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对母子还真是……

  被夹在中间看着他们斗法,管萍只能甘败下风。

  “愣着做什么,快喝汤呀!”张月芬见她乖乖喝了几口,才又道“还好这次回来,你们两个感情是真的好了,我可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我们也不是真的那么好。”她小小声的反驳。

  “说什么话?我看甫洋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喂,可别跟我说你不爱甫洋那套,你这丫头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你的心根本早就放在我那不成材的笨儿子身上了吧?”

  “他看我的眼神……有不一样吗?”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婆婆的话,再加上昨晚他的热情……管萍的脸蓦地红了,可心也莫名的笃定了些。

  其实他也曾说过爱她的,就是喝醉的那晚,只是她一直将那视为酒醉后意识不清的胡言乱语。

  但是昨天他并没有喝酒吧?还又对她——

  唔,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又要失速了。

  “哎,不是跟你说了,那小子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不会看错的!”张月芬的语气万分肯定。

  真的吗?她心一动。

  她真的可以期待,甫洋是因为突然发现爱她,所以才决定和许艾兰分手,才决定打破他们维持假婚姻的约定,和她做真实夫妻吧?

  这个梦,她曾期盼太久,却也因它伤得好重,所以现在她实在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这么快速的相信。

  只是她还没想出个答案,温家父子已经回来了。

  她咬唇瞧着那正走进门的男人。

  他一身墨绿色的polo衫,看起来神清气爽,反观她,才刚睡醒不到半个小时,身上还穿着睡衣,手里捧着鸡汤,看起来好邋遢。

  真不公平!他们明明是“共犯”呀,为什么差这么多?

  彷佛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温甫洋转头望向她。

  她心一慌,赶紧低头喝汤装忙。

  但即便不看他,管萍还是可以感觉到他朝自己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你身体还好吧?”他沉沉的嗓音自她头顶传来。

  “很好,谢谢你。”除了腰酸背痛外,她没什么不好的。

  他继续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不劳费心。”因为还不确定他真正的想法,所以她只能不泄露心情的绷着脸回答。

  “既然你们回来,那就准备开饭吧,我叫徐太太准备一下。”张月芬轻快的说着。

  徐太太是温宅的管家,已在这里工作近二十年。

  管萍三两下把汤喝完,快步将空碗拿至厨房。

  不料她身后却多了个背后灵,跟她一起走进厨房,又跟了出来。

  “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走出厨房后,她转进一旁的角落,状似没好气的回头睨了他一眼。

  温甫洋没回答她,却忽道:“那天……我是说,我凶你的那晚,你是和方小姐出去对吧?”

  管萍想了下,才晓得他说的是哪一天。

  她有些讶异他会知道,却更好奇他想说什么。“哦,所以呢?”

  “我是后来跟妈聊了以后才知道……她跟我说了方小姐去找你的事,我想应该是那天。”他顿了顿,“我本来以为你是跟小张出去。”

  “然后?”

  “很抱歉那晚凶了你,当时我太慌,也太生气……”那些心情对他而言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他彷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道:“我承认,我很嫉妒。”

  她还是板着脸瞪他,可心头剩下的不确定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喜悦的粉红泡泡。

  “我从窗户看到你对那邮差笑得很开心,你很久没那样对着我笑了……特别是后来你又再次跟他出去。”他几句话说得好像被逼得有多痛苦似的,一下子搔头一下子又不好意思看她,简直像个别扭男孩一样。

  管萍不知道该接什么,叶恩妤说得没错,男人果真都是笨蛋。

  “我是和小张去看某个知名国际芭蕾舞团公演。”她表面上仍是冷冷的,里头却已笑得很开心。“他就是在你看到的那天约我去的。”

  “我晓得,后来我看到票根了。”他深吸了口气,终于对上他的眼,很诚恳的说:“总之,我很抱歉误会你。”

  他知道她喜爱芭蕾,多半是为此而去。

  “嗯。”管萍点了点头,不动声色,“说完了?”

  本来期待她有所响应的温甫洋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既然说完了,那就这样吧。”她转身就要离去,暗自坏心决定这回让他尝尝提心吊胆的滋味。

  他眼捷手快的拉住她。“等一下。”

  “还有事?”她露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小萍,我并不是为了责任,才想继续和你维持婚姻关系的。”他很认真的看着她。

  “……不然呢?”唉,说了半天都还没说到重点,真不像她认识的那个聪明优秀温甫洋。

  不过好笑的是,她从来不知道那会为了她凶巴巴,又好像很厉害的甫洋哥哥,原来也有这么笨拙的一面。

  他以前到底都怎么交到女朋友的啊?

  “我想将你永远留在身边。”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我希望你能当我的妻子。”

  真是可笑,他的能言善道,在碰到心中真正所爱的女人时,居然半点也施展不出来,连他都唾弃自己。

  “若只是希望我永远留在你身边,妹妹这身份也可以啊,又不一定非要妻子不可。”她存心刁难,好一吐先前暗恋惨了他的怨气。

  “你明知道我要说什么的!”他露出困窘的表情。

  “你不说清楚,我哪知道你要说什么?”哪有人要告个白也这样不干不脆,真是!

  “该死!”他低咒,狠狠吻住那张明显故意和他唱反调的小嘴。

  若非他自知过去理亏,心中对她怀着深深的愧疚,哪容得了她这般戏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