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元柔 > 乞儿皇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细雨纷纷的街道,只见几个行人撑着伞快速走过,毕竟让裙摆裤脚被水气给染湿了的感觉可不好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狱清红撑着伞,眼底有些迷蒙的水意,不自觉地轻喃着,下一瞬,她却又轻笑出声,甩甩头。“真是老了,莫名其妙怎么会说出这话?”

  看着细雨飘零冷清的街道,勾起她心里的惆怅,想起远在他乡的丈夫与幼儿,心不禁抽疼……红唇一抿,眸底又闪过坚毅的目光,情绪不再显露于外,拎着裙摆快速地往街尾的牙行走去。

  才刚踏过门坎,就听到牙婆刺耳尖锐的叨骂声——

  “唷!你这是出了事才把人给俺婆子丢回来是吧?”王牙婆咧着嘴,一脸不高兴地瞪着站在柜子前的高壮大汉。

  高壮大汉身穿武打短衣,一脸的汗意跟不安,眼神不时往身边的男娃儿瞟,想起此次的任务,不禁对着王牙婆陪笑脸。

  “王嬷嬷,这孩子真的不成,没点力气,您老人家也知道,咱做的就是挖矿的苦事,这娃儿怎么受得住。”

  王牙婆脸一扭,肥厚的手掌往桌上一拍,“”的一声挺吓人的。“林汉,那日你买去的时候不是夸了又夸,什么还小好教,现在倒嫌起他小了?你是脑子出了啥问题,话说颠三倒四!”

  林汉擦了擦满脸的汗水,“王嬷嬷,反正管事让我同您说一声,这孩子咱们教不起,现在就还您了,银子也不跟您讨,就这样,俺走了!”说完话,也不管王牙婆的反应,活像背后有鬼似的扔下人就跑。

  王牙婆追了几步后停下,“发什么神经,这死林汉!”嘴里不干净地骂了几句,眼角一瞟,这才瞄见早已收伞进门站在一旁的狱清红。

  “唉唷!狱夫人啊,您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站在门口,来来来,快进来。”王牙婆咧开涂成红艳艳的唇,一排牙都看得清楚。1

  狱清红瞥到她牙上的黄斑,忍不住打了个颤。“方纔见你在忙,上次我请你办的事,办得如何了?”

  王牙婆领着狱清红往旁边的桌椅走去,一瞧见那脏兮兮的男娃儿还站在路上,一挥手,一个巴掌就把他打倒在地。

  “没用的东西!站在这挡贵人的路,来人啊!还不给我拖进黑屋子去!”

  王牙婆口中的黑屋子,是专门关那些刚卖身进来、不乖的人的小房间,小小的房间里,没有窗没有光,只有无尽的黑暗,关个三天,是人都会受不了。

  狱清红听了,忍不往拧着眉头,目光移转到那摔倒在地上的孩子,就这么一眼,让她看怔了。

  躺在地上的男孩儿,看起来才七、八岁,瘦骨嶙峋,两颊削瘦得像个骷髅一样,全身都是煤渣黑灰,脏得不见一块干净的肌肤,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还流血,一双眼晴深不见底,如同死海一样不起波澜,纵使摔倒在地上也不吭一声,若不是胸前尚有起伏,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个死人。

  心念一动,她想到自己的儿子不也正是这个年纪,心里一阵不忍,抬手拦下王牙婆的手,“王牙婆,这孩子就顺道让我带走吧。”

  正架着男孩要往屋后拖的两个男人停下动作,看向王牙婆。王牙婆原不悦的表情马上转成了笑脸。有人愿意接下这烫手山芋当然好!

  “哎呀!狱夫人,您同婆子说笑吗?这孩子才刚让人带回来,方才您不瞧见了?”王牙婆假意地提醒一句。这也是在告诉狱清红,这个孩子她若接手,不喜欢的话,可不能像方纔那样退回来。

  狱清红眉一挑,唇角勾起,万般风情乍生,自然而然的妩媚让王牙婆都看愣了眼,纤纤细指一挥,拍开了架在男孩臂上的手,“王牙婆,你也不用话里藏话,人我带走,就不会扔回来给你,死,也是死在我们四季阁里,成吧。”说完,也不嫌脏,主动伸手握住男孩垂落在腿边的手掌。

  王牙婆看出她隐藏的不悦,比不再多话,快速走进后屋里,没一会儿的工夫,就领了好几位姑娘还有青壮的男子出来。

  “狱夫人,这是您托婆子找的人。”她谄媚地笑说。眼前这位狱夫人可是贵客,几年前拎着两个娃,独自一人来到驰州,买了家破破烂烂的妓院,还记得当时她等着看笑话哩。

  没想到几年的光景过去,这狱夫人里然了得,将一家小妓院给把持得有声有色,现在规模越来越大,甚至超越驰州几家有名的楼子。

  这些年来,她跟狱夫人打过交道,买的都是些早让人弃掉的姑娘,她都不曾勉强人家,纵使如此,还能把生意做得这么火红,真是不简单。

  狱清红半眯的目光扫过眼前几人,每一个被她看到的人,都不自禁垂下头,不敢真视,一会儿后,她才漾起满意的笑。

  “嗯,这次挑的我都要了,明儿个到我那取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