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你一一”雷浩志还想上前去踹他,却被后方的声音唤住。

  “帅哥,你是这小姐的男朋友吗?她好像骨折了,快来看她!”好心的路人团急忙叫住他。

  对了,只顾着教训这家伙,都忘了依莲受伤了。雷浩志连忙扶起哭红了眼的乔依莲,心中满是愧疚,见她的脸上、手臂上都有擦伤,但右手垂软似乎骨折了,他更心疼。“对不起……对不起……”他的脸贴着她满是泪痕的脸,连声道歉。

  这时,警察和救护车终于赶到。

  “以为在演‘我俩没有明天’的小俩口,等我告死你们,你们就知道这一点也不浪漫。要是没钱赔的话,我还可以介绍酒店让你女朋友去上班……”庄先生见警察赶来,以为这下对方不敢动手,又不甘心的放话。

  本要随着乔依莲搭上救护车的雷浩志随即回头,不管警察就在一旁,杀气腾腾的朝他走去,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又是一拳往他脸上挥去。

  “啊一一你、你完了,在警察面前蓄意杀人……你完了!你赔再多钱,我也要告死你,警察先生你们看见了没有?哇!好痛……流好多血,我会死啊……”庄先生双手捂着脸大叫。

  “有本事就告吧。”雷浩志冷酷的瞪他一眼,转身上了救护车,陪乔依莲去医院。

  被送往希南综合医院的乔依莲右手骨折,她得知后完全不能接受。大学美术系甄试的术科作品缴交期限就在这几天,她都还没完成,右手怎么能骨折?手伤的疼痛加上可能不能报考的焦急,让她哭了出来。

  “你不是‘被美术系拒绝的天才画家’吗?哭什么?被Vivian夫人一提拔,不是有好多大学美术系主任都表达愿意破例录取你吗?”齐柏明不以为意的为她打上石膏。

  “名人的加持、媒体的吹捧,怎么能当真呢?只有自己努力争取来的,才会安心。”乔依莲非常理智。

  “你能这么清醒,不错不错。”齐柏明称赞。

  “我帮你画。”雷浩志突然说。

  两人将目光往他身上一瞄。当年罗丝丝偷走他的画,令他伤心这么久,但如今他竟然为了乔依莲的前程,甘愿提供捉刀自己的画,让自己隐身于角落,这番心情和与爱着罗丝丝的时候看来是截然不同的。

  乔依莲也体会出这番差别。只是他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又吻罗丝丝?她问出口。

  “那时候我刚叫了咖啡,等了快十分钟,她按门铃,我以为是你,没想到当我开门走到庭院,却见到她。如果我知道门外是罗丝丝,我绝不会让她进门,顶多在门外让她把想讲的话说完。”雷浩志情真意切,又慌乱的对她说:“我拒绝她,她很伤心,想吻我欺骗她自己没有失去我,我才要推开她你就来了……我、我该怎么证明?”

  “其实,我也没想过相不相信的问题,只是看到的那一瞬间,心好痛……”乔依莲害怕会失去他,见到这情况,便下意识的逃开,不愿而对。

  “你会骨折,都是我害的,我赔你好不好?我帮你画。”

  看他真的愿意捉刀,乔依莲不由得动容,她有什么好为两人的吻心痛的呢?他待她是这么不同……她突然不再害怕,也不再逃避,这么好的男人要是被别的女人夺走,她可不甘心。

  “对,就算情敌是罗丝丝,我也不怕她了。”她突然坚定起来。“目击过别的女人吻你的画面,我发觉没有什么事会比这令我心痛,我不会再放开你。”

  听她说出如此坚定的话,雷浩志一阵感动,这才发觉原来自己也需要承诺。

  “你帮我画吧。”乔依莲接着竟大方的答应。

  本以为固执的她会不屑这种行为,结果却出乎意料,他于是带着怀疑的心,离开医院,来到她住处,却发现她半完成的作品,竟是前阵子艺术学苑沈老师出的课题耶稣像,她以自己的感觉和笔触,画了一半。

  他想帮她补上未完的画,却发现怎么补都格格不入,然后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顽固的她会这么大方让他捉刀,因为同是热爱画画的人,她晓得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如果他没办法补完她的画,那么他就一定会另外重画一幅属于自己的耶稣像一一他也许会重新找回对绘画的热情。

  几天后,他挑眉没好气的上医院找她。

  “原来你知道我会技痒。”雷浩志抱胸,斜睨着她。

  “不知道啊,我是想,要嘛你就帮我补,要嘛你觉得这样画不行,你自己重新画一张。”乔依莲笑嘻嘻的回道。

  “我真的重画一张了。”果然是他的知己,雷浩志挑眉。

  虽然这是她为他铺设的选择,但雷浩志不是单纯的重画一张,而是以油画的大规格,仔仔细细的描绘出更甚于他之前在艺术学苑随手画的耶稣像。他为了表现自己想要画的感觉,不甘寂寞的另开一幅图,没想到草稿愈画愈细腻庞大,到最后不得不用最大的画布规格。

  最后他灵魂仿佛重回十七岁,像是当年贫穷但灵感和精力都无穷的刻苦少年,他画得忘我,画得忘了自己用着颓废的人生自暴自弃。

  当油画完成后,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还能画出来。

  乔依莲见过那幅油画惊人的圣洁和磅礴后,也被激出不服输的意志,她勉强用左手,吃力的一笔一划慢慢把剩下的部份画完。

  而把那幅大规格的油画完成后,雷浩志发觉自己重新找回对画画的热爱,原来他仍然是那个为了完成画,连饭都可以不吃、水也可以不喝的文艺青年,在日夜不眠完成一幅画后,昔日的画瘾再也停不下来。

  “看来,我真的要重新开始画画了,怎么办?靠画画可是没饭吃的。”他叹息自己薄弱的意志力,怎么这么轻易在被乔依莲激出一张油画后击垮?

  “你有那么多钱,怕什么?到时候再把跑车、洋房拿去变卖啊。”

  “真是个好方法耶。”他无奈的瞪她一眼。

  乔依莲笑了,满足的靠在他肩上。他终于不再埋没自己的才华,终于能正面看待真实的自己。

  既然下定决心走回画画这条路,雷浩志也决定离开那条拜金浮华的路,脱离那个世界。

  最后一次回到帝京,雷浩志环顾着曾让自己叱咤风云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你才二十六岁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啊!”珍姐依依不舍的拉着他,不让他辞职。“你钱赚够、世面看足了就想要离开吗?你觉得待在这里是一件令你后悔的事吗?”

  “我并不后悔,因为在这里的日子让现在的我能够面对自己、看清自己,谢谢珍姐的栽培,我知道你对我一向很用心,也很包容我的自私和任性。”雷浩志递出一张支票,上面的数字是惊人的天价。“这是我在帝京赚到的所有钱,这是你赐给我的,现在这些都还给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