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躺在地上的男人闭着的双眼,在听见她呼唤时懒懒睁开。

  “你还好吧?”见他张眼,管萍略略松了口气,但仍不放心。

  他笑得讽刺,以手撑着地坐了起来。“原来你还会关心我好不好。”

  她又愣了愣,见到地上散落的大量空啤酒罐,怯怯地问:“你喝了酒?”

  温甫洋没说话,抓起桌上另一瓶新的啤酒,拉开拉环,仰头咕噜咕噜灌着。

  “甫洋哥哥,你别再喝了。”地上散落的酒罐起码有半打以上,管萍忍不住劝他。

  她从来没见过甫洋哥哥像这样灌酒,有些担心。

  可是他却不理她,三两口将啤酒灌完,居然又打算再拿下一罐。

  “停!”她恼了,伸手想抢下他手中的啤酒,然而她跪坐的姿势不好使力,一个不小心,酒罐没抢到,人倒是跌进了他怀中。

  “噢……”她甩了甩昏昏的头,挣扎着爬起,“你别喝了啦!”

  不料他的掌忽地搭在她背上,将她压回怀中。

  “甫、甫洋哥哥?”她仰起头,不晓得他为何不让自己离开。

  温浦洋瞪视着她,突兀的吐出一句,“为什么?”

  “呃,什么为什么?”她不解。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傻小子?”

  呆了半天,管萍才知道他口中的傻小子是指哪位。

  “我没有喜欢他。”她叹了口气。

  “可是你却跟他出去。”他指控,像是一个真正的丈夫在质问妻子一样。“甚至为了他抛下我!”

  “我是因为……”她本想解释,可见他喝成这样,多半也听不进自己讲的话,于是只道:“算了,反正我没有喜欢他就对了。”

  说完,她又想起身。

  “说谎!”大掌再度贴了下来,将她牢牢的按在他胸前,搂紧。“你一定喜欢他。”

  瞪着眼前像是在耍小孩子脾气的男人,管萍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真的没有喜欢小张,只当他是好朋友而已……你先让我起来,好不好?”

  她放软了语气,彷佛将他当成了孩子。

  温甫洋动都没动,黑眸中清晰的映着她的倒影。

  他们贴得好近,管萍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吐息轻拂过她的脸颊,她莫名的紧张起来。

  “甫洋哥哥……”

  “你真吵。”他咕哝,蓦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纯男性的气息,带着微呛的啤酒味道,瞬间夺走管萍的呼吸。

  她的脑袋空了,只能呆呆的任由他的舌窜进她微启的小口,以极富侵略性的方式,迷眩她所有的感官。

  原来……接吻是这样的感觉?她茫然的想着。

  如此亲密,如此轻易诱人沉溺……

  当他的唇终于离开她的,过了久久,管萍才意识到不对,瞪着大眼呆望着他,“你……你……”

  她想问他为何吻自己,可是话梗在喉间,满脸通红,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怎么了?”温甫洋漫不经心的反问,甚至还偷啄了几下她被吻肿的红唇,明显意犹未尽。

  吻了她以后,他发现这一阵子的暴躁全都平息了下来,甚至还莫名的舒坦,整夜的怒气全都因为这一吻而烟消云散。

  “为什么吻我?”当他的大掌轻抚她热烫的双颊,瞧着她的眼神彷佛在看什么心爱的宝贝,管萍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因为你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那张苹果脸,跟粉嫩嫩像果冻一样的唇,打从数月前的重逢后,便无时无刻不诱惑着他。

  先前他忍耐了很久,总得不断提醒自己,吻小妹妹可是“乱伦”的行为,但今晚或许是酒精的催化,让他的忍耐到达了极限,再也不想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伦理道德规矩。

  反正,他就是想吻她,就是决定把脑中转过无数遍的幻想付诸实现。

  “很可、可口?”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答案,管萍小脸蓦地暴红,“你……我又不是食物!”

  这模样在温甫洋眼里,更好吃了。

  “怎么办呢?我发现我好像又想吻你了。”他低醇的嗓音,听起来像是优雅的大提琴。

  “什……什么?!”她怀疑自己能否再承受更多惊吓。

  “唉……”彷佛在感叹她的不知情趣,他炽烫的唇再度覆住她的。

  她该反抗才对呀!管萍迷迷糊糊的想着。

  甫洋哥哥只是喝醉了,或许错将她当成了别的女人,她可不能跟着他一起疯。

  但这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逝而已,甚至来不及将讯息传达给运动神经,便已消失,因此自始至终她都只是软软的赖在他怀中,承受他狂热的吻。

  渐渐的,吻变了调。

  即使喝醉,男人的力道仍不是她能够相比的,或者,其实她也根本忘了挣扎。

  当她的发髻被他拆开,紧绷了整晚的秀发滑顺披散,当那件水蓝色小洋装自她身上脱离,而他的唇与掌替代它覆满她身上每一寸光裸的肌肤,管萍晓得自己内心深处是期待的。

  她不想理会他为什么吻她,不想再在意自己在他心中的定位,至少她知道自己爱他的心情从不曾改变过,这样就够了,最起码她还曾拥有过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