,再由宗人府核对特征,就可以找出湳王了。”他赞赏地点点头。总算不是太笨。

  “那就好,希望一切都顺利。”

  “会的。”墨夜颔首。

  “过些日子,等事情都平定了,我带你去上山见师父。”师父的孝丧期早过了,现下辰曦动乱不安,等到湳王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后,他想带她回去见见师父。

  “他不是已经逝世了?”狱澄儿傻乎乎地回问他一句。

  墨夜一笑,“想些什么,我是让你随我去山上祭拜。”

  “喔,吓我一跳。”甜甜一笑,拉着他的手臂轻摇,“跑我说一些在山上的事情。”这么多年,她从没有问过他这些。

  “山上没什么好玩的,刚去的时候是夏天,大热天里,站在阳光下扎马步,师父比较偏心,让魔儿站到树荫下扎马,那时候鸿亭看到了,大叫不公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