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这是我第一次搭捷运,从列车里的角度往外看,别有一番风味。”雷浩志倚在车门前,望着从民权西路站后驶出地道的夜景,灯火仿佛夜空里的点点繁星,他像是要转变气氛的说。

  她专注的望着他略带寂寞的侧影,忽然有种想好好抱紧他的冲动,想对他说,如果他喜欢,她可以再带他坐,但是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人挤人的捷运呢?他自己就有跑车了……

  出了淡水站,人烟变得稀少,河风吹来格外凉爽,乔依莲走进老街再转了几个弯,停在菜市场里一栋公寓楼下,她独居的小套房便在其中。

  “好了,到我家啦,你可以回去了。”

  “这个给你。”雷浩志把背在身后的帆布包拿下,捧出颇为沉重的东西。

  乔依莲不解的看向他递来的东西,一时傻眼,不敢相信。

  是《Bohemia's Rose》!她颤着手接过眼眶,发热泛泪……

  “不知道哪个讨厌鬼买走诚品唯一的一本,所以我只好向当地网购。我已经看过了,你不会介意吧?我知道你一定会追问,我为什么要送你?”雷浩志定定的看着她,熟练的说:“因为这本画册太难看了,所以送给你。”

  乔依莲的眼里闪动着泪光。他还记得她偷画谁的画册,用她会接受的烂理由,说服她大方接受礼物……从来没人特地记住她的喜好,也从来没人像他这样为固执的她设想。

  她以为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因为年轻有钱的公子哥都是这样一啊,他说过他不是公子哥,她真没想到他会对她这么用心……难以克制自己的爱恋,她痴痴的望着他。

  “就当作是方才搭捷运你帮我解围的回礼喽,而且,我身上也没有零钱可以给你,只有金卡。”

  “以后你想搭捷运,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带你去。”

  见她此时才热切的开了口,雷浩志逗她,“原来是有好处才愿意……”

  “才不是呢。”好意被曲解,她气得瞪他一眼。

  “夜深了,我陪你卜楼吧。”

  乔依莲却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雷浩志疑惑的看着她,听见她低声说:“我拜托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

  他一怔,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这种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如果你对一个女生不是认真的,就请你不要一直做出会让她误会的事,你不知道……这样会让对方死心塌地的爱上你,明知道你不会属于自己,偏偏还是无法停止对你的迷恋,你知不知道那很痛苦?”乔依莲终于失去平日的冷静,再也无法压抑的对他倾诉心情。

  “这些事不是故意要令你误会,是我一见到你就想这么做的。”雷浩志发自内心的说。

  “可是你是认真的吗?你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筑起的美梦、对我绽放的笑容、看着我的眼神,你也会对别的女人做一样的事,我会有多么失落?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我单方面的事,但我从没这么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我不想当一个自私的女生,我也不想当一个会令你厌烦的女生……我根本不知道第一次喜欢人的自己,会变得这么自私善妒,所以我拜托你不要再靠近我。”

  乔依莲无助的流泪,控诉他残酷的温柔。

  对雷浩志而言,他不也是无法预知自己有一天会不自觉的靠近她。

  他也不明白她所谓的“认真”是什么程度?他能符合她的期望吗?他够认真吗?他每天对俱乐部的女人嘘寒问暖,算不算欺骗?他会不会像她说的,有一天对她厌烦?

  这些他都无法预料,但是他能确定的是,乔依莲的告白,震动他以为已经麻木的心。

  她转身奔上楼,没想到脚下却一阵晃动,她以为是自己头晕,待意识到是地震时,忍不住惊叫一声,整个人抱着楼梯扶手不敢动。

  雷浩志上前,从背后抱住颤抖的她。

  “别怕,我在这里……”他柔声安抚。

  她偷偷回头瞧他,那张绝美纯净的脸就映在她眼里。在他的保护下,好像就算世界末日来也不用怕……为什么他老是给她这种无法抵抗的感觉?

  “没想到,你也会怕地震啊?你不是很酷吗?”他取笑她,想让她放松。

  “我、我哪有怕?是因为你突然抱住我。”

  见她气恼噘起的唇,雷浩志不由自主俯首吻上,他小心的吻去她被泪水沾湿的芳唇、她唇瓣每一寸的苦咸,觉得自己像在吻去一朵白玫瑰上的露水,她触动他心里某块角落,他无法讨厌她的口是心非、她的故作冷酷,喜欢她也有脆弱的时候,但是……爱上他,真让她那么痛苦吗?

  他吻她?乔依莲惊讶。在她把话说明之后,这个男人还是吻了她?

  他吻她的热度、抱着她时的强势,为什么跟梦里一样?在那个绮丽的美梦中,他就是以这样不可理喻的方式亲吻她,不同的是,现在发生的是火热的事实,不是梦,她不知该开心还是害怕。

  “第一次喔?”他坏坏的问,心里莫名开心。

  “要你管!”她气恼的别过头去,他总让她不知所措。

  “没关系,以后有机会调教。”

  “你都跟女生这么说吗?”

  面对她再次筑起的防备,雷浩志难得感到泄气。乔依莲果然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她没被他哄得昏头,竟然说完这句话就径自上楼了。

  只有乔依莲心知肚明,不是她够理智,而是他对她愈好,这些温柔就愈造成她的痛苦,令她想尽早脱离。

  “你为什么要一直在意自己配不配得上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知道我的事情后,先离开的人是你?”雷浩志忽然对着空荡的楼梯大喊。

  她才不管他说什么,加快脚步的进了房间打开电灯,先倒了杯水才拉开窗帘,却见他这才离开,他似乎是见到她拉开窗帘,平安无事,才放心的离开……

  乔依莲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被路灯拖得长长的,胸口泛起一阵暖意。他真的好体贴,这个美男子看似傲慢,竟然表现却很成熟,他不过大她五六岁吧,竟然与她认识同龄男孩差这么多。

  “为什么他说如果我知道他的事,先离开的人或许会是我?有什么事会让人舍得离开他?”她想着他的事,喃喃自语着,“反正再糟糕的事累积起来,也没有他看起来美好吧?”

  她终于明白,无论他是怎样的男人,她已经无法从他的温柔中自拔。

  乔依莲把画册紧抱在胸前,软弱的落下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