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澄儿、澄儿,你醒了?”墨夜看她紧闭的眼珠子一直转动,应该是清醒过来了。

  狱澄儿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又酸又痛,孩子气地偏头,用被子盖住脸,顺道用被角抹去滑落的泪水。

  “澄儿,你听我说。”墨夜对她举动感到好笑也心疼。之前她的异状他看在眼里,只不过一直没有时间跟她好好谈,如今被红婷这么一闹也她,也是该说清楚的时候了。

  她不想听!死拉着被子蒙着头,心疼得就像要裂开一样,方才他与红婷亲昵抱在一起的那一幕,深深刺伤了她的心,她都已经亲眼上上睹红婷衣衫不整的躺倒在他怀里,他还想要再说什么?以他的武艺,如果不愿意,大可以把红婷推开。

  墨夜也不勉强澄儿,隔着被子,轻拍着她的背,“澄儿,红婷跟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知道红婷为什么会做出寻些举动,都是为了他。

  “骗人!”闷飞的声音在被子里响起。

  墨夜笑了笑,“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去学武功吗?”

  被子里的人静了一会儿,然后动了动。

  他见状,继续说道:“以前我曾经想过,为什么我会出生在这个世上?如果我爹娘不要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让我过那样的生活?”

  蒙着被子的狱澄儿没有看见他的表情,却听出他语气里的苦涩,墨夜来到四季阁之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她曾经听娘隐讳的提到一些。

  “遇到你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人可以笑得那么温暖,刚来到四季阁的时候,我不愿意打开心房,因为我不想又一次的失望。

  直到那一次,你因为我受伤了,我才知道你是真心对我,所以我也决定要真心对你好,要把你当成亲生妹妹一样疼爱永远不分开?”

  亲生妹妹?狱澄儿心口缩疼了下。

  “在山上习武的日子真的很苦,每一次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想着你,想着回去见你,然后继续捱下去,一年又一年过去,我看着你一年年的长大,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再也没办法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

  因为,我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地想靠近你,看着你笑我就开心,看着你哭我就跟着心疼,将你从心上慢慢地放进了心底,澄儿,你懂我的意思吗?“

  被子动了动,墨夜伸手轻轻地蒙在她头上的被子掀开,看到一张红通通的脸蛋,目光柔和地凝视着她。

  “澄儿,我不会逼你,我们慢慢来,你还小,我们有很多的时候。”他想要呵护她慢慢成长,然后再对他绽放出属于她的美丽。

  狱澄儿说不出现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涨得满满的,想笑,眼泪却又忍不住掉下来。

  这一次,她很清楚地看见墨夜眼底的感情,心底酸疼了下,是她以前从没注意到吗、墨夜一直是用这种眼神看着她的吗?

  她想到方才的事情,“那……红婷……”讲到那女人,语气忍不住泛酸。

  墨夜看着她那纠结的小脸,低笑了下,在她羞怒的注视下,他抬手抹支她颊边的泪痕,“红婷跟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狱澄儿咬着唇,“那是怎样?”不是她小气,只是红婷对墨夜的态度实在很暧昧,而且墨夜对她也颇为容忍。

  墨夜知道不说清楚,她心底一定会有疙瘩。“你知道我师父原震吗?”

  狱澄儿点点头。

  墨夜想了一下了开口道:“红婷是师父的孩子,当初我去山上拜师会那么顺利,有一半也是因为红婷的关系。红婷小的时候,曾经被拍花子抓走,师父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找到红婷,红婷跟我……有相同的际遇。”

  狱澄儿一愣。相同的际遇?墨夜小时候曾经被卖到小倌馆、去,那红婷不就是被卖到……她倒吸了口气,捂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知道有多青楼都从拍花子或人牙子那买小姑娘,然后人从小开始培养,等到她们年岁到了,就开始让她们接客。四季阁虽也是青楼,但却从没做过这种事,娘开的这间四季阁,可以说变相收留了很多可怜的女人。

  春、夏两阁的姑娘,只要有本事,随时都可以赎身走人,秋阁的姑娘比较命苦,有很多则是自愿赚那些皮肉钱,娘从不强迫她们。冬阁当初并没有打算开成小倌官的,是墨夜当年待过的小倌馆,后来不知道得罪了哪一方的贵人,被人全端了,里面的小倌顿时之间失去了依靠,如同牛羊一样待人宰割。

  那时候,是墨夜拜托娘接手那些小倌,再怎么说,留在四季阁里也比任人鱼肉好太多,所以四季阁里的冬阁才会变成娈童馆,只是有本事离开的,娘一样从不阻止,接不接客,娘也从不逼迫。

  如果红婷曾经被卖到青楼,那她就可以了解为什么红婷身上总是有一种难言的媚惹感,这都是被训练过的。

  狱澄儿了解地点头,原本还漾着酸意的模样,也变成了体谅。

  墨夜弯了弯嘴角。“你误会了。”

  她不解地看着他。误会?误会什么?

  墨夜一向冷峻的五官难得出现一丝促狭的笑意,“红婷……以前也跟我一样,被卖到小倌馆过。”

  喔,原来是这样,狱澄儿点点头,然后突地一僵,愕然地看向他,“小、小倌馆、”小倌馆收的,不都是男童吗?这么说来……

  “红婷的本名,叫做原鸿亭,鸿图大展的鸿,亭台的亭,他是男的。”

  狱澄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像被雷打中似的,傻了。

  墨夜见状哈哈大笑。这是狱澄儿第二次听到他的笑声,但这一次,她却恨不得把手边的被子塞进他嘴里。

  这个消息真是……太震撼了!

  “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一点也不客气的刺进某人的耳朵里。

  狱澄儿没好气地瞪着那个发出如此刺耳笑声的少年,一双大眼在桌上瞧了瞧,挑了个大胖橘子了,用力的往少年身上砸。

  少年身手矫捷,转身接过了橘子,大剌剌地坐在她旁边,拨开橘子塞进嘴里,“恼羞成怒喔?”嘴里吃着橘子,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这样粗鲁,哪还有之前见到的娇媚?没错!这少年正是恢复了男子打扮的红婷,应该说是原鸿亭。

  “你闭嘴!”狱澄儿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怎么会把他看成女的?

  原鸿亭才不管她纠结的心思,自己乐得很,“哎,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听着师兄说你。”他虽是原震的儿子,但拜师比墨夜晚,辈份上来说算是师弟。

  狱澄儿偏头在看他,“说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