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在啡·主流咖啡馆重复每天相同的工作,乔依莲无精打采的擦桌子。

  几个在后阳台聊天的太太们不知在谈什么,谈得十分热烈,还不住的拍手。

  似乎聊出了结论,彭太太一脸雀跃又有些紧张的望向乔依莲,向她招手道:“依莲,你来一下,快快快!”

  “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她立刻打起粘神,展露笑颜。

  “你今晚有空对不对?你是年轻人,陪我们去壮壮胆好不好?”

  “壮什么胆?去鬼屋吗?”乔依莲好奇的问。

  “什么鬼屋,是这个啦……”彭太太亮出一叠烫金票券。

  “帝京?”她惊呼,这个俱乐部的名声如雷贯耳。

  “这是老同事叶老师给我们的优待券,她是那里的常客,说帝京相隔多年终于推出一个新台柱,要我们去捧捧场。

  “她啊,在现任京王身上花太多钱了,但人家却对她爱理不理,她气不过,决定花钱力捧新台柱,好让他压过自以为了不起的京王。”彭太太这群人都是退休老师,钱和时间最多了。“你可不要误会,我们是良家妇女没去过那种地方,只是俱乐郎为了替新人造势优待VF,叶老师是其中一个,买优待券半价,她就买来送我们了。”

  乔依莲看着票券上印着的照片,觉得上头叫Red的新人有些眼熟……啊,原来是因为他长得像她的偶像赤西仁。

  见她怔怔的盯着票券,彭太太连忙鼓吹,“怎样,你也喜欢吧?就跟我们去吧。”

  “可是我……”

  “你放心,跟老师们出去,哪有让你花钱的道理。而且,我们是啡·主流的常客,知道你的情况,只是拜托你陪我们去壮壮胆罢了,不然一群太太去,怪不好意思的。”彭太太诚挚的拜托她。

  这群和善有礼貌的退休老师是好顾客,常跟牛月苹和她聊天,乔依莲哪有拒绝她们的道理。只是……是豪华奢侈的男公关店耶,她怀疑自己连踏进去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该不会是不敢吧?”听到她们对话内容的牛月苹,趴在吧台上打趣。

  “怎么会不敢?”她逞强。

  “就是说啊,连鬼屋都敢去了,小小的公关俱乐部又算什么?除非你怕看男人脱衣服!”牛月苹继续恐吓她。

  “什么?会脱衣服?”她真的吓了一跳。

  “骗你的啦,你果然是不敢去。”

  一群老师因牛月苹的话笑了起来。这依莲还真是单纯得可以。

  “听说餐点都是五星级饭店厨师做的……”彭太太补充。

  什么?跟她们去不就可以吃免费的吗?乔依莲马上决定,“好,我要去。”

  一堆美男子无法令她下决定,免费的一餐却让她迅速的点头,果然是小女孩啊!五十多岁的老师们怀念起年轻时的单纯。

  一行人晚间九点到帝京,年轻有钥气的男服务生为她们开门,她们意外于门后世界富丽堂皇的景象,以金色和红色为基调的室内设计,流泄着抒情音乐,还有使人心情沉淀的蓝灯地砖,彭太太她们原以为这种地方一定充满铜臭味,没想到会像Longebar一样富有格调,不禁大感吃惊。

  “因为叶老师有特别交代过,我们就给各位一楼中央的位置,可以吗?”小伟亲切的接待,引她们入沙发座。

  “我们用的是优待券,不知道……”彭太太怕出糗,于是尴尬的申明。

  “叶老师已经指定由我们的Np3宫崎来为各位服务。另外,有关优待券的部份,在这里要跟各位说声抱歉,这表示在Np3忙的时候,会由票券上的新人补时间。”

  帝京体贴的服务,让一行人开了眼界,她们拿优待券来,不但没有被这里的服务生轻视,反倒还因为由新人递补空档时间,而对她们致歉。

  “打扰了,我是宫崎。”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以流利的中文向她们打招呼后坐下。

  “你是日本人啊?我们以前常去日本玩……”

  以为跟陌生男子聊天会很难,没想到在对方的引导下,就像老朋友一样打开话匣子,彭太太她们跟宫崎聊得好开心。

  乔依莲没去过日本,也对日本不了解,无法融入谈话中,便打显起四周,发现大门旁的壁画,她刚才进门时没有注意到。

  银蓝色的夜和无垠的大汉相连,一个长发少女梳拢着头发,黑发披散盖在整个大漠上,展现动人风情。这么大一幅壁画,每一撮发的线条都不一样,每一撮发的去向交代得清清楚楚,夜空和大漠交织成奇幻的世界,少女微笑着,仿佛很享受所处的美丽景色。

  “这个神韵和风格……好像在哪见过。”乔依莲忍不住想伸手触摸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

  “不好意思,彭老师她们在找你喽。”经理大白微笑欠身。

  她这才回过神,尴尬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其实是二楼的雷浩志吩咐大白阻止她的,他瞧见一楼有个女孩背对着他看画,他不想任何人碰画。

  “老师好,宫崎可能要失陪一下。”

  一回座位就听见阿虎热情的招呼,老师们点头说好。

  “阿虎?”乔依莲在看清楚说话的人时,不禁瞪大眼。

  “依莲?”一起过来的俊华惊讶会在这里看到她。

  她转头瞪着他。“俊华?你们……”

  “你们认识?”彭太太好奇的问。

  “他们就是、就是……”替啡·主流咖啡馆外送到K桑家,结果隔天就神秘辞职的工读生啊。乔依莲难以启齿,转身怒道:“原来你们都到这里来了,没义气的家伙。你们辞职后,外场和外送都由我一个人负责耶,我忙到快吊点滴了,你们知道吗?结果你们在这里赚钱?”

  “不能怪我们,要怪Koshi,是他诱惑我们的。”阿虎急忙推卸责任。

  “Koshi?是K桑吗?他也在这里工作?”乔依莲疑惑的问。

  “原来你还不知道……”阿虎发现自己失言了。“那当我没说。”

  她正想追问清楚,大白却在此时向她们介绍那位补空档的新人。

  Red一出现果然让大家惊讶,不愧是睽违多年后帝京推出的新台柱,他有着健美的体魄、阳光的气质,表情却带着冷傲,而他清澈的眼神更充满敌意。

  【第六章】

  Red在这三天已经得罪所有他站过台的客人,大白私下警告,若他今天再不合作。就要他依照契约,连本带利吐出帝京借他的钱,还不出来的话,就要打断他的手脚。

  只是威胁似乎没用一一

  “你好年轻,念什么学校啊?”彭太太基于职业病,看到年轻人就想问。

  “怎么?你要到我学校来点我的台吗?”成苍仁冷笑的讽刺。

  彭太太十分尴尬,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网应。

  “彭老师只是关心你而已。”看不下去的乔依莲仗义执言。

  “关心我?如果我只是个不认识的路人,她会拿钱给我吗?”

  “你钱A得还不够吗?在校际杯收了外人三百万踢假球,害何谦平他们输了,哭得一场糊涂,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训人?”乔依莲认出他是何谦平那所大学的足球队队长。

  难怪在看到票券时会觉得那么眼熟,原来不只因为他像赤西仁,更因她曾被同属足球队的何谦平邀去看他练球,只是她一直在体育馆看台上看热闹,没和他说过话。

  “你这个没辛苦过、有钱可以来这消费的大小姐,才没资格训话!”成苍仁提高音量。

  “谁说我是……”她话还没况完,就因他拿水往她脸上泼的举动而住了口。

  这下气氛凝重,早在两人争执时就朝他们方向看的所有宾客和公关,不约而同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在服务至上的帝京从没发生过公关跟女宾起冲突的事,如今不但发生,而且还是向客人泼水这么严重的错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