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墨夜冷冷抬眼望着对方。这红婷是安夜寒派来的探子之一,能力一流,就是有个坏毛病,喜欢招惹男人,以往将她安排在四季阁里,也算顺了她的心意,现在离开四季阁,没有男人好逗弄,居然胆子大到敢把脑筋动到他头上?

  红婷被他看得是又怕又爱,心儿情不自禁抖了抖。像墨夜这样的男人,又冷又性感,勾得她魂都快没了,红唇张了张,有些害怕的想退后,却又忍不住想靠近他。

  站在一旁的狱澄儿都快气炸了!那女人看墨夜的眼神,就好像恨不得马上给吞进肚子里一样!还有她的手,谁准她碰墨夜了?

  她她想也不想地冲上前,才想伸手把人推开,怎知她的手才刚碰到对方的肩膀,腕间却传来一阵剧痛!“啊!”她痛呼一声,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墨夜跟红婷都没想到她会突然冒出来,红婷是基于武人的习性,只要有人出手攻击,她就会下意识的反击;墨夜则是一听到狱澄儿的痛呼声,大掌一扬,敲击红婷侧臂的麻穴,再反手一掌,拍向红婷的肩膀,红婷便飞快地退开。

  “好痛!”狱澄儿抓着墨夜的衣摆,不让他再往前走。

  红婷定睛一看,吐吐舌。这下可惨了,没想到她方才抓的是三小姐。

  墨衣物心急地拉开狱澄儿的衣袖,看着她腕上那一块已经泛青的肌肤,怒火一扬,恶狠狠地瞪向红婷。

  “我不知道是三小姐!”红婷扬声辩解。她又不是故意的。

  “你!”墨夜从小把狱澄儿捧在手心里疼,哪见得了她疼得泪眼汪汪的模样。

  狱澄儿非常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对墨夜讲话的方式太过放肆了,也……也太亲昵了!心里冒出一种感觉,有些惶恐、 有些不安,让她下意识紧紧拉着墨夜。

  “墨夜,我手疼。”她不喜欢这个人,不想看见她,感觉她好像要抢走对她很重要的东西。

  “下去!”墨夜对红婷斥喝一声,以为澄儿被吓到了,安抚地拍拍她的肩膀。

  狱澄儿趁机靠到他的怀里,然后偷瞟一眼红婷的脸色。

  红婷抖了抖身子,有些被吓到了,一双媚眼眨了眨,“属下靠告退。”颇有兴味地看了一眼墨夜怀中的狱澄儿,嘴角一勾离开。

  她那一抹笑,让狱澄儿看了更不高兴,嘟起嘴,眼眶都红了。

  墨夜没注意到她的表情,拉着她进房后快速拿出药瓶,轻轻地帮她上药,瞧她嫩白的肌肤在短短的时间内变得青紫红肿,他好心疼。

  狱澄儿抬眸偷一眼墨夜阴沉的表情,小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直到药都抹好了,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问。

  “还疼吗?”墨夜以为她眼眶泛红是因为手上的拖累,“红婷不是故意的,她习武多年,有人靠近自然就会出手,你别在意。”语气有些僵硬。

  他的原单是安抚她,没想到这话听在狱澄儿的耳里,像是在指责她一样。她委屈的抿紧了嘴,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地滑落。

  墨夜居然为了别的女人凶她?这怎么可以?墨夜是她的!

  “怎么了?很痛吗?”墨夜慌乱地看着她,不懂她怎么哭了。

  “她是谁?”狱澄儿看到墨夜的手,就想到刚才那女人偷摸他的手背,嘴一瘪,气呼呼地拉过他的手,抓着衣袖用力抹着他的手背,想抹去她的味道。

  墨夜被她的举止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红婷是我的属下,你是怎么了?”

  狱澄儿一愣,颗泪珠还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是啊,刀子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

  心顿时之间慌乱了,就像有些什么深藏的东西被翻出来了一样,他的手背突然间灼热得足以烫伤人,逼得她飞快松开手。

  “澄儿?”墨夜不解地看着她。

  狱澄儿慌乱地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直视他的眼,她突然站了起来,“我、我先回房了。”

  不对、不对!为什么她会那么讨厌有人靠近墨夜?墨夜是她的哥哥,不是!墨夜是她的,不对……

  思绪乱成一团,狱澄儿看他一眼,又急忙撇开头,两手不安地紧握在一起,目光惶惶然,脚步有些踉跄地往外走。

  “澄儿!”墨夜担心地跟在她后面。

  “我没事,我先回房休息。”狱澄儿这一刻不敢面对他,丢下话,就往自己的房间奔去。

  墨夜看着她离开的背景,第一次感到,怎么觉得她很慌乱似的?

  甩甩头,将这些事都先抛诸脑后,“齐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举进别院见宁儿。

  “墨爷。”齐凯快速来到他房间。

  两人很快地投入讨论,墨夜专心地拟定计划,没有再多想狱澄儿方才的反常。

  狱澄儿慌慌张张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背靠着门扉轻喘着气,神情有些茫然,脑海中还在为自己方才的想法而感惊慌。

  她怎么会觉得墨夜是她的?咬着唇,她软软地滑坐在地上,出神地望着床尾。

  当天夜里,墨夜孤身一人潜进了天权城主的别院,见到了狱宁儿,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狱魔儿真的失踪了!

  事情远比他们所料想的还要严重,墨夜沉着脸,二话不说,隔天便带狱澄儿日夜兼程赶回瑶光城,紧凑的行程让狱澄儿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厘清混乱的思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