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想看看你都在这种艺术学苑学些什么啊……”

  “你不用专程花钱来嘲笑我吧?”乔依莲不觉得他是真心想了解,只认为他是来找取笑她的话题。

  她防备心真的很重耶。他笑了出来,“你也知道没有人会专程花钱来嘲笑你,那你还说这种傻话?”

  乔依莲这才发现自己的矛盾,她瞪他,“那你到底来干么?”

  “工作需要。”雷浩志跟着同学们开始画。

  “真的?你在哪里工作?”一听到来学画是工作需要,她不由得产生了兴趣,“艺廊?鉴赏家?还是……你是插画家?”

  雷浩志扯了扯迷人的嘴角,故意作个苦瓜脸说:“你一定猜不到。”

  “废话!你不说,我当然猜不到啊。”她咬牙切齿。

  “啊,左边第一个男生是不是喜欢你?”雷浩志挑了挑眉,促狭的问,扯开话题。

  她直觉朝左看去。是何谦平……她脸红了下,马上皱眉斥道:“哪有?你不要乱讲。”

  “从我坐到你旁边开始,他就一直瞄过来……嗯,我看你也喜欢他。”

  “你不要乱讲啦!”乔依莲气到忘形的大声骂他。

  沈老师忍无可忍,他将炭笔狠狠的丢向雷浩志,疾言历色的骂道:“要聊天请你出去,这里不是你泡妞的地方。像你这种花钱来打发时间的公子哥我看多了,我就不信你可以画出什么东西来;乔依莲你也是,作品落选就接受你画不出好东西的事实,不想上课就给我滚出去!”

  教室气氛凝重,谁都不敢出声,只敢偷觑着他们和沈老师。

  雷浩志静静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起身,拿起自己的画板一语不发的朝讲台走去,他表情冷酷,同学们见了纷纷紧张地想,这个男生就要打老师了。

  沈老师没料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只是骂他几句,有必要上台打人吗?

  他手一扬,将画板挥了出去,沈老师几乎要大叫,但他只是大动作的将画板放到众人眼前。

  天啦!同学们为眼前的画惊讶不已。他所画的不就是沈老师正在师解的耶稣像吗?

  他一边聊天,一边随手素描,竟可以勾勒出耶稣的形貌、神韵,甚至连那仁慈中带点伤感的表情,都在交错的炭笔痕迹里完全呈现,画里的耶稣好像是活的一样。

  同学们下意识的看向沈老师画的,不由得觉得……他比沈老师厉害一万倍。

  乔依莲也大感意外,不敢置信的凝视着他的画。这个奢华的公子哥,不仅会画画,还画得出神入化?!他的画简直像有灵魂,就连已成名的画家也很难达到这种境界。

  等等,他这么厉害,还来上什么课啊?她突然感到生气。

  “老师,请问我画这样可以吗?”雷浩志的笑颜如春风般和熙。

  “你、你……哼!”沈老师大怒槌了下自己的画板,推开同学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咦?老师走了耶,怎么办?”他一脸无辜问。

  “接下来,看你表演啊,谁教你把他气走。”乔依萍抱胸,没好气的挖苦他。

  “我只是把他出的课题画出来而已,他走掉关我屁事?”他一派轻松,拿起墙边的一幅画对她说:“既然不上课,那我们走吧。”

  “等等,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她惊讶他拿起自己的“瞬间”。

  “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啡·主流’的常客,虽然都叫外送,不过之前偶尔会去啊,这幅画一看就知道是从你们店里看出去的风景。”

  雷浩志的细心让乔依莲诧异。他明明一直在跟她抬杠却能做这么多事,不仅画好素描,还留意到讲台上的画作,准确的找着她的。

  他的聪颖沉着和潇洒,让她留下深刻印象,她从没见过像他这样年轻迷人,却又如此内敛不张扬的男人。

  什么嘛,他说走,她还真的跟他走?自己竟然这么听他的话?乔依莲懊恼的搔着头,把头发弄乱。

  是因为他那贵族般的气势吗?还是因为他举世无双的才华?

  他嚷着她是偷画贼而讨厌他,因他是店长口中有特殊癖好的K桑而退避三舍,现在她竟然崇拜起他?

  “崇拜我是很正常的。”仿佛看穿她在想什么,雷浩志表情自若的说。

  “谁崇拜你啊?”他是会读心术喔?

  “如果不是崇拜我,依你之前对我不屑的态度,你会跟我走吗?”

  看他得意的样子,她实在不想承认,而且崇拜他又如何?一般人对天才,本来就会心生仰慕啊。

  “你这么行,还来上课学画干么?”根本是来打击别人的信心。

  “就说是工作需要嘛……”他叹了口气。

  “什么工作需要你这种绘画天才来上商业画苑的课啊?”她语带疑惑的问。

  “唉,你不懂。”他需要上课证明。

  “你说了我就会懂啊。”

  “你很想了解我?”雷浩志觉得有些开心,伸手勾起她的下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