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想大声反驳他的成见,但想到自己曾经因为怀疑而伤了雷浩志的心,就觉得没有资格教训别人。

  “老兄,我们带你米,可不是要让你说Koshi哥的坏话。”阿虎不满的靠近他。

  一旁的俊华也开口驳斥,“你根本一点也不了解Koshi哥,凭什么揣测他的所作所为?”他继而分析,“对Koshi哥来说,他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爱,就算真有目的,也该找其他有财有色的女人,但他却对乔依莲这种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的女人花那么多心思,你不觉得这才是真正想跟一个人做朋友的态度吗?”

  喂,什么叫她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啊?乔依莲闭了闭眼压下火气。算了,毕竟他说的对,她没有财也没有色,雷浩志靠近她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再说,全球知名的美女画家Rose还是他的前女友,Koshi哥俱乐部大门旁画的就是她、Koshi哥对Rose旧情难忘还特地把她画在那面墙上,想要每天看到她。这么念旧的人,怎么可能会利用别人?”阿虎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段话像一道雷打中乔依莲的心。Rose竟然是雷浩志的前女友?他怎么从来没跟她提过?

  对了,在书店的偶遇,她拿的正是他想要的画册,后来他不经意展露绘画的才能……还有,他家庭院里摆的那座美丽秋千,不正和“Secret”里那少女乘坐的一样吗?

  她怎么没有联想在一起过?雷浩志和Rose的关联性是如此紧密,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怎么?你该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吧?”成苍仁冷笑。

  “不知道又如何?以前的事都不重要。”她装作不在乎。

  可是她怎么可能不在乎?雷浩志究竟喜欢她什么地方?乔依莲没有一刻不去想这问题。Rose那么有名气,还是个美艳绝伦、风情万种的女人……自己拿什么跟她此?

  而且……Vivian夫人要他带女伴参加艺廊的开幕茶会,可他到现在都没有邀请她,难道她真的如成苍仁所言,只是他尝鲜的小菜吗?

  不到晚间十一点,雷浩志因饮酒过最引发急性胃炎,被帝京的同事送进希南综合医院。

  “Koshi哥,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坐上No.1的位子,一小时当三小时用,竭尽所能施展魅力,拼命喝酒,他只用一年时间就当上京王,但他的胃因为过度刺激而坏了……所以他不能再喝酒,只喝果汁,而他在当上No.1后,便不需要再靠任何手段,女人就会捧着钞票抢着见他……”经理大白在急诊室外疑惑的又说:“可他为什么又喝酒了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急诊室内,齐柏明要大白不要担心,请他先回帝京,有任何状况会打电话通知他,大白道谢后,匆匆离去。这时间正是帝京最忙碌的时候。

  “我们到底是金苹果,还是烂苹果?”雷浩志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呢喃。

  替他照了X光、打完止痛针、消炎针,并吊上点滴的齐柏明,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样?他是不是自杀啊?”黎青军和安娜赶了过来,焦急不已。

  “你们怎么来了?谁告诉你们他要自杀的?”齐柏明觉得奇怪的问。

  “刚才他打电话给我,说什么‘都是你害的’、‘我的人生因为你而没有任何意义’、‘去死吧我拜托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完之后就没声音了,然后不一会就接到你打来说他在医院的电话,我还以为他吃安眠药自杀咧!”正在准备考医帅执照的黎青军,满脑子都是书里的案例。

  “他是发酒疯。”齐柏明简洁有力下了注解。

  “他不是不能再喝了吗?”怎么还会发酒疯。

  “所以才被送别这呀。”

  黎青军担心的瞧了瞧脸色苍白的雷浩志。他知道他一直用放纵奢侈的生活,来麻痹自己在理想和感情上受挫的痛苦,但没想到现阶段的他,竟有伤心到要酗酒的理由,是为了什么呢?才这么想,就见并床上的好友起身。

  “我遇到一均的妹妹了。”半昏半醒的,雷浩志忽然接了句话。

  “居酒屋那个?”齐柏明不以为意。

  “你知道她是一均的妹妹?”他瞪大了眼,大为吃惊。

  “那时候我就说她眼熟啊,你还叫我不要乱搭讪人家……”

  雷浩志恍然大悟。为什么粗线条的齐柏明一眼就看出她与一均的神韵相似,而身为他好友的自己,却一直没发现呢?

  “说不定你对人家那么好,就是一种心电感应。”齐拍明接着说。

  这世上有这么玄的事吗?雷浩志陷入迷惑。说不定真是如此,否则为什么不知道她的来历、不了解她的生活,在对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就打从心底想要照顾她,对她好?

  明白好友伤心的原因,黎青军心底泛起一阵疼痛。

  当年雷浩志想找安娜报仇,可是靠近她,他和齐柏明他们三人的意气相投不知不觉中抚慰他痛失好友的伤痛,同意加入乐团,一方面也是让音乐填补被罗丝丝背叛、不能画画的空虚,偏偏安娜当时的男友正是他,这让雷浩志在参加乐团后,不时有背叛亡友的感受,内心痛苦不已。

  但最后金苹果乐团因为他是毒贩之子的疑云,卷入丑闻而解散。

  雷浩志认为,这是背叛好友的报应,认为当他拥有一个梦时,那个梦便注定会破碎,罗丝丝偷走他的画,让贫穷的他一无所有;他在背叛的矛盾中加入金苹果乐团,之后却因为丑闻而解散,这些打击让他自暴自弃,开始极度的放纵。

  他放弃自己的灵魂和梦想;加入帝京,想要摆脱贫穷,他赚很多钱,不再当罗丝丝看不起、空有才华却没有财力的男人,他还可以代替乔一均掌握很多女人,在不伤害她们的前提下,毕竟他不是安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