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就当是为了我……我的珠宝展、走秀、新品发表会,什么时候叫你来过?只有艺廊是我真正的梦,才会希望你来,这样你还不捧场吗?”

  “好,为了你。”他一向敬重Vivian夫人,她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哪有办法拒绝?他眼里有叹息。

  “我就知道你最好……对了,你可以带一个女伴。”Vivian夫人说到这,往乔依莲一瞄,不以为然的又道:“带个好一点的货色。”

  “我哪里不好?”乔依莲见两人径自聊起来,雷浩志把她扔在一旁不管,她心里早有不满,此刻又被贬低,终于忍不住,气冲冲的理论。

  “呿,黄毛丫头……”Vivian夫人连理都懒得理。

  “我是黄毛丫头,那你又是什么?你一身黑,又包那么紧,是要参加丧礼吗?你这位常常见报的珠宝大师,怎么都没有记者问你是不是每天都有朋友去世?”乔依莲朝着她,劈哩啪啦讲了堆。

  “Ok, Stop。”雷浩志无奈的拉远她。

  “你这是在护着她吗?为什么你说我不属于女人国?”她更气了,明明是对方一再嘲讽自己,他却不替她说话,那她到底算什么?

  “真幼稚。”Vivian夫人看她被刺个几下就在那张牙舞爪,不由得好笑。

  “开幕茶会那天,你不会要带她来吧?”

  “谁希罕?”她最讨厌这种自己有钱就把别人看扁的人!乔依莲忍不住顶回去。

  “我们茶会上见。你该回家休息了,你看起来有点累。”不理会两人的唇枪舌战,雷浩志对Vivian夫人温声建议。

  “好……”他的关心对她十分受用。

  等Vivian夫人乘坐的宾士车远离后,乔依莲终于摆脱雷浩志的箝制,不满的问他,“她这么瞧不起人,为什么你还要去她的开幕茶会?”

  “她不是真的瞧不起你,相反的,只有在面对令她感到威胁的女人,她才会像刚才那样先发制人。”

  先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有一点她非常介意。“那你会用对待她的方式去对其他女人吗?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这么甜言蜜语过?”刚刚还刻意忽略她。

  “是你叫我不要对你太好。”

  “可是那不代表你就要对别人都这么好啊!”

  雷浩志有些无奈,他开口试图解释,“我只是比较尊重她才这么做,相信我,在我的工作上或是其他时刻,我都不会这样哄别的女人。”

  “谁知道?”乔依莲止不住涌上的醋意。

  他最不愿被触碰的神经似乎被挑动了,他定睛瞧着她,“那么你是认为我是那种每天说一些言不及义的话哄女人开心的男人?既然我在你心里是如此,那你刚刚发现我的工作后,为何不轻视我,当场掉头就走?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为什么要用你的手抚摸我的脸,无言的告诉我,你仍然可以接受我,可此刻却完全不相信我?”接连几个问句,带些控诉的意味,表露着他受伤的感觉。

  乔依莲愣住,这才发现自己的口不择言踩中雷浩志的地雷。

  她最不想做的就是伤害他,她不想当个在他眼里与其他女人没两样的家伙……

  他刚才在俱乐部和她深情凝视时,是那么信任她,可是她刚才的表现有多么愚蠢,多么伤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太在意他,她无力再说。

  “对不起,我也失控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是要一起搭捷运吗?乔依莲可怜兮兮的望着他,欲言又止,毕竟是她让气氛不愉快的。“不用了,我自己搭捷运回去就可以了。”

  “你干么像个小媳妇一样,一脸可怜兮兮的?”

  “我哪有?”她红着眼,倔强的反驳。

  “哪里没有?都快哭了你。”看她眼眶红红、备受委屈的模样,他的心都跟她的脸一样,纠结在一起了。可明明是她先惹火他的……为什么他要感到愧疚?真令人火大!

  “我要回去了。”在真的落泪之前,她得赶紧离开。

  “不要这样……”雷浩志见她要走,赶紧从背后牢牢抱住她,无奈的在她耳边低喃。

  他从来不对女人发脾气,在俱乐部工作后,更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他愈靠近她,就愈害怕的想逃避她当初吸引自己的坦白,她纯真得像一张白纸,总是直接表现出内心的想法,迫使对方也只能正视,每当他不愿面对什么时,就会不自觉的防备着她,不想让她看见他隐藏的部份。

  其实他并不是气她吃醋,而是……他不愿被她轻视,即使她的话语没有那种意思,但太在乎她想法的自己,仍只会敏感的钻牛角尖,让他开始讨厌自己,为什么没办法做个令她骄傲的男人?

  原来自己的心志早已不知不觉被她影响。

  这是他从来没想过的,号称女人杀手的他,在面对一个顽固任性的少女时,竟然会失去理智,只因怕被她讨厌。

  乔依莲感受着他的拥抱,这热情而温柔的贴近,让她抗拒不了,这也是她常常找借口假装自己不在乎,却又轻易被掳获的原因。

  “你知道吗?你很像我哥哥最好的朋友。”她突然想起一个人,他们一样的有魅力,难怪她会对他有种熟悉感。

  【第七章】

  “我没看过他,但他很有名,他也叫Koshi。据说他跟你一样,有着举世无双的俊美脸庞,有着比女人还要妩媚的眼神,有一张性感到连男人都想亲吻的嘴唇。

  有他在的地方,人人都想向他邀宠,可是啊,他最好的朋友却是我哥,我哥冷静内向又不多话,他喜欢画的都是人体解剖之后的狂想画画,或是动物器官分解图,对了,我哥也喜欢画画。”乔依莲忍不住说起那个她地直记在心里的男人。

  雷浩志听了陷入过往的回忆中,她的话语令他不自觉的轻颤。

  “我哥常常跟我谈他,他们一起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那个美得过份的朋友今天又干了什么狂妄的事,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跟那家伙认识很久,对于他的脾气、个性、惯有的反应,我都好熟悉。”她的眼神充满感伤和怜爱的转身望着他,那张她爱极了的脸。“发现你们好像后,我一见到你,就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雷浩志吞吞吐吐好一会,最后呐呐的问:“你哥……没再跟他联络了?”

  “我哥……走了,自杀的。”虽然已成过往云烟,不再那么心痛,但她提起的语气仍无法不酸楚。“他爱上一个医学院高材生安娜,据说她是个多情种,谁爱上她,谁倒霉。偏偏我哥偏执又痴情,在发现无论自己多么爱她,她都不会回头看他一眼、不会停止爱上别的男人之后,他最后选择自我了断,终结这样的痛苦。”

  听到这里,他心跳几乎快要停止,并不是因为这个故事多特别,而是他发现,自己竟然就是当中的主角之一……

  “听我哥其他同学说,那人发了狂似的要找安娜报仇,可是不知怎的,他后来却加入那女人的乐团。”乔依莲陷入往日的纠结情绪中,不甚理解的又道。

  “他不是我哥最好的朋友吗?我哥因为那女人而死,他不是很痛苦吗?可是口口声声说要报仇的他,居然加入那女人所组的乐团,这让我不能谅解……就像唯一一个盟友,背叛了我们兄妹似的。”

  “他加入那乐团,是有原因的!”雷浩志不由得脱口而出。

  他完全确定,乔依莲就是亡友一均的妹妹。

  以前一均常提起自己有个脾气顽固又坏的妹妹,她跟他一样爱画画,常说哪天要介绍给他认识,但是,还没等到那天,一均就为情所困,选择离开了。

  “你怎么知道?”她困惑的瞅着他看。

  “因为……”雷浩志考虑过后,把话吞下。他不愿在这份感情才刚开始,还不够稳定时,添加任何可能引发不愉快的导火线。

  “因为什么?因为你也是个多情种,所以你能了解安娜?”

  “我并不多情。”他皱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