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王牙婆这才觉得不对,“狱夫人,怎么这下雨天,还劳您自个儿过来一趟?”

  她淡淡一笑,“走动走动,以免这把老骨头动不了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趟门,也许是鬼使神差,目光淡淡扫过站在她身边的男孩,他还是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心里微叹口气。

  这孩子,只怕命苦还不足以形容他吧……

  与王牙婆又说了几句话之后,狱清红就带着买下的人一起离开。

  黑漆漆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黑眸里闪动着好奇的光芒,五岁的狱澄儿偏着头,一根食指还含在嘴里,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大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娇嫩轻软的甜腻童音带着好奇的意味询问。

  男孩就像冰块似的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定定地望着眼前这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娃,“臭乞丐。”最后冷冷地吐出三个字。

  屋里所有人都愣了下,守着狱澄儿的奶娘,还有站在一旁的狱清红脸色都变了变,只有寻个粉嫩的人儿还傻乎乎地睁大眼晴瞅着他。

  “你叫臭乞丐?”狱澄儿嘟起嘴,“我不喜欢臭臭,香比较好。”娘说臭臭的不好闻,要香香的才舒服。

  狱清红站在一旁看着小女儿跟男孩的互动,眸底闪了闪,上前一步抱起小女儿,“如芳、如华,带这孩子下去梳洗一下。”

  等到两个丫头把男孩带走后,狱清红才低头对怀里的女儿道:“澄儿喜欢这个哥哥吗?”离开牙行之前,她略略跟牙婆打听了一下男孩的事情。

  这孩子今年十一岁,不到三岁就被卖到牙行,而后又被牙婆卖去小倌倌调教,在小倌倌待到了五、六岁,比不知道是在倌倌里受了多少折磨,才几岁的娃儿就十分懂事,知道自己以后长大约莫是要做些肮脏事,就越发不服管教,让倌主儿发了狠,不顾他年幼就想让他服待客人,怎知,他趁夜拿出不知道哪来的利器,差点毁了倌主儿的容。

  这下倌主儿害怕了,将人给打得半死。没想到这孩子还是一副倔样,一双深幽幽的眸子直盯着他,盯得他连作好几夜的恶梦,又不敢真的下手要了这孩子的命,最后只好又把他卖给牙行,王牙婆接了这烫手山芋,没过几天就把他卖给不远处的矿场,在那儿待了半年多而已,就又被人给退了回来。

  正是她到牙行时所看到的一幕。狱清红心里有数,这孩子整颗心怕都扭曲了,她心想,这孩子才大她大女儿宁儿两岁,她不是圣人,会抱着拯救苍生的念头,但也绝不是恶人,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就这么废了。

  回来的路上,她想了又想,她们这些大人知道了他的过往,与他相处时,眼里、心里都会不自觉带着怜悯之心,但这对他却是最要不得的,还不如让他跟心思单纯的孩子相处才是最好的。

  这么一想,她又头痛了,大女儿九岁,但性子骄蛮狡黠过了头,二女儿魔儿七岁,性子大剌剌的,直来直往,想来想去,就剩下五岁的小女儿澄儿,心思单纯如一张白纸,就让他跟在小女儿身边好了。

  她也不怕男孩会做什么事情伤害女儿,毕竟女儿身边跟着四个丫鬟和奶娘,还有一个嬷嬷,这么多人盯着还会出事吗?

  才五岁的狱澄儿有些为难地皱着眉头,看着娘亲回说:“不喜欢也不讨厌。他是澄儿的哥哥吗?”

  狱清红抿嘴一笑,“澄儿为什么不喜欢那位哥哥?”

  她可爱地偏着头,皱着小鼻,“脏脏的、臭臭的,脸颊扁扁的。”伸出小手用力挤着自己的双颊,把一张可爱的脸蛋挤成了怪模样。

  屋子里一群丫鬟全低着头憋着笑。

  狱清红见状笑了几声,爱怜地摸摸女儿的头,“那如果那位哥哥洗干净了、变香了、长胖了,澄儿愿意陪他玩吗?”

  “唔……”狱澄儿考虑了一会儿,嘟着小嘴反问:“娘希望我跟他玩?”小小人儿的心思单纯,对人的善恶感并不深。

  狱清红搂着女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手轻抚着女儿滑嫩的颊畔,温柔慈爱地看着她,“那位哥哥……吃了好多、好多的苦,没人给他喜欢的东西吃、没人陪他玩,所以他才变得都不爱说话,也不会笑。”

  狱澄儿眨着眼睛,一脸惊讶,“没有吃过喜欢的东西、没有人陪他玩?”

  那好难过的!之前有一次她想吃糖,但姊姊不给她吃,她就难过了好久……喔!一定是因为这样,这位哥哥才那么瘦!

  小小的脑袋瓜里立刻盛满了对他的同情,黑葡萄似的大眼珠也荡漾几许泪光,摆出最慎重的表情看着母亲,“娘,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哥哥每天吃饱饱、穿暖暖!澄儿也会陪哥哥玩、陪哥哥聊天!”

  那张稚嫩娇憨的小脸蛋硬是挤出严肃表情,逗得几个丫鬟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狱清红脸上眼底都展露着笑意,衬得她整个人更加娇艳无比。

  “娘,那他是澄儿的哥哥吗?他真的叫臭乞丐?”狱澄儿第一次被委托重任,平常两个姊姊都将她当成小娃娃般疼,现在终于换她疼别人了!可是,叫臭臭的不好听。

  狱清红顿了下,“哥哥没有名字,澄儿帮哥哥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吧!”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方纔那孩子说臭乞丐三个字的神情,心底微微一酸。

  狱澄儿高兴地点头,拧眉嘟嘴皱眉苦思,大大的眼睛不安份地转动着,环视屋内,脑子里又想到她的寒哥哥,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到一旁窗台前的书桌上,一个黑黑的事物引起她的注意。

  “娘,我要下去。”她在狱清红怀里挣扎着。

  狱清红怕失手摔着小女儿,连忙将她放到地上。狱澄儿一脱离母亲的怀抱,兴匆匆地就往书桌跑,身后两个丫鬟急忙跟上。

  她伸手抓起书桌上一根黑黑的东西,“娘,这个叫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