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幸好瑶光城与天权只隔了一州,路程不长,大概两天的时日就回到了瑶光城,而墨夜直接去见瑶光城主安夜寒。

  狱澄儿还来不及跟他说什么,隔一天,墨夜又匆匆忙的离开瑶光城,她原以为墨夜过几天就会回来,没想到这一别将近两个月。

  “大哥,二姐会没事?”这一个多月来,发生了很多事,二姐的下落在消失了近两个月,终于有了眉目,好像是在玉衡城,衡州珩王的地盘上,墨夜已经赶过去了。

  “嗯。”安夜寒简单的应她一声,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狱澄儿有些不满的瞪着那个坐在书桌后的男人,她的大哥,瑶光城主安夜寒。

  比起墨夜的浓眉不眼,大哥的容貌极为俊美,他与大姐有几分相似,只是大哥真不愧名字有个寒字,整个人浑身泠冰冰的,眼角眉梢都是板得直直的,给人的感觉就是笔挺如竹、气如松。

  看着他,又想到了大姐,前两天大哥才跟她说过,娘所开的那家四季阁,跟皇家的事扯上了边。

  话说从头,二十年前安王起兵造反的时候,把南王劫走了,这些年来南王下落不明,皇家却从来没放弃寻找,其中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先前调到驰州小县当县令的欧阳理,他也是来找南王。

  辗转得知,当时南王好像曾出现在四季阁,而大姐手中握有一些四季阁以前的记录书册,所以才会招来这场无妄之灾,不过大姐跟天权城主也算是双喜冤家,斗气也斗出了感情。

  反正大姐后来还真的在四季阁的书房密室里找到了南王当年的肚兜,也确定了几年前离开四季阁的一个姑娘的确跟南王一事有关。

  皇上已经下旨为大姐赐婚,再过一阵子,大姐就会嫁给天权城主,至于二姐,就等着墨夜回来说清楚、讲明白了。

  “宁儿要成亲了。”安夜寒冷不防说了句。

  狱澄儿愣了下,“嗯 .”憨憨地点个头,不懂大哥突然讲这话干 么?

  “墨夜也二十二了,娘说要帮墨夜安排亲事,你知道墨夜有哪个贴心的姑娘?”也许是大妹的婚事刺激了娘,这阵子娘没少在了耳边啰嗦。

  听安夜寒这么一说,狱澄儿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上想到了那个叫红婷的姑娘,心里就像被什么给堵住卫样难受,又想起那天两人亲密的模样,手心里的帕子都快被她扯破了。

  “没有!”不想承认红婷,她说得有点咬牙切齿。

  安夜寒顿了顿,斜斜瞟了小妹一眼,小妹脸上那抹红晕,看得出来是气的。

  “怎么了?”

  “没什么。”她气呼呼的顶了一句,也不管大哥的反应,转了个身就回去自己的房间。

  正坐在窗前绣花的两个丫鬟路香还有芸香,一看到主子脸色难看地跑回来,连忙放下手上的花绷子迎上去。

  “三小姐。”她们本来就是在四季阁服侍狱澄儿的丫鬟,先一步被带回到瑶光城,回到城里,自然不能再用在青楼时的称呼,便统一改口叫三小姐。

  狱澄儿凝着一张俏脸坐到铜镜前,出神的盯着镜子里反射出来那张模糊的面容,久久之后才叹口气,“都退下吧。”

  路香跟芸香对看一眼。“是。”两个丫鬟都很识相收拾好东西,快步退出去。

  狱澄儿脑子里不停地转着,不由得想到了十几年前墨夜赐来的时候,又想到方才大哥说的事。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在辰曦,像大姐那样二十岁才嫁人的女子极少,多半都是十五、六岁就嫁人成亲了,更别说墨夜,想想,墨夜长得好看,名下的产业也多,他可不是一穷二白的呢。

  狱澄儿笑着皱皱鼻。大姐跟二姐不知情,但她可是一清二楚,娘当初所置办的产业可不是只有四季阁而已,庄子、土地还有店铺都不少,自从娘和爹去游山玩水后,很多都交由墨夜负责打理,现在的他可是比她们三姐妹都还要来得有钱多了。

  一想起那个娇媚的红婷,狱澄儿有些不高兴地撇撇嘴。哼,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纤细的手指划过两道弯弯的柳眉,嗯……跟她差不多,鼻子好像没有她漂亮,嘴巴好像也比对方小了一点……

  照着镜子,左转右转看了好一会儿,她放下手,微低下头,“我是在干什么……”墨夜如果有心上人,她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反而觉得心里闷闷的,很不开心?

  “在想些什么?”说人人到,墨夜的声音突地在她身后响起。

  狱澄儿吓了一跳,一转身,就看到墨夜的人,眼一弯,“墨夜,你回来了!”

  她高高兴兴的就往墨夜身边凑过去,正想要像以前一样勾住他的手臂时,从他身边横插出另一只手臂,先她一步勾住了墨夜。

  她一愣,傻傻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只见红婷笑嘻嘻地勾住墨夜的手,向傻眼的她打了声招呼。

  “三小姐,我们回来了。”

  什么叫我们回来了?狱澄儿听她这样讲,一股火气就从胸口蹭了起来,大大的眼睛一转,怒瞪着墨夜。

  墨夜接收到她的怒火,再看她死死盯着他被红婷勾着的手,他慢慢的把手臂抽回来,扬扬眉。“澄儿?”

  狱澄儿也觉得自己的情绪起伏有些大,有些无措地摸摸自己的裙摆墨夜知晓那是她紧张时的下意识动作,眸光闪了闪,嘴角勾了下,再抬头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唉,这一趟累死人了,墨爷,你不是有话要跟三小姐说?快点说一说,咱们才能早些去休息。”红婷大剌剌地打个呵欠,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话是越说越暧昧。

  狱澄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疼得有点喘不过气。

  墨夜看红婷越说越放肆,偏头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红婷收到他的冷眼,撇撇嘴,闪到一边去,嘴里喃喃念了几句,狱澄儿听不清,墨夜则是又给她一记冷刀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