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感觉得出他已经特地将力道放得轻柔了,可她还是因结合的疼痛而掉了泪,他温柔的吻去她颊上晶莹的泪珠。

  “别哭……”

  她哭得双眼迷蒙,视线变得模糊,那温醇好听的声音彷佛醉人的美酒,令人陶然。

  兴许她是真的醉了吧,醉在他缠绵至极的吻,也醉在他的温柔爱语之中,她听见那三个字自他温暖好看的唇中吐出时,更深信自己百分之百醉了,才会出现幻听幻觉。

  可此刻她万分庆幸自己醉了,让她可以理直气壮的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即便明天清醒后,她知道自己肯定会后悔。

  不过那又如何?反正连心都已经给了他,她也没有什么好不能失去的了。

  “再说一遍你爱我好吗?”忍着不适的抽疼,她决定趁火打劫。

  没办法,不趁着这时候讨,或许待他清醒后,她再也没机会听到。

  “我爱你……我爱你……”温甫洋细细吻着她的眉眼,不断倾诉他直到今晚才惊觉的情感。

  是,他爱她很久很久了。只是他叛逆期来得晚,当父母逼着他娶她时,他才不断说服自己,其实他只把她当成小妹妹,一点也不爱她,这种催眠暗示,让他到最后居然深信不移。

  只是这次重逢,他却发现自己口口声声的“兄妹之情”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他会因为她对别的男人笑而生气,会因为她的疏离而暴躁,更会……想要她,就像一个男人想要他喜爱的女人。

  他这才明白,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叛逆举动。

  还好,尽管兜了那么大一圈,最后他还是真正拥有她了。

  他的指尖眷恋的在她泛红的双颊上游移。

  怀中的小人儿显然是累坏了,像个婴孩似的,毫无防备地在他怀里沉睡。

  那么……没必要再逃了吧?

  算一算,他是该安定下来了。

  虽然今晚是喝了酒才冲动的将她吃干抹净,不过那并不违背他的本意。

  现在想想,和她做一对真实的夫妻,真是再好不过了。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温甫洋轻轻搂住怀中人,安心的闭上了眼。

  * * *

  当温甫洋睡醒时,发现自己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怔了几秒,昨夜的记忆才慢慢回到脑中。

  有一度他怀疑那是自己的梦境,因为他昨晚穿的衣服都好好的待在身上,只是睡了一晚,有些凌乱。

  可那真的是梦吗?他很怀疑,因为他甚至还记得身下人的娇躯是如何的细致柔软……

  只是……他的视线再次梭巡,并没有看到管萍的身影。

  他直觉的起身想去找人,大门正好在此时传来细碎的声响。

  他转过头,正好见到管萍自外开门走进。

  “嗨,你睡醒啦!”她的脸上漾着和平时相同的淡淡笑容,但他看出她的眼神有些闪烁。

  “你去哪了?”他脱口问。

  “喔,我刚去买早餐呀!”她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语气轻快得有些不自然,“我买了你爱吃的蛋饼唷!”

  说完,便低下头匆匆往餐厅走去。

  他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背影,几秒后才慢慢跟上。

  管萍忙碌的把早餐拆开,一一摆放在桌上。

  他走至她身后,站定,“小萍。”

  “啊?”她被他吓得跳了起来,“甫、甫洋哥哥,你站那么近做什么?吓我一跳!快坐好呀,我去厨房拿筷子。”

  他却勾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走。

  “我昨天晚上怎么了?”他问得直接,接着,感觉到她的身子明显一僵。

  “你不记得了?”她笑得不自然,刻意躲避他的目光,“你喝醉了嘛,还拉着我疯言疯语扯了一堆……我本来想扶你回客房的,可是你太重了,我只好让你在客厅睡了一整晚……对不起哦!”

  他忘了昨晚吗?管萍心中感到有些酸涩,却又有些释然。

  这样也好,最好他忘了,这样至少他们还可以维持过去的情谊,要不,当他发现自己把“妹妹”给吃了,肯定会自责得想撞墙吧?

  她宁愿他忘了一切,也不要见到他后悔,不要他自责。

  “你说谎。”就算他刚才有任何疑惑,现在也确定了昨晚的事不是他的幻觉。

  这小女人,不但打算装没事,还妄想欺骗他是怎样?

  管萍的脸迅速涨红,不敢说话。

  “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他有点生气。

  她还想做垂死的挣扎。“什、什么实话?”

  他动作粗鲁的拉开她的衣领,露出斑斑吻痕,“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些是哪来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