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恶质公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天二十四小时分成三等份,每天都辛苦忙碌着,看她清秀圆嫩的脸蛋带着几分不服气的骄傲,雷浩志不禁陷入回忆。从前他不也是这么拚命吗?

  啡·主流咖啡馆开在中山商圈巷弄里,由于咖啡师牛月苹进入今年的咖啡师决赛,使得原先客率保持在六、七成的店,近日更加活络。

  戴着一顶可爱的乳牛帽,系着乳牛黑白图样的围裙,乔依莲卖力的向客人介绍着,“‘啡常相思’新上市,这一星期只要任点一样轻食,加点‘啡常相思’都可以无限续杯。好喝的话要推荐给别人,也要带你们的朋友来哟!”

  在煮咖啡的牛月苹看了,用手肘撞向呆站在吧台内的店长,“你什么时候替她加薪?人家那么卖力促销却不能抽成……”

  陈智南却彷佛没听到,无精打采的猛按手机,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吓一跳,对着手机喂了好几声,才发现是店里的室内电话在响,赶紧接起,“是!十分钟以内?OK。”

  “一定是新生北路的K桑。”牛月苹猜测。

  “说对了。依莲,这是外送地址,重划区那里的路不好找,对方要求十分钟送达,但Apple做一杯咖啡就要四分钟,所以你只有六分钟,知道吗?你快到外面热车准备,咖啡做好我拿给你。”

  “什么?”最近才开始负责外送的乔依莲搞不懂状况的问:“店长,你还没跟Apple说对方点了什么呀。而且外送不是要十杯以上,怎么来得及?”

  陈智南将杯座和纸袋准备好,开口解释,“K桑都是点一杯让他连打瞌睡也别想的双倍义式浓缩咖啡,因为他在夜间工作,偶尔精神不振必须醒脑。至于为什么我们接他一杯咖啡的外卖……”

  他用收银机打着发票,用一种不知是感恩还是谄媚的语气续道:“是因为他愿意付十杯咖啡的钱,买我们外送一杯的服务。”

  “哇!”她不禁感到讶异。

  真羡慕,那个K桑真是个超级有钱人,居然愿意以十倍的价钱买外送一杯的服务。

  要是哪天她也能这样花钱就好喽……

  “为什么不叫男生送?他们骑车不是更快?”已戴上安全帽的乔依莲,羡慕归羡慕,其实不太愿意去,毕竟要是六分钟到不了,被骂的可是她。

  “不行,先前被我叫去送咖啡的男生,通常隔天就向我辞职了,但原因不像是被K桑骂或做错什么,因为他们回来都带着开心的表情,让我怀疑他们被包养,或是那天发生了‘什么事’……”陈智南语带暧昧的推测。

  “有这种事?那我……”乔依莲更却步了。

  “快去!你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这什么话?她长得眉清目秀又可爱,竟然不顾她一个少女的安危,店长太没良心了!但为了赚那微薄却不可或缺的薪水,乔依莲也只得发动机车冲了出去。

  【第二章】

  乔依莲抄小路猛飙,很快便来到K桑的家,她本以为会见到暴发户似豪华气派的大宅院,却发现是一间独栋洋房,从矮墙外可望见种满花草的前庭,她喜欢他的品味。

  她在时间之内抵达目的地,可按了好几次门铃都没人回应,连拉开嗓子大喊咖啡来了,里面还是很安静。

  正想敲门却发现大门没关好,她小心翼翼的推开走进,一眼就被庭院大树下吊着的鸟巢形的秋千吸引住,秋千上缠满藤蔓及各式各样的花朵,梦幻得好像童话中仙女才能坐的……

  “好像在哪里看过……”乔依莲忍不住伸手触摸。“对了,是‘Secret’, Rose那幅一鸣惊人的得奖画作!”收录在画册最后一页。

  那幅画正是描绘一个洋溢着热情笑容的女子坐在鸟巢形的秋千上,长发飞扬如波浪,而缠着秋千的花卉美丽又奇异,格外斑斓奇幻,画中空间彷佛是美丽绝伦的异世界,让人一看就被深深吸引住,很想一头栽入。

  Rose拿着“Secret”申请捷克艺术大学,不但立刻获得面试、考试通知,也让她在新锐艺术家里出头。

  “跟‘Secret’简直一模一样,难道K桑也喜欢艺术吗?”乔依莲喃喃自语着。

  她盯着秋千出神。这样的秋千坐起来一定很浪漫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