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乔依莲如遭雷击,发怔的她,下意识将颤抖的手收回。

  “我不知道会遇见你,是那天你在街上对我说你哥的事,我才发现,上帝把最挂念的人放到我身边。”

  “你是……”她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我不是因为你是一均的妹妹才接近你,我也是直到那天才发现的。”雷浩志鼓起勇气说明一切。“其实我可以不告诉你,可是我想和你相处下去,我不能不对我喜欢的女人坦白。”

  “你……”他的告白该令她欣喜,可突如其来的事实,却令她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切。让她一直挂念、伤心的人,就是雷浩志?

  她的反应令他不由得感到焦急,“听我说……”

  “我要走了!”她想找个地方冷静,但转身的动作太大,不小心打翻桌上的热咖啡,溅得底下的波斯白羊毛毯顿时成惨不忍睹的深褐色。

  这下惨了,她不听他的,又把他不知多昂贵的羊毛毯弄脏了。乔依莲心慌的蹲不清理,却愈弄愈糟。

  这时雷浩志不由分说的拉住她的手,将她拉起。

  乔依莲认为他动怒了,要赶她出去,没想到他却寒着一张脸,将她拖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将她的手压在水柱下,哗啦啦的冲着。

  她忐忑的抬头偷看到他担忧心急的表情,心中泛起一阵温暖。他待她一如往常关爱,这让她感到幸福,可是……他原来就是她一直在找的人,而她也是他在找的人吗?他的喜欢、他对她的好,是不是只是因为对哥哥感到愧疚想要弥补而已?

  雷浩志打开冰箱,拿毛巾包着冰块放到她手上,“还痛吗?”他瞧着她手背的赤红,很是心疼。

  “对不起,把你的羊毛毯弄脏了。”她摇头道歉。

  “现在说什么羊毛毯?”他根本就不在乎。

  “我会赔你的。”她呐呐的说。

  “我不会跟你要这种钱。”

  “我不要你可怜我……”她泪眼迷蒙。

  雷浩志不能理解的牢牢盯住她,眼神里有疑惑和伤心,“谁说我可怜你了?”

  为什么要曲解他的心意?

  她正想说出自己的怀疑,他却已拉她入怀,狠狠吻住她那张不断说出生疏话语的嘴。他想封住她的反抗、想封住她对他突然的疏离、他要惩罚她对他如此猜疑,这教他生气,他已经很久不曾因自己被一个女人误解而愤怒——乔依莲为什么可以瞬间像朵长满刺的玫瑰那样隔绝他?

  再次沦陷在他的激情和狂吻里,乔依莲知道自己难以拒绝他,可他也一再让她陷入爱与不爱的挣扎里。

  “你每天在俱乐部看着自己画的Rose,又为什么要对我好?”她鼓起勇气问出口。

  “你都知道了?那已经过去,在我遇见你以后,都过去了。”

  “可不管是谁都很难忘怀像Rose那样的旧情人吧?你甘愿将你的心血‘Secret’和你为她画的肖像,全都送给她,让她成名,然后离你愈来愈远,像这样的情人,你真的可以忘了她吗?”

  “你怎么知道?”雷浩志讶异。

  “第一次外送咖啡到你这时,我坐上秋千就觉得‘Secret’的角度要说是从自己的眼睛看出去有些奇怪,一定有个很了解她的人,把自己当作相机,在某个定点专心的用画笔绘下她的每个细微反应,那不是一个画家凭着对自己的了解就能绘出的神采。”

  二十岁的乔依莲虽然还有些稚气,但谈起最擅长的绘画,可是很有自信。

  “而她在媒体上,都是自傲又有些孤芳自赏的形象,但她的自画像却显得有些忧郁,眼神甚至还有点自怜,这不是她眼中的自己。”

  雷浩志不由得对她敏锐的观察感到讶异。以她的程度不该是个待在艺术学苑学画,考不上大学美术系的女孩,她有着过人的观察力。

  “还有‘Secret’和帝京墙上的‘大汉少女’,在复杂丰富的构图中,有一些奇异诡丽的花朵是相同的,而你在学苑画的耶稣也有那些奇幻的元素,你的天才、独一无二的风格和想像力,以及你庭院的角度,那座和画里如出一辙的秋千……对照Rose除了两幅画以外,再也没有新奇力作……种种看似不相关的事物,却让我得到一个结论一一”乔依莲望着他,“你应该跟她的位子互换。”

  “……不是我给她的,是她偷走了……她吃定当时爱疯她的我不会揭发她,也不会以相同画风立足画坛,以免未来传出我抄袭她的风声,或是Rose偷我的画而身败名裂。”

  命运怎么如此残酷呢?乔依莲不舍的抚摸他俊美却透着痛苦的脸。

  “被爱情背叛的我,却又遇上一均自殉;想找安娜报仇,却不自觉的被音乐吸引,试图用音乐忘却画画这个梦想带来的痛苦,而乐团的朋友可以弥补我失去一均的伤痛,所以……”雷浩志难过的望着她。

  她的手微微颤抖,“所以你就忘了我哥……”

  “我没有忘了他!”他没办法替一均做什么,所以他不敢面对,但他始终没忘了一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