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我每天听着金苹果乐团的歌,听着声势如日中天的你是如何热情的高唱歌曲、如何呼唤那些疯狂的乐迷,我每天都陷在该不该着迷的痛苦里,如果你有一句话提到过去,不用提到他的名字也没关系;有一天回过头找寻我,告诉我你为什么放弃和我哥的梦想,我就能从中解脱,可是你没有……”

  “我要怎么说?我没能报仇,金苹果因为丑闻解散,我为了赎罪而过着连自己都讨厌的人生,我要怎么面对你?”他动了气的大声说道。

  乔依莲一怔,她从未想过他抱持着这样的心情过日子。

  手机铃声响起,她听音乐就知道是店长,急忙跑过去接。

  “我该回店里了。”这一切太难消化,她需要一点时间思考,她要走了。

  “下星期艺廊的开幕茶会,跟我去。”他却抓住她的手。

  “你为什么现在才约我,为什么Vivign夫人邀约的当晚,你不当她的面说我就是你的女伴呢?”说到这她就有气,她有差到要被那样贬低吗?

  “我不说,她也知道。”

  “为什么她会知道?她对我那么不屑!”

  “她就是知道我一定会约你,她才会对你展现那么不高兴的态度,不用太介意。”

  “那么我以后也得跟你一样看她的脸色吗?”她就是无法不介意,无法忍受他对别人那么好,却任由别人欺负她。

  雷浩志深呼吸,“依莲……你明明知道……”

  “算了,就谈到这吧,我该回去了。”

  再说下去只会彼此伤害,雷浩志不再留她,目送她离开。

  他并不是得看Vivian夫人的脸色;而要乔依莲忍受,只是现在所有梦想破灭的他不知道离开帝京,还能去哪里,而他还在帝京就必须如此……何况Vivian夫人是唯一尊重他,而他也尊重的忘年之交。

  如果乔依莲对于这样的他不信任,他会感到心痛。

  可他又没办法改变现状,只好对自己和她生气。

  深夜,打佯后的帝京。

  雷浩志今天并不刚上班,却在打烊时分进店门。对于众人热情的招呼,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抬头望着自己一笔一划所绘制的“大漠少女”。

  他当初怀着爱与恨所画下的色彩,他当初想每天都能见到罗丝丝而绘成的。

  雷浩志抓着一瓶轩尼诗,斜睨着壁画,咕噜噜灌下早绝禁的酒,一饮而尽后,因酒精而不适的他喘着气,忽然一使劲,将手中的酒瓶朝壁画掷去。

  哐啷一声,酒瓶应声而碎,引起所有人惊呼,接着他拾起碎片,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割裂美丽的“大汉少女”,没多久,原本色彩艳丽的少女被剖得满是伤痕,露出一道道粗裂的白色沟痕,显得触目惊心。

  “Koshi哥,你喝醉了,这样会受伤的。”大白经理急忙上前阻止。

  “她伤我的不只这些。”他丢下碎片,愤愤要离开。

  成苍仁不明所以的问了与雷浩志亲近的阿虎,才知道Rose背叛他的事,才知道这个以拜金虚荣而恶名昭彰的京王,也曾是满怀理想的贫穷青年。可他如果对旧情念念不忘,那某人一定会很难过……

  “你到现在还想着那女人吗?那乔依莲怎么办?”他追了过去。

  “你很紧张她?”雷浩志冷笑。

  “你有这么多选择,放了她吧。”

  “我偏不放开她怎么样?我要抓紧她,不准她走、不准她看别的男人、不准她以任何理由离开我,不管我是恶魔还是骗子,她只能属于我雷浩志,怎么样?”雷浩志带着胜利的笑容,恶狠狠的朝他一字一句的宣示。

  这小子凭什么关心乔依莲?他早就看成苍仁不顺眼很久了,自从他发现真的有人长得跟她最爱的赤西仁一样之后。

  “你这个丧心病犴的家伙!”成苍仁忍不住揍了他一拳。

  “阿仁,你不要命了,竟敢打Koshi哥?”追上来的大白连同其他男公关拉开他。

  “伤害别人的混蛋,谁不能打?”

  当大伙赶忙阻止成苍仁的时候,雷浩志却杀气腾腾的朝他冲过来,抡起拳头回他一拳。

  成苍仁的嘴角立刻冒血,两人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开打,一个是名震不夜城的京王,一个是体育班出身的足球名将,他们出手毫不留情,但Koshi比成苍仁还可怕,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像要杀掉对方那般,帝京的所有人从来不知道俊美优雅的Koshi,竟然会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我知道了,你是在吃醋,因为我关心乔依莲,吃醋我和她走得近?你竟然会吃醋?哈哈哈……”鼻青脸肿的成苍仁已被压制在地上,却不改平常挑衅的态度,放肆的笑着。

  一向自信的雷浩志不曾想过“吃醋”这两个字有一天会套在自己身上。但如果不是吃醋,他满身的怒意又是从何而来?他因为乔依莲三番两次折磨已经脆弱不堪的胃,大口灌酒又是怎么回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