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墨条,怎了?”狱清红不懂小女儿的心思,好端端的拿起墨条要做什么?

  她娇憨一笑,“那就叫那个哥哥墨条吧,都黑黑的。”

  狱清红一愣,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小女儿心思单纯,但哪能真叫人墨条,那不是明摆着又欺辱了那孩子一次。于是她朝狱澄儿招了招手,示意小女儿过来。

  狱澄儿扬着得意的笑脸,快速冲回母亲的怀抱,一双大眼希冀似的看着她,表情彷彿写着:我很聪明吧?快点夸我、快点夸我。

  狱清红摸摸小女儿的头,“墨条已经是它的名字了,澄儿怎么可以用别的名字来当新哥哥的名呢?”她没有怒颜反驳小女儿的话,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引导她。

  狱澄儿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墨条,想了想,娘说的也对。“那……”这下她又烦恼了,小小的脑袋瓜里苦苦思索了半天,仍是没想到个名儿。

  狱澄儿的奶娘在一旁见了,心疼得正要上前抱起她,狱清红却斜斜地看了她一眼,奶娘顿时停了脚步,一屋子里的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就怕打扰了小小姐的思考。

  狱澄儿努力的想,脑子里一直想起自己的哥哥,然后抿嘴笑了,抬起亮晶晶的眼儿看着母亲,“娘,我知道了,叫墨夜吧!”

  狱清红原本就没打算靠小女儿想出什么好听的名字,没想到澄儿居然还真冒出了个不错的名。

  “澄儿怎么会想到这个名字的?”她好奇地看着女儿小巧白晳的脸蛋问。

  狱澄儿的大眼晴笑成了一条缝,“他是哥哥嘛!又像墨条一样黑黑的,就叫墨夜!娘,好听吗?”

  狱清红眼眶一红,偏过头去不着痕迹地擦掉泪珠,小女儿的话虽然说得不清不楚,但她却明白她的意思,大儿子安夜寒的名字里也有个夜字,小女儿这是把哥哥的名字拿来给新哥哥用,这也代表着小女儿想念大儿子,就像她一样。

  狱澄儿高兴得笑能见牙,八颗牙齿都亮晃晃地露在众人眼前,正好这时候先前带着男孩下去漱洗的丫头回来了,并领着一位穿着干净衣衫的男孩进来。

  狱清红看到那个洗干净的男孩,愣了一下。去掉脸上的脏污之后,没想到这孩子的五官是这么的漂亮,怪不得一开始就会被卖到小倌倌去。

  偏着头的狱澄儿,眨着水灵灵的大眼晴,好一会儿才认出这个哥哥是刚才那个脏脏的哥哥,眯眼一笑,拿着墨条,三步并两步地冲到他身边,另一手抓起他缩在袖里的手掌,甜甜地对他笑道:“墨夜,以后你就叫墨夜了,是澄儿的哥哥喔!”

  得到新名字,墨夜眼里还是一片漆黑深沉,不见一丝亮光,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幽黑的眼底映着狱澄儿闪亮的笑颜。

  从这一天开始,狱澄儿的生命中多了一个墨夜,而墨夜的生命中,也多了一个清澈如水的可人儿。

  “墨夜、墨夜,你在哪里?墨夜!”依旧是一身粉嫩鹅黄的狱澄儿左右张望着,发上两个小包包系着的小铃铛,随着她的摆动而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巧的五官紧拧着,大眼里满是担忧,不停地在假山跟花庭园圃里穿梭着,就为了寻找那一抹熟悉的黑。

  一旁跟着狱澄儿的贴身丫鬟,不忍心看自家小姐找得满头大汗,伸手拉住小姐左窜右跑的身子,掏出怀里的帕子轻试着小姐额上的汗水,还没擦好,狱澄儿就又开始焦急地找人。

  “三姑娘,墨少爷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您别找了,晚点儿饿了他自个儿就会出来了。”服待狱澄儿的丫鬟华香追在她身后唤道。

  “墨夜!墨夜哥哥……”狱澄儿才不管身后几个丫鬟说什么,自顾自的在花园里寻找那一身墨黑的身影。

  华香跟惠香、玉香三人无奈地对看一眼,惠香跟玉香还好,但华香却掩不住眼底的不耐烦跟厌恶。

  那位墨少爷不过是运气好,让夫人看上眼而已,用得着三姑娘这么宝贝吗?一样都是牙行买回来的人,怎么他可以锦衣玉食当少爷,她们却要当苦命的丫鬟伺候人?

  玉香跟惠香倒是对这墨少爷没有恶感,毕竟一年前墨少爷来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她们都知道,她们只是羡慕他好运让夫人给看上眼,并不会像华香那样嫉妒。

  这一年来,墨少爷依旧沉默寡言,不,应该说他从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不管夫人还有三位小姐怎么尝试,他就是不曾说过半句话,大小姐跟二小姐两人年岁渐长,比较懂得人情世故,也明白每个人心底都有一道伤口,墨少爷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她们和夫人都不会逼墨少爷一定要怎么做。

  只有三姑娘,每天陪在墨少爷身边,不管是吃饭、读书,要不因为男女有别,只怕三姑娘连睡觉都会陪着墨少爷。

  狱澄儿左顾右盼,在庭子里瞎找,晃了几圈之后,她突然看向庭园里一处隐蔽的小径,那小径四周种满了花草,若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有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墨夜好像在小径的那一头。

  穿过了草丛,她走到一处偏远的绿地,一个表情冷漠、双眸冰冷的少年,正坐在一棵树下眺望着远方。

  一看到他,狱澄儿呼了一口大气,漾着笑脸正想要奔到他身边,但一旁的草丛里却突然站出了一个穿着灰色奴仆装的少年,比她先一步走到墨夜身边。

  狱澄儿认得那个人,他是负责守着外院的小厮陈贵,他找墨夜哥哥要干么?

  “墨少爷,小人陈贵,有些事想找您说说。”陈贵的话说得得体,但那身形动作却一点也不恭敬,脸上只差没有明刻着不怀好意四个字。

  墨夜收回望着远方的目光,只扫了他一眼,便漠然地移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