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乔依莲提着纸袋进门,见他斜倚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薄被,随性而未经任何衣饰包装。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刚起床的样子,跟平时高贵俊逸仿佛散发光芒的华丽不同,他散乱的发尚未整理,他的唇边长了些胡碴,他的眼神慵懒毫不掩饰平常的傲气,他光裸的上半身则性感结实……

  她忽然觉得这男人陌生了起来,有点不自在。

  “不好意思,我刚睡醒都是这样。”他搔搔头。

  她注意到他接下来好像要掀开棉被下来,她有些不安,怕他身下连内裤都没有穿,明明害羞,却又令她不禁产生遐想。

  “你在看什么?”

  “没有啊。”

  “是这个吗?”雷浩志坏坏的挑眉,大手一挥一一

  乔依莲连惊呼都来不及,棉被就被掀开了,她惊魂未定的眨了眨眼,才看清楚原来他身上还有件宽松的四角裤,她傻眼的瞪着兀自哈哈大笑的他。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无聊?

  “你哥洗完澡不是都会光着身体走出来吗?怎么还吓成这样?”

  “对呀,而且他也跟你一样,喜欢吓我……”她傻傻的回答,但随即感到奇怪问:“你怎么知道?”

  “猜的,男人嘛。”糟了!雷浩志急忙把话吞回去。

  “所以我说看到你,就会想到我哥和他朋友。”她神色满是怀念的笑了。

  为了镇定情绪,以免再说溜嘴,他随手拿起纸袋里的咖啡。

  “你刚睡醒就要喝咖啡?这可不行。”她飞快的抢下咖啡。

  “你外送过来,不就是要让我喝到咖啡吗?”他疑惑。

  乔依莲也感到好笑,却拿出一罐鲜乳,“先喝这个吧。”

  “我没叫这个啊?”

  “我另外拿的。”

  “你们是黑店吗?居然强迫推销!”雷浩志故作惊讶。

  “最好是黑店啦?早上厂商多送的,这是我趁店长不注意的时候拿走的。我是关心你耶,你竟然说我强迫推销?我有叫你买吗?”她激动的澄清。

  雷浩志却哈哈一笑,大手一勾,将她揽入怀中,亲密的在她耳际说:“开玩笑的嘛。”

  “你家有微波炉吗?我热给你喝。”乔依莲笑了笑,两人近到她闻得到他身上的酒味,不由得皱眉,“你昨天喝酒?你的胃不是不好吗?”

  “你怎么知道?”

  “第一次接你外送的时候,店长说你上夜班,长期下来精神不济,所以你中午过后都会叫一杯双倍义浓,好振奋精神,我觉得这是恶性循环,空腹喝咖啡也不好……”乔依莲解释,“所以你现在要先喝热牛奶才对。”

  雷浩志无法不感动。当初叫外送时,K桑对她而言只是普通的陌生客人,但她却清楚记得店长曾对她说的话,如果不是她个性细腻,要不就是她默默把他放在心底。

  他很久没被人这样关心过、记得过了,他再热情不过的注视她,她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令他忍不住将她下巴勾起,低头吻她。

  其实他打电话叫外送不是因想喝咖啡的缘故,而是想要一睁开眼就看见她。

  沉醉在他突然的吻中,雷浩志对她的索求和霸道,让乔依莲无法抗拒,她贴着他阳刚而几近赤裸的身体,感觉到有什么隔着一条薄薄的四角裤澎湃起来,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亲密。她明明只是来送咖啡的,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知道什么,都要相信我,好吗?”他抱紧她,唇虽离开,脸却依依不舍的贴近她的,再认真不过的望着她。

  “好。”她迷惘却坚定的回答。

  能够被心爱的男人要求承诺,对她来说意义重大,但是再这么被他勾引下去,恐怕她整个下午都别想回店里了。

  “那你先赶快把牛奶喝了。”

  乔依莲好不容易抽身,下楼到他的厨房找容器,但却没看到普通的碗,都是高级的骨瓷碗或茶杯,不熟悉这些高级品的她,不敢使用,就怕碗在里头爆炸,只好随便拿一只玻璃汤碗。

  雷浩志跟下楼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以前他很讨厌女人擅自兰进他的地盘,可是他看乔依莲却只有温暖的感觉,全无排斥。

  “好了,喝吧。”她满意的将微波好的牛奶摔到餐桌上。

  “这是要我当小狗吗?”看她居然拿玻璃汤碗装,心里好笑,他伏在上头,故意伸舌舔了舔。

  “我忘了。”她转身去找马克杯。

  不久后,杯子是有了,但没有勺子要怎么舀牛奶呢?他索性将杯子放进器皿里,装个八分满。

  看来有温暖背影的人不一定能把人照顾得很周全。

  他不再说笑,优雅的饮用,乔依莲迷恋的看着他每一个动作,他们之间如此自然,好像她跟他认识了很久似的。

  雷浩志若有所思的拉住她的手,在颊边爱恋的磨蹭着,他屏息下了决心,艰难的开口,“带我去你哥的坟上香好吗?我想跟他说,我会照顾他最爱的妹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