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我不要!你以为我是因为少了你这棵摇钱树,才求你留下的吗?”

  “我是一定会离开的,这是我向你表示感激的方式,我并没有人们所认定的拜金和虚荣,请你收下。”雷浩志再坚定不过的说。

  珍姐也只能含泪收下,“那你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在进入帝京以前,我什么都没有,离开以后,我应该也可以那么过。”

  成苍仁在一旁想着。这需要多大的决心,才能从高处的地方往下走啊?他对他是刮目相看了。

  这也证明雷浩志想抛开过去,平平静静待在乔依莲身边的意愿有多大,爱的力量竟这么强大,可以让一个过惯奢华生活的男子归还所有。而珍姐则是嫉妒又伤心,雷浩志竟然可以爱一个女人爱到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权势利地位,她的付出终究没有意义……

  阎锋正处理一桩车祸纠纷事件,原告庄国信要告一个混混在车祸后出手打人,更无视警察在场蓄意伤害他,让他脸部受伤并脑震荡。

  由于庄国信是科技园区某家公司的老板,认识不少立委,让这案件的被告几乎无翻身之地。

  “那个女孩,我也不会放过她的。”庄国信的妻子叶端蓉冷冷的道。

  她没想到,事情竟会这么巧,把丈夫打伤的家伙就是Koshi!她对自己爱不到的Koshi早有恨意,而能让他出手打人的女孩自然也引起她的妒意,她正好可以趁机狠狠告倒他们。

  “所以,庄国信先生例举的项目是:依照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体或健康者,对于被害人因此增加生活上需要时,应负损害赔偿责任。而依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条之规定,彼人受重伤者,处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还有,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条而言,被害人虽非财产上之损害,亦得请求赔偿相当金额。至于赔偿之数额,法律并未明定。”阎锋翻阅着卷宗,一条一条的念了出来。

  “还有,要是如伤口溃烂又未能妥善照料,以致发生病毒感染而遭受截肢或因此死亡者,应负致重伤之罪责。”

  庄国信得意的冷哼两声,暗示道:“我在医院也认识很多人……”他看向一旁的雷浩志,眼中闪着胜利的光芒。敢得罪他,也不先看看自己的后台有没有他硬?

  不过,说来奇怪,他来找这位有名的大律师帮忙打官司,怎么他却把被告也叫来了,说了一堆他不懂的法条,要他们好好聊聊,说这是司法程序之一?对方是大律师,还是听专家的话,反正他一定胜诉,没在怕的。

  “看来你是完了,雷浩志。”阎锋抬眼,事不关己的看向好友。

  “你不会帮忙想办法吗你?”雷浩志轻斥。

  阎锋一脸无辜。他都好心的在听到对方要告他、找他打官司时,随便找了个理由留下庄先生,光明正大的“通风报信”,希望可以私了,由他“居中协调”,达成和解,不要走上法律一途,这忙帮得还不够大吗?

  “你不是赚了很多钱,赔他十倍也绰绰有余。”跟来的黎青军瞪了雷浩志一眼。赔钱总比上法庭好。

  “那些钱啊……我都还给珍姐了。”他心虚的说。

  “什么?”阎锋、黎青军、夏泽治和齐柏明同时朝他怒吼。

  “你装什么清高啊?”黎青军揪着他的衣领,就要抡他一拳。

  “冷静、冷静,别冲动……”其他三人连忙拉住他。

  庄国信打了个冷颤。没想到除了这混混爱打人之外,他的朋友也是说打就打,看来要打这官司得小心为妙。

  见庄国信一副绝对要提告的模样,阎锋心生一计。有件事应该帮得上忙。

  “另外,还有一件也是关于雷浩志先生的案子。”他想起什么似的随口提起。

  “哼,他得罪的人还真多。”庄国信认定自己能打赢官司,又能教训他们而得意。

  “这是Vivian夫人的遗嘱,她上星期一在英国因癌症病逝,留下这封遗嘱,信托五分之二给她的珠宝公司运作,五分之一捐给慈善基金会,剩下五分之二则给雷浩志先生。”阎锋递了一封信函给他。

  雷浩志不关心遗嘱内容,只惊讶的说:“她去世了?”

  “就在上星期一,她嘱咐律师团不要告诉你,想在你心中留下高贵美好的形象,不愿你为了她的死而悲伤。她认为你是她唯一爱过,也唯一打从真心尊重她的人,她因为你,而重获人生的乐趣,所以她认为你值得拿她的财产,她希望你可以重拾画笔。”阎锋另外拿出一封她的亲笔信。

  “五分之二耶,我要开多少刀?”齐柏明傻眼了。

  雷浩志早知道Vivian夫人有病在身,只是见她隐瞒,他也一直装作不知情,只是对她特别照顾,可没想到她竟选择悄悄的离开,他遗憾不能说再见。

  “光是这些遗产的零头,就可以赔超过十倍的钱了吧?”夏泽治微笑。

  庄国信虽有气但决定和解了事,便改请阎锋处理和解相关事宜。毕竟对方是国际知名人士Vivian夫人的朋友,谅自己也告不赢他。

  “老公,赔钱归赔钱,乔依莲该坐的牢还是要坐。”叶端蓉不甘心。

  这时,有人推开事务所的门,只见扬着阳光般璨烂笑意的成苍仁,一身华贵的走进来,他现在已经是帝京的前三名,他一走进来就对叶端蓉打招呼。

  “叶老师,怎么这么巧?听说Koshi出事,我来这里凑热闹,你也一定很开心吧?”他从她背后环住她的肩,亲密的问:“今晚你说要庆祝什么事情?”

  庄国信看得脸都绿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被找来帮忙的成苍仁微微抬起脸,对阎锋和雷浩志神秘的眨了个眼。

  看来不想让丈夫知道她有去俱乐部习惯的叶端蓉,一定会尽力说服丈夫别告乔依莲了,大伙松了口气。

  放榜那天,乔依莲以第二局分录取美术系,她讶异又兴高采烈的向啡·主流咖啡馆还有雷浩志报喜,他以激烈的热吻做为贺礼。

  开学第一天,她满怀期待的走进教室,却惊见里头的女学生全都围在一个人身边,她听说学校有史以来硕士术科最高分的艺术鬼才,有两堂必修课编在自己班上,传闻教授看了他的画都说就算要提供百万奖学金,也要把他留在学校!难道就是她们围着的人?

  乔依莲好奇又兴奋的走过去。

  “嗨,宝贝。”却看到雷浩志端坐在教室一角,朝她微笑。

  “咦?”她吓了一大跳。

  其实雷浩志见她整日为了考试的事在忙,无聊的他也悄悄报名同一所学校的硕士甄试,没想到竟也上榜,还是第一名。

  “二十六岁重回校园,你们这些花样少男少女,可别排挤我昵。”他跷着脚,以一种沉稳口信而带有诱惑的姿态说。

  “怎么会呢?保护你都来不及了。”张雅雯巴结着。

  马仪芬她们也考上这所学校的美术系了,只不过马仪芬是勉强挤上,还是候补第四位备取上的。她看见这个万人迷再次席卷这个新环境,不禁又妒又羡,却也被他的魅力吸引。

  原来那个艺术鬼才就是他……而且这家伙真是不懂收敛,虽然离开帝京,但在学校依然也是No.1!乔依莲看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她本以为开始上课,他就会乖一点,雷浩志却硬要坐在她旁边,让她被女同学们的视线刺了整堂课。

  “嗨,宝贝,你要去哪里?”

  她急忙走出教室喘口气,他却随即追上亲热的搂上她的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