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搞什么嘛,人家不是花钱来受罪的好吗?”连隔壁的名媛也看不下去的出声指责。

  乔依莲冷不防被泼了水,头发、脸和衣襟都湿了,水慢慢的滴落,她可以想像现在自己有多狼狈,明明是被招待来的,却被这样教训。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的不对。”大白急忙上前赔不是。

  在乔依莲觉得很丢脸的同时,一条透着淡淡香气的手帕递到她眼前,她慢慢抬头,一张熟悉而绝美的脸正对着她微笑。

  雷浩志神采奕变,他的风采让乔依莲为之心醉。她从未见过他如此华丽的模样,此时的他耀眼得像天上最亮的星,而现在这个令人爱慕的男人,正对她绽放醉人的微笑,周围的女人们见了他,不禁渴望他也能对自己这样笑。

  他怎么会在这里?乔依莲怔怔的盯着他,听见耳边不断传来的艳羡声,她才明白他就是名闻遐迩的美男子Koshi,也就是蝉联帝京三年的京王一一原来,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就是万人迷Koshi?她震惊得难以言语。

  她猜过他可能在艺廊工作,或是不用工作就有钱花的公子哥,却怎么也没猜到他是Koshi。

  雷浩志见她不知所措,便主动拿手帕轻轻往她发上擦,扑面而来的香气使乔依莲着迷,随着手帕拂上她的脸,他对她独有的温柔也从指上传出,她恍惚的看着不真实的他,感受这不真实的氛围,周遭又是一阵惊叹声。

  居然有人能让Koshi这么温柔的注视着,好像Koshi专属于她。

  “谢谢……”乔依莲不自在的脸红了。

  “我替他表达歉意,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我不会跳……”她不想再在这么多人注视下出糗。

  “没关系,我不会叫你来个地板动作的。”雷浩志忍不住逗她,他的幽默让众人发笑。

  而一如他们之间的模式,乔依莲又恼又嗅的瞪了他一眼,这让他会心一笑。这是他所熟悉的神情,也是他最爱看的。

  她还来不及拒绝,雷浩志就伸手拉她入怀,对着她微笑翩翩起舞,钢琴师趁势落下琴键,抒情又浪漫的许茹芸“只说给你听”歌曲,在空气中飘扬开来,化解方才尴尬的冲突,为帝京添一桩美谈。

  人人都称赞Koshi不但不看新人眼红而落井下石,反而主动出面圆场的气度,同时妒羡乔依莲的幸运,周围的男女禁不住跟着他一起慢舞,帝京顿时恢复原先和乐的气氛。

  “有没有一种麻雀变凤凰的感觉?”雷浩志笑问。

  “哪有这么脏的凤凰?”她颓丧的低头看身上有水渍、咖啡渍的T恤。

  身为众人焦点的Koshi,拉着一个湿答答、穿着脏丁恤的丫头,怎么看都觉得不搭轧。

  但他不在意她的邋遢和狼狈,主动邀她慢舞、温柔的用手帕替她拭去水滴,让她成为全场女人羡慕的对象……乔依莲随着他的脚步旋转,这一切的美好都让她晕眩。

  “原来你就是常被周刊杂志报导的京王……”她怔怔看着他喃喃自语。

  “是啊。你有什么想法呢?觉得我的地位庸俗还是……对我感到失望?”他自嘲的对她淡笑,毕竟她曾以为他的工作跟画画有关。

  “难怪你曾说,或许有一天愈了解你的事,先离开的人反而是我。”不过她完全没这念头。

  雷浩志接不上话。关于他的工作,是经过许多转捩点所造成的结果,也是惩罚自己的一种手段,没什么好解释的,何况如果他费尽唇舌跟这丫头解释,不就代表他在否定自己的人生,或是他根本没那么相信她会接受他。

  等等,他为什么想要乔依莲接受自己?

  他再专注不过的凝视面前的她。他什么时候动摇了?

  “如果你不再那么尊敬我,这也很正常,人心是会轻易改变的,就像这里每个女人都说我是她们的真爱,可是踏出这地方……谁在乎是真是假?”雷浩志轻蔑的笑,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脆弱。

  就像他和罗丝丝曾经轰轰烈烈、信誓旦旦,她却轻易的背叛他的信任,偷窃他的画,毁了两人的爱情。

  如此可笑,如此不堪一击的关系……

  他眼里的伤痛,乔依莲没漏看。她从来没谈过恋爱,对那般沉痛的眼神感到疑惑,但她却觉得不舍,想帮他眼中的灰色地带填上色彩。

  乔依莲的手慢慢抚摸上他俊美而光滑的脸,深情的凝视着他,像要把他的容貌一分一寸刻在心上,她忘了自己曾经因为害怕对他的感情愈来愈深,渐渐不可自拔而逃避他,现在她只想好好吻那双满足轻蔑、带着苦痛的眼眸。

  她带着薄茧的小手不同于那些千金名嫒,微微粗糙却无比轻柔的触摸让他被抚慰了,她看着他的眼神像维纳斯怜惜自己的美丽一样,充满着迷和心疼。

  雷浩志怦然心动,一把抓住她的手,将惊讶的她搂进了怀里,在她耳畔说悄悄话,“我的本名叫雷浩志,雷公的雷,浩然正气的浩,志向的志。”他心中属于爱情的那一块复活了。

  他的气息让她从背脊燃起一阵热麻,她没料到他会突然和她咬起耳朵,而且告诉她,他的本名。

  从认识到现在,他们总是打打闹闹,好像熟悉十几年一样,直到他现在说了,她才好笑的发现原来自己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是因为彼此的相处太自然才没察觉吧?

  而泄露本名不是俱乐部公关的忌讳吗?

  他告诉她不就表示把她的权限大大提升一级了?这发现让乔依莲又惊又喜……

  她不敢有太多期待,可是他的告知,仍让她高兴得像快飞上天。

  “今晚有空带我搭捷运吗?”他突然的问。

  “你有带五十块钱吗?我可不接受刷卡。”

  雷浩志开心的笑了。哪个女人在他调情的时候下晕头转向、意乱情迷的?只有这丫头,还记得那次的蠢事趁机挖苦他,哈哈!她没在得知他的职业后改变,这样很好。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离开,他们漫步在街头,脸上漾着只有对方才懂的笑容。

  雷浩志依旧被路人用爱慕的眼神猛瞧,但不同的是,他身边多了个人,这让他高兴不已,不再觉得夜晚无趣。

  他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和两个人差别这么大?但他现在只想好好体会,不想深究。

  “借过喔。”搬着木材的工人,差点擦撞到他。

  随即听见沙哑的女性嗓音喊着动作快点要加紧赶工之类的话。

  雷浩志一瞥,原来是正在筹备的艺廊,心中涌起无限感慨。如果那时候没发生那么多意外,他也会是其中一个展出者吧?

  “要是这间艺廊放了你的耶稣画像,一定会变成圣地。”乔依莲感叹。

  “你还真会说话。”他不知该笑该哭。

  “这是实话。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继续画画?如果我有你一半天份,我一定每天练习、每天拼命画,把另一半没有的天份,用后天的努力补起来……”她的语气满是向往,也替他感到可惜。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我的一半天份,所以你就不用努力了?”他故意扭曲她的话逗她。

  她连忙抗议,“你很烦耶,我的意思明明不是这样!”

  雷浩志莞尔一笑,这时突然有个黑色人影来到他面前,伸手拥了下他,还轻啄他那人人渴慕的俊脸。

  “你这个时间怎么会在这里?”她听见他们的笑闹声,发现是Koshi就立刻过来。

  六十岁的Vivian夫人满脸皱纹,删才还用那沙哑的声音喝斥工人,但在他面前却轻声细语的十分温柔。

  她瞄了眼乔依莲。“这是谁啊?不要跟我说,你的女人国有那么多忠心子民还不够,连这种穷酸的货色也要。”从两人的神态,她看得出这小女孩和Koshi关系不同,不由得有些吃味。

  乔依莲瞪大眼非常不服气,一个老女人竟然敢说她是个穷酸的货色?

  “她不是属于女人国那边的……”她是女朋友。雷浩志想解释。

  “好了,我不想浪费时间谈闲杂人等。”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将目光移回他身上,“这是我下个月开幕的艺廊。你也知道,虽然我Vivian号称是国际珠宝设计大师,可我原本是学画的,我爸当初也一直以为我会是个性格古怪、满身脏污的穷画家呢。”

  雷浩志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Vivian夫人开的艺廊。

  “为了给像我这样,对画画有兴趣却碍于种种因素,最后不得不放弃的天才机会,我开了这间艺廊,谢绝知名画家,欢迎画坛新秀提供作品,说不定有些会计师、建筑师,会是画坛奇才呢,你说这想法怎么样?”

  Vivian夫人虽然在国际珠宝界呼风唤雨,许多名牌及厂商都要听她指挥,但她在雷浩志而前,却像个只想讨句赞美的小孩。

  “主意不错。”他淡笑回答。

  他还能说什么?说他也是一个原本有机会,却放弃的天才吗?

  他以为画画的梦想早已随着人生的推演,埋藏在心底最深处了,但他在乔依莲身上看到从前那个虽贫穷却不认输、在色彩里找寻生命意义的自己。

  几年过去,画坛新秀不断崛起,而他却已经放弃,远离画画,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雷浩志望着艺廊,暗暗嘲笑荒废的自己。

  “下个月开幕那天,你来看看好吗?”她露出少见的乞求神色,“你放心,绝对不是你讨厌的上流聚会,不是每个人拿着酒杯讨论政治经济的那种,我邀请的都是艺文界人士。”

  “那一样讨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