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我知道错了,请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会改的,把所有不好的地方通通改掉,让你不会再讨厌我……”

  “你——”温甫洋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拜托,我会很乖的……请你不要丢下我……”

  “小萍?”眼见她的行为忽然回到过去极没有安全感的儿时,当时她总尽力讨好每个人,只求母亲能再看她一眼,温甫洋有些慌了。

  “够了,管萍!”他按住了她的肩,“你看着我!”

  她依言抬眼望向他,眼神却空洞,“对不起……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好?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一定会改,我保证……”

  老天,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小萍。”温甫洋深深吸了口气,以最轻柔的语调说:“你说,我是谁?”

  “你……是谁?”她茫然的复述他的话,明显出神。

  她一心把所有过错往自己身上搅,只希望自己改过后,在乎的人便愿意接受她。

  温甫洋见状,心微微发凉,和她眼对眼,却看不见一丝清明。“小萍,别吓我……”

  他的一字一句,管萍都听在耳里,然而大脑却慢了好几拍才将语意转换。

  不过他眼中流露的关怀和担忧,令她感到莫名心安。

  记忆的片段像旧式电影,一幕幕在脑中播放,在她的每一段回忆里,总有这男人的身影。

  “你是……”她眨眨眼,又过了几秒才慢慢有了反应,“甫洋……哥哥?”

  几乎是她话落的同时,他便紧拥住她。“你快吓死我了!”

  “我……怎么了吗?”管萍一脸疑惑,只感觉头有些沉重。

  “没,没事!”他心里歉疚,不想和她说那么多,仍旧不放心的问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脑袋昏昏沉沉,她直觉摇了摇头,不想让人担心。

  “真的没事?”他总觉得她的样子怎么也不像。

  “嗯。”她将小脸埋在他怀里,唯有在他胸前,她才感觉心安。

  “抱歉,刚才是我太急了。”被这么一吓后,他再也没有心情生她的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

  先前的事一点一滴回到脑中,忆起先前的争执,管萍又是一惊,怯怯的抬头望向他。“甫洋哥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气她?瞧她现在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有再多的气也都消光光了。

  可是这样不行,问题还是没解决。

  他希望她坦白,希望她像过去那样单纯,不懂对他隐瞒说谎,甚至搞小动作。

  “小萍。”他抬手,摸摸她苍白的脸,放缓了语气,“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有什么不愉快,就直接讲出来,别拐弯抹角的让我猜好吗?”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缓缓放开圈住他腰的手。

  那一刻,温甫洋在她眼中捕捉到了一丝恐惧……和受伤。

  “你觉得……我在耍心眼?”她颤声问,没有笨到听不出他话里的含意。

  “我不是……”好吧,或许他是类似的意思,但他并不想说她是那种会耍心机的女人。

  “你认为我不想参与你们的约会,是在向你抗议?”

  那正是他先前指控她的罪名没错,但当她以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他,说着他前几分钟才对她说过的话,温甫洋的心竟狠狠的抽痛起来。

  “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告诉我你的想法……”他试图用较委婉的口气道。

  所以他就是那个意思了,认为她是个虚伪的人。

  也许,她确实是个虚伪的人吧。明明深爱他,却又要装大方,假装自己跟他一样,只当彼此是兄妹。

  很痛,胸口像被狠狠踏辗过,连呼吸都痛。

  “算了算了,不说了!”再也受不了她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温甫洋终于投降,“你就依你想做的去做吧,不要疏远我就好。”

  疏远他?不,她从来就不希望和他疏远。

  只是世事往往不由人,等时候到了,她想不疏远也不行。

  “小萍?”他还在等她回应。

  “……我不会的,我会一直当你的小妹妹,永远在你身边。”

  她不喜欢对他说谎,但她很清楚,在这件事上,她永远不会,也不能对他说实话。

  “这才乖。”温甫洋松了一口气,重展笑容的将她拉回怀里。

  依靠在他怀中,管萍将深深的爱恋埋藏到他看不见的地方,静静的,哭泣。

  * * *

  管萍吸光最后一口饮料,将保特瓶丢进路旁的垃圾桶。

  她看了眼周围的人潮,无声叹息。

  实在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来这种地方玩呢?

  每个来这里的人都开开心心的,她却只觉得烦闷。

  “马麻,我要玩那个!”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稚嫩的童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