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其实,她是说了一点谎。

  对于温甫洋,她也曾深深迷恋过,但她是个聪明理智的女人,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像她爱他那样爱她,所以这次重逢并再度交往,她看淡了许多。

  大学时期与他交往时,他从不让她接触他的家人,这次虽然进步了一点,见到了他的“宝贝妹妹”,但她看得出他对管萍不寻常的执着。

  若换作以前,她绝对无法忍受,可现在,她已经不想再计较了。

  目前的她对于冲刺事业更有兴趣,选择温甫洋,是因为他跟她有同样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他要和她分手,或许她会有点惆怅,但不会太伤心吧,至少,不会像管萍那么伤心。

  她淡淡一笑,“不过小萍妹妹你说的没错,那家伙呀,确实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

  连小萍那么明显的爱意都看不出来,他是瞎了不成?

  但是呀,她不会主动让位的,毕竟她也曾喜欢过他好久。

  趁着那个迟钝的笨男人什么都还不懂时,她要多霸占他一段时日,好一圆她少女时期的梦。

  等到哪天他看清一切,也才是她退场的时候……

  “穿这样应该可以了吧?”管萍站在全身镜前,不太习惯的拉拉身上的低肩连身洋装。

  她平时随性惯了,虽然衣柜里不乏婆婆买给她,质料价格均不菲的衣服,但她很少穿得这么正式。

  不过今天是要去看表演的,还是盛装打扮一下比较好。

  嗯,头发盘起来后,颈间似乎空空的,少了点什么……

  她想了想,打开很久没使用过的珠宝盒,挑了条项链。

  就在这时,门上忽然传来两声敲响。

  “小萍,你在吗?”是温甫洋的声音。

  “在,等等哦!”管萍连忙喊道,匆匆戴上项链。

  “没关系,你慢慢来,我只是想跟你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就我们两个。”

  他知道自己这几天脾气莫名暴躁,小萍有好几次都被他吓到,他很懊恼,想改变这样的情况,于是拒绝了女友的邀约,打算将晚上空下来,和小萍好好聊聊。

  他不晓得他们究竟何时变得如此生疏的,是从他和艾兰交往后吗?

  其实他满喜欢艾兰的,与她这样聪明的女人谈话确实很有趣,若和她分手,他或许会有点舍不得。

  可那不是什么失恋的心情,他跟艾兰早都过了沉醉在梦幻爱情中的年纪,他们只是想找个伴,而彼此刚好又都了解对方,可以省去重新摸索认识的时间。

  真要谈到什么至死不渝,对他们而言,太过遥远。

  所以如果小萍真的无法适应艾兰的存在,他可能真的必须考虑与艾兰分手。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过度溺爱小萍了,又太对不起艾兰,可他就是没法忍受小萍的疏远。

  总之,他得先弄清楚自己和小萍的问题,再决定怎么做。

  紧闭的房门被人自内打开,他在看清眼前女人的模样时,几乎失了神。

  小萍把平时随性披散在身后的及肩长发盘起,虽然每回她去上跳舞课时也都会绑个小马尾,但不是像这种优雅的发髻。

  她白皙光洁的颈间,挂着一条细细的钻石项链,他知道那是母亲送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她或许……上了点妆?不,应该没有,他记得她的梳妆台并不像他从前交往过那些女人一样,堆满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及保养品,只有一些零散的保湿乳液或是防晒油之类。

  大概是敷过面膜或是做了什么保养吧,总之那张甜美的脸蛋肌肤看起来比平常更水润透白,粉嫩的小嘴更因点了些唇蜜,散发着宝石般的光泽。

  他不敢置信的视线往下,看到那小露的香肩,以及性感的锁骨——

  在这之前,他从不知道原来“性感”两个字可以套用在她身上。

  她身上穿着水蓝色小洋装,裙长及膝,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以及赤裸的脚丫子。

  他肯定是疯了,才会觉得那一根根如白玉般的脚耻居然看起来很可口……

  “不好意思耶,甫洋哥哥,我今天跟人有约了。”管萍的脸上带着歉意,“我想说你应该也会跟艾兰姊出去,所以就没先告诉你。”

  他瞪着她,神经倏地紧绷,“你要跟谁出去?”

  没想到才一句话就又引起他的怒火,她吓了跳,小心翼翼的回答,“呃,就跟小张啊,你也认识的……”

  “那个愣头愣脑的蠢邮差?!”怒气再度上攀几尺。

  管萍呆了呆,微愠的皱起小脸。“你别这样说人家,他对我不错啊!”

  独自一个人搬到这,小张也曾帮过她不少忙,她不喜欢甫洋哥哥那充满敌意的语气。

  “想拐你上床,当然对你不错了。”他冷嗤。

  那个土里土气的呆邮差,对他的小萍怀有什么心思,难道他会不明白?

  管萍闻言,登时涨红了脸,“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啦!小张哪是像你说的那样?”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想追你!”一想到前几天她晚归,在家门口和那个蠢小子亲昵的模样,他就整个不爽。

  “他才没有——”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顿住。

  小张真的没有追她的意思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